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去火星之后,还有2000块一条命的外卖员吗

今天看到两个新闻。 

一个是,特斯拉股价大涨,马斯克身家达到1950亿美元,超越贝索斯成全球新首富。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马斯克表示“真奇怪”、“回去工作吧”。顶级凡尔赛。 

另一个是,一位叫韩某伟的饿了么骑手,2020年12月21日在送单途中猝死。去世后,因为4单没送,他被平台罚款。饿了么工作人员表示,韩某伟和平台没有劳动关系,只能给予2000元人道主义赔偿。舆论压力之下,饿了么大手一挥决定给60万补偿金。 

“饿了么”骑手送餐途中猝死
“饿了么”骑手送餐途中猝死

一个是全球顶级的创业家,地球人都知道他的火星梦;一个是为生存和家庭拼命奔跑的底层人,过不了几天就会消失在层出不穷的热点里。 

我把他们并列起来,绝不是为了渲染仇富情绪。仇富太容易,当今世界却病得太深。 

这两个偶然撞在一起的新闻加深了我的一个直觉:人类正在分化成两个物种,一个是有钱的,一个是没钱的。 

都说1%的人掌握了99%的财富,可是问题就在于,即便把富豪榜上的人全部抄了家,财富分给穷人,也解决不了人类所面临的困境。 

不要再做打土豪分田地,去地主小姐的绣床上滚一滚的美梦了。均贫富这事早已经是明日黄花了。 

陈胜吴广黄巢宋江李自成洪秀全不会再出现了。或者说,他们已经出现了,你没认出来他们罢了。 

你看那些搞互联网金融的,炒虚拟币的,长租公寓暴雷的,直播带货翻车的……他们就是这个时代的枭雄。 

既然可以兵不血刃发大财,谁愿意打打杀杀,你死我活。 

以前的大哥,带领兄弟们打家劫舍,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现在的大哥,收一群徒弟一起带货,谁敢说我们不好,派一群老铁去骂你全家。这么说,好像还是现在更文明一点。 

所谓枭雄,都是无师自通的心理学大师。群雄逐鹿,赢家肯定不是武力值最高的,而是心理值最高的。项羽斗不过刘邦,吕布斗不过曹操,古今皆然。你要兵不厌诈,你要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你要敢偷袭敢不讲武德。 

成王败寇的铁律依然有效。赢家上富豪榜,输家被限制消费。但是不管输赢,大家都是人杰与鬼雄。 

只要混出头的,都成了“大象”。没混出头的,都是“蚂蚁”。有的大象还取个名字叫蚂蚁。 

新的游戏规则是,大象不带蚂蚁玩了,他们说带不动。 

大象每天都在飞奔,眼看就要起飞了。人工智能,脑机接口,火星退休,星辰大海……蚂蚁们用他们的键盘疯狂喊加油。大象们偶尔打一架,蚂蚁都能乐半天。 

可是,这跟你有啥关系呢?大概就像那句电影台词说的——“好好干,明年哥给你娶个嫂子。” 

东哥在明尼苏达遇到人生一个槛,回来之后发誓:“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他提出了811648,意思是周一到周六,早8点工作到晚11点,周日工作8个小时,每个月休假两天,每年也会休一次长假。 

有个词叫赢家通吃,现在通吃得更彻底了。 

有人说:参与社会热点问题讨论之前,一定要先问问自己,炒股赚钱了没,如果没有,说明判断力有问题,不具备参与社会热点问题讨论的条件。 

你想想,亲戚朋友聚会,是不是混得最好也就是挣钱最多的人最有话语权? 

我最近常常在想,假如屈原、陶渊明、杜甫生活在这个时代,他们会被如何看待。 

屈原说:“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 ”吃瓜群众:阴阳怪气,举报了。 

陶渊明:“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吃瓜群众:玩不起就别玩,装什么清高? 

杜甫:“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吃瓜群众:你也配? 

李诞在新书《候场》里边,借一个暴发户的口讲了一段话: 

“21世纪的重要思想家就是比尔·盖茨他们。重要的思想事件就是比尔·盖茨每年的书单,巴菲特的午餐,扎克伯格的新年计划,贝索斯在山里挖了大洞放大钟,马斯克发神经,乔布斯发完神经留下的那些遗产,就这些,这些就是最牛逼的。21世纪为啥好,就是这些最有钱的人同时也是最聪明的人,也是做最多善事的人,也是最开放的人,甚至还是最酷的人,真!善!美!集齐了,你说牛不牛逼?艺术家哲学家不行了。” 

总结一下:最聪明的人最有钱,最有钱的人最聪明,最善良,最开放,最酷。 

你要是不够有钱,只能反思是不是自己不够聪明,不够努力。当然,你也可以怪你的父母不够聪明,不够努力。 

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不要以为只有中国的骑手才悲惨。下面这本《失去合约的人》讲的就是英国零工经济从业者的艰辛,包括亚马逊拣货员、Uber司机、客服人员等等。 

西方学术界有个有点拗口的词叫优绩主义。 

1958年,英国社会学家迈克尔·杨(Michael Young)出版反乌托邦小说《优绩主义的兴起:1870—2033》(The Rise of the Meritocracy:1870—2033),畅想到了2033年,统治英国社会的阶层从贵族变成精英,整个社会奉行“智商+努力”的优绩主义信条。但是,这种优绩主义使得阶层分化过于严重,遭到民粹主义者反抗,社会濒临革命。

现在这个设想几乎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成真了。 

美国民粹主义的崛起是有原因的。美国社会的精英也有活该的成分,那就是他们活在“我更聪明也更努力”的幻觉里太久了。 

哈佛大学教授桑德尔觉得,近几十年来,成功者与失败者之间的鸿沟深化,毒害了政治环境,分裂了人群。这种鸿沟,一部分是由不平等所造成,但也和人们对于成败的态度有关。那些在顶层的人,认为自己的成功都是自己努力的成果。这是一种衡量价值的方式,而那些失败者,不应归咎于任何人,只能责怪他们自己。 

登顶全球首富宝座之后,马斯克将置顶推特修改为: 

“我的钱中有一半用于帮助地球上的问题,另一半用于帮助在火星上建立一个自我维持的城市,以确保(所有物种)生命的延续,以防地球像恐龙时代受到流星撞击或第三次世界大战发生——我们随之自己毁灭。” 

多么雄伟的理想。可是我想知道,人类去火星之后,还有2000块一条命的外卖员吗?还是说到时候所有人类外卖员早就被机器人取代了?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人间思想笔记,文章部分内容有删减)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