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党失去了哪些席位?

澳洲联盟党在2019的联邦大选中,获得了151个众议院席位中的77个,成为了多数执政党。但在今年的大选中,却一路失地陷城,丢失了近20个席位。以下根据大选官网归纳出自由党在哪些选区惨败。

 WA(西澳)

Curtin:

Curtin选区位珀斯西郊,它在天鹅河和印度洋之间,占地98平方公里。

该选区的席位除在1996年被独立议员占据之外,其他时期一直在自由党的控制之下。自由党的Celia Hammon在2019年的赢得该席位。

本次大选中,独立候选人Kate Chaney打败了自由党候选人Celia Hammond。

Kate Chaney出生在一个自由党的家庭,她祖父曾是自由党政府的部长,而她自己是一位公司经理,去年年底,Curtin选区在“Climate 200”组织的资助下建立起独立机构挑战自由党控制的席位,Kate Chaney被选为挑战者,据报导说,投资者为Kate Chaney的参选投下了1百万澳元。

她的竞选纲领包括“气候变化、政治诚信” 等。

 Hasluck:

Hasluck 选区占地 1,323 平方公里,位于珀斯东北部。

2010年自由党人Ken Wyatt在大选中从工党手中夺得席位,一直保留到这一届。

在本次大选中69岁的Ken Wyatt没能挡住工党候选人Tania Lawrence的挑战,痛失议席。

Pearce:

Pearce 选区覆盖了 Joondalup 湖以东和赫本大道以北的Wanneroo的所有郊区。

这是自由党的安全选区,从来没有失去过,这一次被工党候选人Tracey Roberts夺得。

在此之前,该席位的拥有者是Christian Porter,他曾在谭宝政府中担任社会服务部长,2017年改任澳洲律政部长及众议院领袖,在莫里森政府中担任工业、科学与科技部长,今年大选前宣布退休。

 Swan:

Swan选区从珀斯中部直接穿过天鹅河,天鹅的选区覆盖了天鹅河和坎宁河下游之间的大部份地区,占地151平方公里。

在2007年的联邦大选中,自由党人Steve Irons从工党手中夺得Swan选区席位,并坚守到这一届,Steve Irons是珀斯自由党党魁,他在本次大选前退休,

自由党推出新的候选人Kristy McSweeney与工党候选人Zaneta Mascarenhas 争夺席位,结果Zaneta Mascarenhas获得胜利。

 Tangney:

Tangney是一个富裕的选区,覆盖了天鹅河和坎宁河的南岸,它包含Bicton、Riverton、Ferndale、 Murdoch、Leeming、Canning Vale等地区,占地 102 平方公里。

Tangney一直是自由党的安全区,自由党人Ben Morton在此席位上历任两届。

本次大选中,来自马来西亚的华裔Sam Lim 为工党夺下了该席位,这个席位四十五年来首次变红。

Sam Lim的中文名字是林文清,在2002年移民澳洲,3名孩子也在当地求学。他移民后,45岁时任警察,并在西澳警察总部任职。据说,他会说10种语言与方言,包括马来话,华语、印尼语和缅甸语等,尔后在移民澳洲后学会英语。

QLD(昆州)

Ryan

Ryan选区位于布里斯本西郊,布里斯本河北岸,它从 Auchen flower 顺流而上,经过 Toowong、Indooroopilly、 Moggill等地,还向北延伸到Mt Coot-tha、Ashgrove、The Gap、Ferny Grove 和 Keperra。

在Ryan 选区被列为选区之后,长期保持蓝色,从2010年起,昆州自由国家党一直垄断著Ryan 选区的席位。

但在本次大选中,绿党的Elizabeth Watson-Brown从昆州自由国家党人Julian Simmonds手中夺得席位。

2
(看传媒合成)

Brisbane

Brisbane选区覆盖布里斯本中央商务区和布里斯本河北侧的市中心郊区。它包括 New Farm、Newstead、Bowen Hills、Windsor、Kelvin Grove、Newmarket、Enoggera、Wilston、Albion、Clayfield、Hamilton、Lutwyche、Wooloowin和Stafford部份地区的郊区。

该选区的席位从2010年起一直被昆州自由国家党控制。

Trevor Evans从2016年起坐上了Brisbane选区的席位,连任两届。

本次大选中,Trevor Evans宣告落败。

至截稿时,Trevor Evans的两位竞争对手依然没有定胜负。

他们是绿党的Stephen Bates(27.8%)与工党的Madonna Jarrett(27.9%)。

SA(南澳)

Boothby:

Boothby选区覆盖了阿德莱德的南部郊区,从 Glenelg 和 Marino 之间的海岸开始,向内陆延伸,它包括Sturt、Marion、Ascot Park、Eden Hills、Torrens Park、Mitcham、Blackwood和Belair的郊区。

Boothby选区一直是自由党的安全区,原席位的拥有者是自由党人Nicolle Flint,她历任了两届,本次大选前宣告退休。

在自由党候选人Rachel Swift与工党候选人Louise Miller-Frost的对决中败北。

Boothby选区首次变红。

VIC(维州)

Chisholm

 Chisholm选区是一个多元文化区域,华人的聚集地,也是历届联邦大选两大党必争的边缘选区。在上一届上选中,华裔Gladys Liu(刘禅娥)成功地打败另一位华裔工党候选人成为澳洲联邦众议院中唯一的华人议员。由于Gladys Liu被疑有著强烈的中共背景,在此三年的执政期,遭到舆论的不断挑战。

本次大选中,Gladys Liu几乎成为了舆论的焦点,前总理莫里森亲自为她洗地助选,却依然未能帮助她摆脱失败的命运。

最终,Chisholm的席位被工党候选人Carina Garland夺得。

2
(看传媒合成)

 Goldstein:

Goldstein选区是自由党的安全区,自1984年被列为联邦选区之一起,一直属于自由党的席位,

2016年,自由党人Tim Wilson代表 Goldstein成为众议院议员,并在2019年连任。

在本次大选中,独立候选人Zoe Daniel打败了Tim Wilson。

Zoe Daniel是一位澳大利亚记者、专栏作家和广播员。她的参与竞选得到了前自由党党魁John Hewson及前资深自由党议员Ian Macphee的支持。

Zoe Daniel的政治主张是:“气候变化、政治诚信以及性别平” 等。

由此可见,自由党的Tim Wilson席位是被自由党人废掉的。

 Higgins:

Higgins选区位于墨尔本郊区的内东南部,沿著Monash Freeway和Dandenong Road,所含区域包括Prahran, South Yarra, Murrumbeena等区域.

Higgins选区的席位一直以来归自由党包揽,自由党人Katie Allen在2019年的大选中轻易获得此席位,但在本次大选中,席位被工党候选人Michelle Ananda-Rajah 夺走。

这是自1972年以来,Higgins选区首次变红。

Kooyong

 Kooyong选区是墨尔本内城区一个富裕的选区,覆盖了Yarra东部和南部的郊区,位于墨尔本中央商务区以东。它包括Hawthorn、Kew、Balwyn等地以及 Glen Iris的部份地区。

Kooyong选区的席位长期处于自由党的掌控之中,在莫里森政府中出任财长的Josh Frydenberg就是该选区的代表。

在本次大选中,Josh Frydenberg的席位被独立候选人Monique Ryan夺得。

Monique Ryan是一位小儿神经科医生,她在2010年之前是工党党员,之后宣布退出工党。

她的竞选纲领包括“气候变化、政治诚信以及性别平等”等,她得到了“Climate 200”的资助。

4
(看传媒合成)

NSW(新州)

Bennelong

 Bennelong选区涵盖Eastwood、Dennistone、Marsfield以及Ryde等地区,华裔占25%以上,是大选中边缘摇摆地区。

前总理霍华德自1974年起,一直保持著Bennelong选区的议员席位,但是2007年输给了工党候选人、前澳广主持人Maxine McKew。到了在 2010年的大选,前澳洲网球冠军John Alexander又代表自由党夺回了这个席位。

在今年大选之前,John Alexander宣布退休,有自由党候选人Simon Kennedy出征争夺Bennelong选区的席位。而代表工党竞选的是前Ryde市市长Jerome Laxale 。

最终Jerome Laxale以微弱的优势打败了Simon Kennedy。

3
(看传媒合成)

 Mackellar:

Mackellar 选区位于悉尼北部沿海地区,从Dee Why 一直到Palm Beach,包括Narrabeen, Mona Vale等区域。

长期以来,该地区都是自由党的安全区, 自由党议员Jason Falinski在2016年大选中获得此席位,并于2019年连任。

本次大选中,独立候选人Sophie Scamps 成功地打败了Jason Falinski。

Sophie Scamps是一位全科医生,也是一名运动健将,她曾参加了1992年奥运会的中跑比赛。

在“Climate 200”组织的资金支持下,2020年年底,Sophie Scamps宣布以独立人士参加联邦大选,她主要竞选政策是“气候、诚信以及性别多样化”。

Sophie Scamps称,她曾收到在任众议员Jason Falinski发出的普查表,发现其中忽略了对气象变化的调查,故而触动了她参政的勇气。

 North Sydney:

北悉尼选区一直是自由党的安全区,工党从未掌控过。但曾在1990年被独立议员获得,并坐镇6年。

从2015年起,自由党人Trent Zimmerman拥有了该席位,他是澳洲众议院中第一位公开承认自己是同性恋者的议员。

这次大选中,独立候选人Kylea Tink成功打败Trent Zimmerman赢得北悉尼席位。

Kylea Tink是一位公共关系专家、女商人。她是Edelman Australia公司的前任董事总经理,以及McGrath基金会的首席执行官。

Kylea Tink推动的主要政策是气候变化与社会平等,她的竞选活动得到了“Climate 200”组织的资助。

Reid

 Reid选区的华人居民比例比较高,也是大选中的边缘摇摆地区,包括富裕的内西区Drummoyne以及多元化的Burwood和Strathfield。

Reid选区以工党支持者为多数,但在上一届的2019年大选中,自由党候选人Fiona Martin夺得议席成为了众议院议员。但在本次大选中,Fiona Martin又将席位输给了工党候选人Sally Sitou(陈莎莉)。

陈莎莉是一位华裔,她父母是来自老挝的难民,在越战期间全家逃到澳洲

4
(看传媒合成)

Robertson:

Robertson 选区位于中央海岸地区,包括Gosford, Woy Woy, and Terrigal等区域。

自由党人Lucy Wicks于2013年击败工党议员获得Robertson选取席位,一直保留到这一届。

在本次选举中,工党候选人Gordon Reid 又将席位变为红色。

Wentworth:

Wentworth 选区位于悉尼市中心的东郊,是比较富裕的区域,其中包括Darling Point, Double Bay, Rose Bay, Bondi Beach and Bondi Junction等。

独立候选人Allegra Spender 从自由党议员Dave Sharma手中赢得了Wentworth选区的席位。

Dave Sharma在2019年的大选中获胜,但未能在本届连任。

Allegra Spender是一位商人,是悉尼一家再生能源投资公司的主席,她的政治主张包括“气候变化、政治诚信以及性别平等”等。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