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澳洲】悲痛的回忆 纪念先父辞尘四十五周年

这些日子里,全球因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来势凶猛,群医朿手。仿若是曾经发生的瘟疫般,让愁云惨雾遍布世界,哀号处处。至于病菌的来源,人们都心照不宣。

墨尔本封城后、年事较高的我们,皆成了宅男女了。窗外静寂,人车稀少。仰观浮云游逐,竟仿佛把先父在越南所遭遇凄惨的点滴,又一幕幕重现脑际……

先父邓干,出生于原籍广东省饶平县,年少志高;于一九三八年单身移迁越南,在亲属家里做工。克苦地加倍勤俭,日夕不懈,十年后终储蓄了些钱,勇敢地开始做小本生意。租了某茶室门口,摆摊零售铜铁五金,门铰、螺丝钉、门闩、门锁等等。每晨天亮时用脚踏车载满三十公斤铜铁,从西贡到华埠堤岸开挡,风雨不改。

日常除了养家活口的费用外,省吃俭用辛辛苦苦的经历了数年时间,终于能租铺位正式开店,店名为“锦发”专售铜铁和鱼网。长袖善舞的先父,未怕劳累,奔走推销,是诚意感人,终能慢慢打开市场,生意兴隆。其卖出的鱼网,竟占大多数越南南方市场,订单滔滔不绝。那时客户们称赞“锦发”为鱼网王(注)。因环境已渐渐的富裕,我们七姐弟都能接受良好的教育,在优秀的生活中幸福成长。

可惜好景不常,一九七五年四月底,越战突然结束,人们都兴高彩烈,相互奔告,皆以为从此是太平无战事了。民众联群结队在道路上热情欢迎从北方涌入的军人们,当时大家都天真的以为是前来解救南方的大恩人。无知的我们开心地期待从今终能开始过着 和平幸福的美好日子啦!

忽然觉醒、原来和平的浪漫小巴黎,自由生活的越南,改朝换代后即实施共产制度,顿让南方笼罩着一片愁云惨雾。于是、很多华人举家想方设法求弃国,各以水陆方法逃避,越共也急不及待,展开一串串对华人富商的迫害。深夜里残酷地一队队军人,荷枪驾临各华埠,华商老小赶不及拿取财物,被立刻驱逐到荒芜的所谓新经济区,让这大班城市市民自生自灭。很多华商因一夜财产化为零,且难以忍受折磨悲痛,那不断审问,在诸般冤枉迫害,只有选择自杀,可怜先父便是在长时间的审问,残忍的迫供,日日夜夜折磨、朝朝暮暮活在恐惧里,闻风吹狗吠,也颤抖缩身在沙发里,压力让他沉默,终日长嗟短叹,于是选择自杀结朿此生。

经历家破父丧的剧变,身为长女的我坚强地收拾哀痛的心情,以谋求弟妹未来的日子,能真正平安和幸福,立意逃亡。和母亲商议后,认为此伤心地已不宜再留,妈妈以最大勇气决定,要生存唯一途径,与惊涛骇波搏斗,就算九死一生,也要作此豪赌,偷渡逃离苛政。

一九七七年底投奔怒海、举家乘渔船偷渡赌命,皇天不辜有心人,成功登上充满希望的彼岸。又非常幸福获得国际红十字会照顾下,结果于一九七八年得澳洲政府人道收留,移居至这被称人间净土的世外桃源。重组家园,由零开始而终能安居乐业,可能是先父一直在陪伴我们保护着他的儿孙亲人们。

我的好弟妹们都努力完成学业,以专有的知识在各行就职,每个家庭都儿孙满堂,也无限感激澳洲人民的仁慈,都希望能有所回馈这个国家,酬谢赐给阖府美好的自由安定生活。但家人仍然思忆先父所受的悲惨折磨,那道永远刻骨铭心的伤痛,将永远伴随着我们,祈望这片世外桃源福地能保永久的自由与幸福。

注:欧清河著《西贡沦亡记》 第一〇六页

二零二一年十月十日双十节撰于墨尔本。

作者:邓锦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