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陶——新时代的衙内与红旗下的蛋

距痛殴院士王晋年、吴美蓉整整一个月后,中国航天的霸道总裁张陶终于落马了。 

北京警方的通报虽遮遮掩掩,但总算给了个实锤——刑拘。但张陶的上级,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则继续羞羞答答、欲语还休,始终没敢下个结论。 

但我并不觉得张陶打院士让人吃惊,因为在体制内,上级揍下级,这些年来已是家常便饭。比如,去年底河南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抽市政府秘书长翟伟栋的嘴巴,更早年薄熙来打了王立军的耳光等等,先例累累、上行下效而已。 

还有人说,张陶不该打院士,要是揍个普通人,这事就不了了之。 

其实这是分不清衙内的本质。高衙内为甚么调戏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的老婆?因为衙内是分不清普通人和自己人的。只要是对上了眼,他们认为揍谁都只是体育锻炼。 

这次也只是张书记傲娇得有些过头,揍了可以通天的人,还没让摄像头坏掉! 

但张陶先生揍人之后的吊诡之处,还是让我诧异。比如,航天集团公开护短、张陶行凶后不屑一顾、舆论曝光后其以公司档的方式高调反驳,甚至出动庞大的水军将自己包装成激情爱国者,因义愤痛打恨国贼…… 

更让人意外的是,因分赃不均导致多年来内讧不断的航天界,这次却几乎保持了罕见的集体沉默。因为航天领域的“影子上级”是军方。根据惯例,这只有两种原因可以解释:要么是他的来头大到所有的人都不敢惹火烧身,要么是他成功地把所有的大佬都绑在了自己的船上。 

当然,民间有自己的解读。比如,张陶姓张,并且起步于陕西,他们也会立即联想到和航太关系密切、同时还是陕西籍的军委副主席张又侠家族。网路舆论一边倒的认定,张陶是张又侠的侄子、开国上将张宗逊之孙。 

也有人联系了其名陶字,认定他同时还是陶铸的外孙、陶斯亮的儿子。但陶斯亮虽然不背书单,但她确实读过几本书,知道张陶这种红旗下的衙内,所以赶紧辟谣。 

这就出现了一个很有趣的场景:在《英烈保护法》出台后,官方动辄以侮辱英烈为名抓人,但全民大不敬,一定要给开国上将家送个不肖子孙,但无论是张家还是官家,都保持著尴尬的沉默。 

这并不是张又侠或航天集团高层们不想说,而是他们确实不敢说。 

根据红色家族约定俗成的政治规矩,红色家族之间相互挖坑、甚至是惨烈厮杀都稀疏平常,但不得在草民面前公开撕逼。只要老大习近平没发话,主家没主动认领,别的人都只能装聋作哑。于是,张陶究竟是红旗下谁下的蛋,也就成了一笔糊涂账。如云南衙内孙小果那位非官方认定的神秘的生父,亲儿子都毙了,他也终没敢露面哭个坟。 

大隐隐于市?不,大隐隐于朝——朝廷的朝。 

巧合的是,孙小果的父辈和张又侠发迹都始于云南,14军。也曾经是薄熙来他爹、薄一波的嫡系部队。就他们而言,当代衙内、官场肉搏、身世迷雾,细节虽有差异,但剧本基本相同。历史转了好几个圈,一次次的又回到了原点。接下来,注定也只是继续转圈,等待下一个衙内重演一遍。 

但衙内们没明白,从林立果、刘源、邓朴方、薄熙来、周滨、包括习近平自己的命运也都能看出,因为权力的更替,他们会被周期性的抛入深谷,生死难定。 

原因很简单,当张陶们可以肆意挥起拳头的时候,这一切就成了宿命。这很公平,因为我们都是红旗牌绞肉机里的蛋。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