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决权被否决:俄乌战争改变的国际秩序

和硝烟弥漫,战火正酣的俄乌战场比起来,联合国昨天在平静中不声不响的通过了一项一项改革决议,那就是要求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在未来使用否决权时必须说明否决理由。而且任何行使否决权的行为都将自动触发联大会议,所有193个成员国都可以对行使否决权的决定进行评审。

这个表面上没有强制约束力的决议其实意义非常重大——它将切实影响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国在国际舞台上的话语权分量。直白的说,就是代表大国地位的“安理会否决权”将被严重削弱,今后任何小国都可以就大国行使否决权提出质疑和评审。

自从俄乌开战以来,这些年本来就饱受批评,被认为是沦为“和稀泥”“议而不决”的权威机构联合国,其存在的必要性已经屡屡遭到质疑——在大国的角力和撕扯下,小国纠纷也经常无果而终,涉及大国利益纠纷就更是无从谈起。特别是俄乌战争这样的大事件,由于发动战争的俄国具有否决权,导致联合国安理会,这个在国际上唯一有权力作出强制性仲裁的机构,想要作出任何关于制止战争的决议都无法通过。

联合国在二战后成立的根本目的就是制止战争,现在却成了一个挂羊头连狗肉都不能卖的帮闲看客,年年交会费又说不上话的成员能没有意见吗?

所以早在两年半之前,欧洲名不见经传的小国——列支敦士登,就在联大对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提出了要限制的意见,只不过两年多来这个提案一直被撕扯而拿不上台面,终于等到了俄乌战争这个契机,50个国家再次发力,终于变成了现实。

这里我要插一个故事,就是大家可能有疑问——为啥是列支敦士登提出来,这是何方神圣?我相信大多数读者可能是第一次听说这个有故事的小国。

说起来啊,列支敦士登和俄国,二战后就结下了梁子。

欧洲由于封建历史比较悠久,历史上就是贵族众多,小国林立,延续至今的一颗炮弹就能打出国境的小国还有好几个。其中,列支敦士登是极为特殊的一个。它夹在瑞士与奥地利两国间,面积仅有160平方公里,人口也仅有3.8万,目前以旅游业和金融业著称,人均GDP高达6万欧元,典型的国小民富。它是目前欧洲唯一君主立宪制,但是君主拥有较大的实际权力的国家。

列支敦士登的立国纯属意外——它的君主来自奥地利的贵族,列支敦士登家族。300年前为了谋求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的一个议会席位(该帝国规定,要有实际直属的统治土地的贵族才能有资格加入议会),所以就花钱买了这么一块当时爹不亲娘不爱的偏僻土地,放任不管,其多任领主其实住在奥地利维也纳,根本就没来过领地。但恰恰是这么一个无心之举,成就了这个小国,因为从前它太小太穷,根本不足以供养军队,所以从立国伊始就干脆和瑞士一起,宣布自己是中立国,甚至它的国防、外交至今都是完全由瑞士代理!在欧洲这几百年的乱世中居然就苟存了下来。

列支敦士登这个国家在二战前虽然是又小又弱,根本没有存在感,但是它的君主,列支敦士登家族却在欧洲历史上赫赫有名,很有贵族秉性,所以国家虽小,骨气却是杠杠的。

在二战中,纳粹武功最强的时候,其君主弗朗茨一世王后就是犹太人,所以对犹太人极为同情。在大部分欧洲国家都对纳粹低头的时候,列支敦士登却极有骨气,是少数几个不承认慕尼黑协定以及纳粹占领的领土合法性的欧洲国家之一。说实话,这真是要冒亡国的风险的——因为纳粹只需要派一个连就能灭了没有一兵一卒的列支敦士登。

更难得的是,在二战快要结束时,列支敦士登居然顶着如日中天的苏联的压力,拒绝遣返大约500名避难的俄军士兵(其实是投降德国的一支俄军部队)。要知道,当时连英美这样的大国,都不敢得罪苏联,奥地利执行了“严责行动”(Operation Keelhaul),将在战时曾经协助德国的苏联民众遣返(被遣返的人绝大多数被残酷肃清)。最为仁义的地方在于,当时的列支敦士登不像今天有发达的金融业,完全就是个农业小国,穷得叮当响,整个国家的财政居然是依靠该国君主变卖自己的艺术藏品来维持的!(例如1967年卖给美国国家美术馆的达芬奇名画《吉内薇拉·班琪》)。这种情况下,还要顶住压力花钱供养苏联的政治难民十分不容易。也正因为如此,苏联和列支敦士登的梁子就从此结下了。俄国继承苏联衣钵,也没有改观。可以说列国和俄国,那是文明人看野蛮人,无论如何都是对不上眼的。

所以列支敦士登这个小国啊,虽然不出名,但真的是让人肃然起敬的国家。这样的国家,安乐富足,存在感不强,国际大事跟它没有切身的关系——它连外交和国防都交给了瑞士,哪里需要出头。但你看它还是要挺身而出,把大国的否决权这个烫手山芋,大家早就想说但都不敢说的议题,只有它提出来。时至今日不敢得罪俄国的国家一大把,但是它就敢。

我们说人有人格,国有国格。这就是列支敦士登的国格。

话说远了,收回来。虽然联合国通过的这项关于否决权的决议没有从根本上更变安理会议事的规则,但是却切实的削弱了大国的话语权。每行使一次否决权,都要在联大被所有国家审议,如此高的政治代价和形象损害风险,势必会让某些国家在否决的时候三思而后行。

据统计,自联合国1945年成立以来,五大常任理事国中,俄国(含前苏联)总共使用否决权143次,是使用否决权最多的国家;美国位居第二,曾86次使用否决权,英国曾使用30次,法国和中国则分别使用18次。俄国之所以如此频繁的使用否决权,归根结底还是行使的成本太低、太容易。如果这143次否决,你都让俄国人站上国际舞台接受审议,随便一个小国都可以提出异议和批评,你看俄国人烦不烦?

当然,可能有些受连累的伙伴此刻也是有苦说不出。我之前在分析文章中提过,俄乌战争将是一场永久改变国际秩序和规则的战争,联合国层面的改变,其实只是开始。

在4月26日,普京在他那张长达5米,可以摆满汉全席的著名大长桌边,和专门去俄乌两国进行调停的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的会晤,憔悴的大帝故作强硬的表态,达不到俄国的领土要求,就不撤军。

此前世界40个国家为了援助乌克兰,在德国拉姆施泰因空军基地举行史上最大规模的防长会议,大帝对此威胁说对任何“干涉”俄罗斯在乌克兰战争的国家进行“闪电”快速打击。

放过闪电这个词吧。你都在乌克兰的泥潭里面闪来闪去六十几天了。再闪你都快打不上美容的玻尿酸了。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