「兩會」前夕 重慶民眾進京上訪驚心動魄的一天

中國「兩會」前夕,中國各地以各種方式極力阻止訪民在敏感時期前往北京,對訪民的截訪有時在行進的列車上進行。

重慶維權人士趙亮、肖成林、陸遠芳、胡貴琴等4人,5月15日上午從重慶火車站進站,登上重慶開往北京方向的T10次特快旅客列車。

訪民胡貴琴星期日(17日)對美國之音說,列車還沒有開出,就有訪民被當局發現後帶下車。同全國許多訪民一樣,這些重慶訪民希望在兩會期間繼續向有關部門反映各自案情。胡貴琴則是應約前往北京,領取上次被打傷後的醫學鑑定,同時起訴相關部門。由於疫情,她的北京行被推遲,疫情緩解後,才隨即動身北上。

上午10:42分,列車離開重慶,4名訪民順利上路。如此順利,是因為幾位訪民的火車票是上車前幾十分鐘才買的,當局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是打這個時間差。

趙亮是重慶市大渡口區村民,狀告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血管外科「殘忍殺害」他的父親,院方則稱是「醫療事故」。上訪中趙亮曾被判入獄,受過毒打。不過,他仍堅持上訪。

T10特快重慶發車後,訪民們很快被當局發現,隨即展開攔截。趙亮說,列車下午1點半抵達四川達州市時,3名自稱警察的人突然出現。以查身份證為由,要把趙亮等人弄下車,趙亮等據理力爭,堅決不從,加上停車時間短暫,警察沒能得手。

列車於早上4點10分左右駛入河南省鄭州,列車在這個大樞紐站停車20分鐘。此時,早已等候在那裡的重慶增援警察突然登車。他們為何如此之快,訪民陸遠芳對美國之音說:「他們是乘飛機去的,回來則是包車回來。」

趙亮表示,由於激烈抗爭,警察在達州時沒有下手,可能打電話叫人增援,到鄭州時上來6個人,加上達州上來的那3個,一共9個人,強行把他弄下車,強行搜身。最後還將肖成林、陸遠芳一起拉下車。

報導稱,重慶警方租了專車,將他(她)們3人一路押回重慶,據說,當局租用商務車打道回府花了約6000塊錢。

第4名訪民胡貴琴此時還在這趟列車上,鄭州停車期間當局沒有找到她。接下來,當局為了找人,又進行了一次「全車查票」。

胡貴琴說:「第一次找我,沒有找到。(當局)就先把(趙亮)他們三個人帶走了。第二次又查身份證,查車票,查到我時,將我的信息輸入到甄別系統裡面……所有前往北京的乘客,他們的信息全部都要輸入那個系統,都要核實身份,這種做法跟以前都不一樣。」

胡貴琴還說,COVID-19疫情期間人人戴口罩,這樣一來,無論肉眼識別,還是機器人臉識別都比較困難,無形給訪民帶來便利,同時增加了當局甄別難度。

早上08:25分左右,T10特快抵達石家莊,這是列車進京前的最後一站,停車時間只有6分鐘,警方對胡貴琴的行動似乎是閃電式的。

胡貴琴說:「當時火車上周邊群眾說,『太嚇人啦,太嚇人啦,簡直不可以想象,提心弔膽』。警察直接上車就逮,拖出去,太快了,太快了,一分鐘。」

至此,重慶警方T10特快上的這次截訪行動似乎算是結束。

5月21日,中共建政後最短的兩會將召開。會議舉行地點北京實行嚴密的安保,不但將與會記者從3000多名縮至到幾百名,北京所有小區也在會議期間實行封閉式管理。接待代表的飯店不接受預定,北京領空交給軍方管制,禁止一切飛行器,加油站不得售賣散裝油。

居住在北京的異議人士被警告和監視居住,獨立記者高瑜在發推指,當局不准她在開會期間發推特。而各地公安部門則嚴控訪民前往北京。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