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大众还是服务小圈子——澳洲华人参政面面观

服务大众?还是服务小圈子?这本来是一个非常浅显的问题,虽然可以选择“服务大众”或“服务小圈子”两个答案中任何一个答案,但大家心中会有一个公认的标准。然而,对于参政议政人士来说,在现实利益下,却往往抉择不同,有的政客选择“服务小圈子”。

当正式参选莱德市(Ryde)市议会选举,立即有华人朋友问:“你为什么出来参选?”“会不会分薄了其他华裔候选人的选票?”这才惊觉,原来澳洲华人,在投票的时候,可能只是看看谁是“华人面孔”?却很可能并不了解“华人面孔”是否就一定代表、认同、支持华人权益!

维护社会大众利益

定居澳洲三十年,居住东林村(Eastwood)二十年,过去一直没有行动参加市议会选举。但是,就因为2019年7月23日有一华裔政客在莱德市议会中提出一议案,要求市议会在讨论国际问题时,应该事前征求地区内的社团意见。

当时市议会内的韩裔议员Peter Kim也觉得这项动议存在问题,立即提出修订,提出应该向这个地区内的公众,进行公开谘询,而不是仅仅向区内一些社团进行谘询,因为并不是全部市民都有加入某些社团。

然而,主持会议的工党市长,否决了这项修订,提出公众人士可以向市议会内的多元文化谘询委员会提交意见。正因为这样,笔者申请加入市议会的多元文化谘询委员会,成为这个谘询委员会的成员,至今已经两年。

也正因为2019年7月23日这项议案,是由一华裔政客向市议会提出,流露了个别人士的某种特定政治立场倾向,漠视全体市民的权益。笔者因此决定出来参选,维护社会大众利益,维护澳洲的民主价值观。

是否了解市民意向 

选民投票选举议员出来,就是希望有关议员能够维护选民权益。可是,上述2019年7月23日Ryde市议会一华裔政客提出这项议案,展现出令人需要思考的疑问:第一,选民选出议员,就是希望议员有一定足够能力,可以在议会内去处理有关问题。但提出这项议案,反映个别政客本身,是否本身能力不足?不了解这个地区的市民意向?

第二,议员应该服务大众,并不是服务小圈子。如果一个议会需要征求意见,为什么不能够做到公开向所属地区的大众征求意见?而只是仅仅向所属地区内的社团征求意见?社团当然可以反映一定程度的意见,但问题是对于那些没有加入社团的大众,又没有加入多元文化谘询委员会的大众,如何保障自己本身的权益?议员有没有考虑去保障这些大众的利益?还是只是倾向保障某些特定社团的利益?

第三,进行谘询本来无可厚非,但如果面对时间迫切的问题,再进行资讯的话,会不会变成拖延?错过了在议会内讨论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时机?譬如,莱德市议会2020年10月20日通过议案,谴责阿塞拜疆及土耳其袭击Artsakh地区的亚美尼亚人(Armenians)。市议会在通过这项议案之前,有没有根据2019年7月23日的议案,先去谘询莱德市内的社团意见?如果有,是否可以让公众知道社团意见内容?如果没有谘询社团意见,是否没有遵守2019年7月23日通过的议案?

退出外国政治组织

澳洲主流英语传媒曾经多次报导,探讨个别政客是否涉嫌与某些大财团存在密切关系?有没有涉及金钱利益?是否涉嫌与外国敌对势力有关?传媒关注有的政客,会不会当“澳奸”?当然,这牵涉到有没有足够的证据。即使有证据,还要经过起诉和法庭审理。

有关心的朋友,发来一些照片与文字资料,指称个别政客曾经加入某的外国政治组织。但由于澳洲已经通过反外国干涉法,该等敏感资料已经在有关网站上删除。

事实上,近年澳洲街头上可以不时看到一些小档摊,呼吁曾经具有某种外国政党背景人士,签署“退党”声明,退出外国政党,这就可以为自己“洗白”。不知道这种做法如何?

不过,过去十多二十年,不难发现澳洲有的华裔政客,虽然明明本身是通过澳洲选举制度进入政坛,但进入政坛之后却竟然宣扬“澳洲没有选举”!令人啧啧称奇!

暴力革命颜色革命

尤其是当面对讨论,一个城市是否可以由选民,通过普及而直接的选举,去选出自己的市长?面对这样的讨论,即使雪梨市、宝活市等三十多个市的市长,明明由市民普选选出,行之有效,但依然有政客反对由市民选出一个市的“行政长官”,故意渲染所谓“选举会分裂国家”、“选举会破坏社会稳定”!

雪梨市、宝活市等三十多个市,由市民一人一票选出市长,并没有破坏这些市的社会稳定,也没有分裂澳洲这个国家啊!可笑的是,每每又有舆论,说什么澳洲总理都不是经由选举产生。这些舆论,完全不敢正视澳洲总理首先得由所属选区的选民投票选举成为议员!而且澳洲任何一个政党能够执政,都得经过选民投票!John Howard失去总理一职,就是因为他在本身选区内未能获得选民足够票数,不得不下台!

澳洲的自由党执政,还是工党执政,都是通过选民投票选举出来,都不是通过暴力革命,都不是通过颜色革命出来执政。近年不少中文舆论,都在反对暴力革命,反对颜色革命。但令人感到可笑的是,有的投机政客,政治立场竟然倾斜,倒向某的通过暴力革命和颜色革命产生的外国政权!

服务大众?还是服务小圈子?肯定澳洲民主选举的价值观,还是倾向支持暴力革命和颜色革命产生的外国政权?这都是选民应该对候选人进行考虑衡量的!我们应该感恩澳洲的民主价值观!

(欢迎读者意见回馈,作者电邮:DrLinBin@hotmail.com) 

林松
作者林松。(图:提供)

作者是新南威尔斯大学政治学博士兼新闻与教育工作者,Ryde市议会西选区独立候选人  林松(Lin Bin)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1评论
  1. 过客ABC User Says

    文中所言是指周硕吧,他的背景不清不楚。

    我们应该支持林松当选。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