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盟黨失去了哪些席位?

澳洲聯盟黨在2019的聯邦大選中,獲得了151個眾議院席位中的77個,成為了多數執政黨。但在今年的大選中,卻一路失地陷城,丟失了近20個席位。以下根據大選官網歸納出自由黨在哪些選區慘敗。

 WA(西澳)

Curtin:

Curtin選區位珀斯西郊,它在天鵝河和印度洋之間,占地98平方公里。

該選區的席位除在1996年被獨立議員占據之外,其他時期一直在自由黨的控制之下。自由黨的Celia Hammon在2019年的贏得該席位。

本次大選中,獨立候選人Kate Chaney打敗了自由黨候選人Celia Hammond。

Kate Chaney出生在一個自由黨的家庭,她祖父曾是自由黨政府的部長,而她自己是一位公司經理,去年年底,Curtin選區在「Climate 200」組織的資助下建立起獨立機構挑戰自由黨控制的席位,Kate Chaney被選為挑戰者,據報導說,投資者為Kate Chaney的參選投下了1百萬澳元。

她的競選綱領包括「氣候變化、政治誠信」 等。

 Hasluck:

Hasluck 選區占地 1,323 平方公里,位於珀斯東北部。

2010年自由黨人Ken Wyatt在大選中從工黨手中奪得席位,一直保留到這一屆。

在本次大選中69歲的Ken Wyatt沒能擋住工黨候選人Tania Lawrence的挑戰,痛失議席。

Pearce:

Pearce 選區覆蓋了 Joondalup 湖以東和赫本大道以北的Wanneroo的所有郊區。

這是自由黨的安全選區,從來沒有失去過,這一次被工黨候選人Tracey Roberts奪得。

在此之前,該席位的擁有者是Christian Porter,他曾在譚寶政府中擔任社會服務部長,2017年改任澳洲律政部長及眾議院領袖,在莫里森政府中擔任工業、科學與科技部長,今年大選前宣布退休。

 Swan:

Swan選區從珀斯中部直接穿過天鵝河,天鵝的選區覆蓋了天鵝河和坎寧河下游之間的大部份地區,占地151平方公里。

在2007年的聯邦大選中,自由黨人Steve Irons從工黨手中奪得Swan選區席位,並堅守到這一屆,Steve Irons是珀斯自由黨黨魁,他在本次大選前退休,

自由黨推出新的候選人Kristy McSweeney與工黨候選人Zaneta Mascarenhas 爭奪席位,結果Zaneta Mascarenhas獲得勝利。

 Tangney:

Tangney是一個富裕的選區,覆蓋了天鵝河和坎寧河的南岸,它包含Bicton、Riverton、Ferndale、 Murdoch、Leeming、Canning Vale等地區,占地 102 平方公里。

Tangney一直是自由黨的安全區,自由黨人Ben Morton在此席位上歷任兩屆。

本次大選中,來自馬來西亞的華裔Sam Lim 為工黨奪下了該席位,這個席位四十五年來首次變紅。

Sam Lim的中文名字是林文清,在2002年移民澳洲,3名孩子也在當地求學。他移民後,45歲時任警察,並在西澳警察總部任職。據說,他會說10種語言與方言,包括馬來話,華語、印尼語和緬甸語等,爾後在移民澳洲後學會英語。

QLD(昆州)

Ryan

Ryan選區位於布里斯本西郊,布里斯本河北岸,它從 Auchen flower 順流而上,經過 Toowong、Indooroopilly、 Moggill等地,還向北延伸到Mt Coot-tha、Ashgrove、The Gap、Ferny Grove 和 Keperra。

在Ryan 選區被列為選區之後,長期保持藍色,從2010年起,昆州自由國家黨一直壟斷著Ryan 選區的席位。

但在本次大選中,綠黨的Elizabeth Watson-Brown從昆州自由國家黨人Julian Simmonds手中奪得席位。

2
(看傳媒合成)

Brisbane

Brisbane選區覆蓋布里斯本中央商務區和布里斯本河北側的市中心郊區。它包括 New Farm、Newstead、Bowen Hills、Windsor、Kelvin Grove、Newmarket、Enoggera、Wilston、Albion、Clayfield、Hamilton、Lutwyche、Wooloowin和Stafford部份地區的郊區。

該選區的席位從2010年起一直被昆州自由國家黨控制。

Trevor Evans從2016年起坐上了Brisbane選區的席位,連任兩屆。

本次大選中,Trevor Evans宣告落敗。

至截稿時,Trevor Evans的兩位競爭對手依然沒有定勝負。

他們是綠黨的Stephen Bates(27.8%)與工黨的Madonna Jarrett(27.9%)。

SA(南澳)

Boothby:

Boothby選區覆蓋了阿德萊德的南部郊區,從 Glenelg 和 Marino 之間的海岸開始,向內陸延伸,它包括Sturt、Marion、Ascot Park、Eden Hills、Torrens Park、Mitcham、Blackwood和Belair的郊區。

Boothby選區一直是自由黨的安全區,原席位的擁有者是自由黨人Nicolle Flint,她歷任了兩屆,本次大選前宣告退休。

在自由黨候選人Rachel Swift與工黨候選人Louise Miller-Frost的對決中敗北。

Boothby選區首次變紅。

VIC(維州)

Chisholm

 Chisholm選區是一個多元文化區域,華人的聚集地,也是歷屆聯邦大選兩大黨必爭的邊緣選區。在上一屆上選中,華裔Gladys Liu(劉禪娥)成功地打敗另一位華裔工黨候選人成為澳洲聯邦眾議院中唯一的華人議員。由於Gladys Liu被疑有著強烈的中共背景,在此三年的執政期,遭到輿論的不斷挑戰。

本次大選中,Gladys Liu幾乎成為了輿論的焦點,前總理莫里森親自為她洗地助選,卻依然未能幫助她擺脫失敗的命運。

最終,Chisholm的席位被工黨候選人Carina Garland奪得。

2
(看傳媒合成)

 Goldstein:

Goldstein選區是自由黨的安全區,自1984年被列為聯邦選區之一起,一直屬於自由黨的席位,

2016年,自由黨人Tim Wilson代表 Goldstein成為眾議院議員,並在2019年連任。

在本次大選中,獨立候選人Zoe Daniel打敗了Tim Wilson。

Zoe Daniel是一位澳大利亞記者、專欄作家和廣播員。她的參與競選得到了前自由黨黨魁John Hewson及前資深自由黨議員Ian Macphee的支持。

Zoe Daniel的政治主張是:「氣候變化、政治誠信以及性別平」 等。

由此可見,自由黨的Tim Wilson席位是被自由黨人廢掉的。

 Higgins:

Higgins選區位於墨爾本郊區的內東南部,沿著Monash Freeway和Dandenong Road,所含區域包括Prahran, South Yarra, Murrumbeena等區域.

Higgins選區的席位一直以來歸自由黨包攬,自由黨人Katie Allen在2019年的大選中輕易獲得此席位,但在本次大選中,席位被工黨候選人Michelle Ananda-Rajah 奪走。

這是自1972年以來,Higgins選區首次變紅。

Kooyong

 Kooyong選區是墨爾本內城區一個富裕的選區,覆蓋了Yarra東部和南部的郊區,位於墨爾本中央商務區以東。它包括Hawthorn、Kew、Balwyn等地以及 Glen Iris的部份地區。

Kooyong選區的席位長期處於自由黨的掌控之中,在莫里森政府中出任財長的Josh Frydenberg就是該選區的代表。

在本次大選中,Josh Frydenberg的席位被獨立候選人Monique Ryan奪得。

Monique Ryan是一位小兒神經科醫生,她在2010年之前是工黨黨員,之後宣布退出工黨。

她的競選綱領包括「氣候變化、政治誠信以及性別平等」等,她得到了「Climate 200」的資助。

4
(看傳媒合成)

NSW(新州)

Bennelong

 Bennelong選區涵蓋Eastwood、Dennistone、Marsfield以及Ryde等地區,華裔占25%以上,是大選中邊緣搖擺地區。

前總理霍華德自1974年起,一直保持著Bennelong選區的議員席位,但是2007年輸給了工黨候選人、前澳廣主持人Maxine McKew。到了在 2010年的大選,前澳洲網球冠軍John Alexander又代表自由黨奪回了這個席位。

在今年大選之前,John Alexander宣布退休,有自由黨候選人Simon Kennedy出征爭奪Bennelong選區的席位。而代表工黨競選的是前Ryde市市長Jerome Laxale 。

最終Jerome Laxale以微弱的優勢打敗了Simon Kennedy。

3
(看傳媒合成)

 Mackellar:

Mackellar 選區位於悉尼北部沿海地區,從Dee Why 一直到Palm Beach,包括Narrabeen, Mona Vale等區域。

長期以來,該地區都是自由黨的安全區, 自由黨議員Jason Falinski在2016年大選中獲得此席位,並於2019年連任。

本次大選中,獨立候選人Sophie Scamps 成功地打敗了Jason Falinski。

Sophie Scamps是一位全科醫生,也是一名運動健將,她曾參加了1992年奧運會的中跑比賽。

在「Climate 200」組織的資金支持下,2020年年底,Sophie Scamps宣布以獨立人士參加聯邦大選,她主要競選政策是「氣候、誠信以及性別多樣化」。

Sophie Scamps稱,她曾收到在任眾議員Jason Falinski發出的普查表,發現其中忽略了對氣象變化的調查,故而觸動了她參政的勇氣。

 North Sydney:

北悉尼選區一直是自由黨的安全區,工黨從未掌控過。但曾在1990年被獨立議員獲得,並坐鎮6年。

從2015年起,自由黨人Trent Zimmerman擁有了該席位,他是澳洲眾議院中第一位公開承認自己是同性戀者的議員。

這次大選中,獨立候選人Kylea Tink成功打敗Trent Zimmerman贏得北悉尼席位。

Kylea Tink是一位公共關係專家、女商人。她是Edelman Australia公司的前任董事總經理,以及McGrath基金會的首席執行官。

Kylea Tink推動的主要政策是氣候變化與社會平等,她的競選活動得到了「Climate 200」組織的資助。

Reid

 Reid選區的華人居民比例比較高,也是大選中的邊緣搖擺地區,包括富裕的內西區Drummoyne以及多元化的Burwood和Strathfield。

Reid選區以工黨支持者為多數,但在上一屆的2019年大選中,自由黨候選人Fiona Martin奪得議席成為了眾議院議員。但在本次大選中,Fiona Martin又將席位輸給了工黨候選人Sally Sitou(陳莎莉)。

陳莎莉是一位華裔,她父母是來自老撾的難民,在越戰期間全家逃到澳洲

4
(看傳媒合成)

Robertson:

Robertson 選區位於中央海岸地區,包括Gosford, Woy Woy, and Terrigal等區域。

自由黨人Lucy Wicks於2013年擊敗工黨議員獲得Robertson選取席位,一直保留到這一屆。

在本次選舉中,工黨候選人Gordon Reid 又將席位變為紅色。

Wentworth:

Wentworth 選區位於悉尼市中心的東郊,是比較富裕的區域,其中包括Darling Point, Double Bay, Rose Bay, Bondi Beach and Bondi Junction等。

獨立候選人Allegra Spender 從自由黨議員Dave Sharma手中贏得了Wentworth選區的席位。

Dave Sharma在2019年的大選中獲勝,但未能在本屆連任。

Allegra Spender是一位商人,是悉尼一家再生能源投資公司的主席,她的政治主張包括「氣候變化、政治誠信以及性別平等」等。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1評論
  1. Darnell User Says

    how long before dicycloverine works
    to use Bentyl 10 Mg/5 Ml Oral Syrup Take this medicationby mouthwith
    or without food as directed by your doctor, usually 4 times
    a day. To reduce your risk of side effects, your doctor may.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