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的不眠之夜

执笔时美国总统大选还没有结果,但全世界已几乎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网上消息五花八门,有人肯定拜登赢了,有人信誓旦旦说特朗普要连任,其实到现在为止,鹿死谁手没有定论,搞不好要等最高法院定夺。

美国社会严重撕裂,两党拥趸几乎誓不两立,挺民主派的是华尔街跨国公司﹑几大高科技巨头﹑大部份有影响的传媒,再加上城市中产阶级;挺特朗普的是传统保守的美国社会底层。挺民主党的有钱人居多,身份矜贵,没有热情去参加造势大会,所以拜登的场面冷清,但这些人投票的意志坚定,因为他们太讨厌特朗普。

相反的,挺共和党的大多是基层蓝领,性情冲动,喜欢亲身参与表态,对于民调那种倾向性太强的做法反应冷淡。所以特朗普在选举造势上明显占优,而在民调上处于劣势。

城市中产阶级是既得利益阶层,看重全球化时代的时髦话题,碰到特朗普这种阻住地球转的恶人,当然一肚子气,势必要将特朗普拉下台。他们未必喜欢拜登,但只要不让特朗普再做四年,什么人上都没问题。这是拜登虽然丑闻缠身,但他的基本盘还在的原因。

美国总统大选,从来没有像这次那样,牵动全世界的心。昨晚全世界不知道有多少国家的政要睡不著觉,就算是一般平民,只要关心自己国家和社会的命运,也一夜辗转,内心煎熬。

特朗普与拜登之对立,是两种思潮﹑两个阵营﹑两种命运之争。世界有民主与独裁之分,有普世价值与共产主义之分,有做主人与做奴隶之分,性命攸关,不容轻忽。

特朗普与中共作对,拉拢上西方很多国家,五眼联盟已选边站,日本印度也态度明确,欧洲正在转向,东南亚正在重组,很多国家已挺美抗中,立场既定很难扭转,因此,若特朗普连任,他们仍可跟著美国走,若拜登上台,与中共关系解冻,那这些国家就会失去平衡,不知如何是好。

俄国虽然已被边缘化,但俄国被拜登定义为主要敌人,中国反而是主要竞争对手,俄国又大卖武器给印度,与中共暗中较劲,万一拜登上台,俄国也很尴尬,不知如何打圆场。普京一晚冇觉好瞓(睡不好觉),也是必然的。

至于习近平,当然求神拜佛让拜登赢,一则特朗普太难打交道,习近平与他多次交手,几乎事事吃亏。若换上拜登,一则有旧交情,二则有把柄抓手,三则拜登不像特朗普那样捉摸不定,对习近平来说,至少可以缓解当下的困局。因此习近平一夜难以安枕,也是可以肯定的。

在台湾,蔡英文也不安,选前台湾政府急急声明不选边站,就是防了一手,怕拜登上台后不好转身,但始终,蔡英文不会喜欢拜登,毕竟对中共软弱,即是对台湾不利。蔡英文当然希望美国政府更坚定站在台湾一方,因此,大选结果未出,蔡英文也会寝食难安。

至于林郑,更惶惶然如丧家之犬,在礼宾府绕室彷徨,祈祷上帝保佑把特朗普赶下台。特朗普在,日子最难过的是她,拜登上场,可以拉习近平衫尾去套交情,说不定取消了对她和几个高官的制裁,好让她儿子去哈佛把博士学位拿到手。但林郑干的坏事太多,血债累累,上帝会不会听她的祈祷,那就只有上帝才知道了。

香港人和台湾人立场相近,大多希望特朗普连任,至少特朗普做事手起刀落,人心大快,好过拜登温吞水不痛不痒。拜登上台,也不敢太与中共勾兑,毕竟他有把柄在中共手上,如做得太露骨,美国人顶唔顺,可能一鼓作气把他弹劾掉,这种可能性很高,他不敢去得太尽。

以一人身系天下安危,也只有特朗普这个人做得到。拜登没有这么大的能量,他之所以受瞩目,只是因为他是特朗普的对手而已。两个人实力悬殊,只是民主党朝中无大将,“廖化”才作了先锋,他一人担不起天下安危,倒是天下可能丧送在他手上。

好了,我们就静待美国大选的结果,静待这个结果出来后的“结果”。美国不会有大事,所谓选后的社会动乱,也只是小风波。美国民主制度稳健,有百年优良传统,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美国民意反共为主流,拜登上台,再亲共也亲不到哪里去;美中争夺世界,有根本利害冲突,美国总统换人,对台海﹑南海﹑香港新疆西藏内蒙的大政方针,再变也变不到哪里去。

世事总是变中有规则,乱中有序,大局发展会曲折,但方向基本恒定,谁也改变不了。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