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们不懂覆巢无完卵吗?

马云掌控的蚂蚁科技集团,在万事具备即将在大陆上市前二天,被中共以中国上交所之口暂缓上市。这其实就是将据称市值将达三万亿的肥肉,活生生从已经吞入的口中硬是抠回。中共喉舌及网路舆情对此纷纷发文,其中指斥马云狂妄嚣张,或是弱一些的说法祸从口出,以及马老板有点飘了等等,似乎成为了马云的蚂蚁集团上市功亏一篑的原因。

所以有这些指斥马云的言论,主要是马云在外滩金融峰会上,他的演讲超出了大陆怯懦的言论模式,而是直接指正中共金融现状,并提出不留情面的尖锐批评。针对中共所谓的金融状况,马云说大陆金融“没有系统性风险,因为没有系统”,“缺少健康金融系统,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马云所说,其实就是中共独裁下的大陆实况。大陆被中共抢夺政权后,何曾有过金融系统?大陆所谓的那些银行财经机构,从来只是中共甚至独裁者予取予求的钱袋子。毛泽东认为赠予非洲某国的钱数不够气派,提笔就在钱数后面添了一个零。习近平出一趟国,动辄数百亿的大撒币。这是那个金融系统运作的?

马云所说虽是实话,但显然是犯大忌讳之话,也可以说是批逆鳞的大不敬之话,不论是对公司还是个人,全是关乎生死兴衰的言行。生在大陆中共统治下数十年,伶俐而且发达如马云这样的人,难道不知道此中危险?而且,马云此次演讲不像以往,是掏出讲稿照稿宣读的,也就是说有备而来。

其实只要对这次外滩金融峰会细加研读,就不难发现这次有王岐山,还有前任现任中国银行的行长,中共财政部副部长等多位大佬,所发表的指导性演讲中,中心和重点均是要对中共金融严加管控,而且可以说毫不掩饰的意有所指,如王岐山说中共金融不走投机赌博歪路、金融泡沫循环歧路、庞氏骗局邪路;周小川、易纲等国字头大佬,也全是大谈特谈过度消费令人担忧,建防火墙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甚至直接提出防止金融科技诱导过度消费,防止金融科技非法套利,防止金融科技赢者通吃的三防止。

这些基本针对金融科技的中共宣示,很难让人不联想到马云即将上市的公司,马云创建的蚂蚁集团不久前,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正式更名蚂蚁金融科技集团。从马云演讲如此激愤和孤注一掷,以及事前写妥并照稿宣读来看,他其实早已经知晓这次金融峰会,就是针对他马云的蚂蚁金融科技集团的。至于马云如此不计后果的直言,究竟是希望力挽蚂蚁金融的危境,让中共收拾蚂蚁集团时有所缓颊,还是临危前的奋力一嚎,恐怕不是百感交集能够轻易理得清的。

蚂蚁金融科技集团是中共砧板上的肉,从马云金融峰会演讲后的一系列经历,也可以看到清晰的脉络。马云及蚂蚁集团的多位高管,随即被中共的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约谈。同时银保监会和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网上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的征求意见稿。而蚂蚁金融科技的上市,也在即将售卖前二天被勒令停止。网路传闻包括日本媒体的报导,指出蚂蚁集团这次惨遭滑铁卢之败,是习近平直接操纵和亲自指挥的。

同时有关报导还说,中共国务院编写了份马云演讲的民情报告,提交给习近平等中共权力核心。似乎,习近平下令中国监管单位进行调查,并有效使蚂蚁集团无法在股市募集资金,只是因为马云的狂悖言论招致了祸端。但是,围绕蚂蚁集团上市发生的一切,岂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因果关系可以糊弄过去的,包括网上小额贷款的法规出炉,早有预谋的迹象,不是痕迹,而是十分完整赤裸裸的横在眼前。

马云之流能够在中共掌控的大陆暴富,当然与中共核心的权势家族密不可分。香港亿万富翁李嘉诚霍英东等等,在大陆尚不得不接受中共权势人物的盘剥勒索,李嘉诚甚至不得不兑现资产逃离大陆,土生土长的马云之流又岂有例外。在中共眼里,这些土生的亿万富豪,也不过是养肥了宰还是政治需要时宰。说到底中共的独霸性是其基因决定的,不论是政权还是财权不死决不撒手,一旦被中共视为触及于此或政治需要,一招致命是不会有二话的。

可笑的是马云之流一是认为,与中共权势核心盘根错节,二是随时可以装扮入戏献上忠心。如中共发出信号,私企已经完成历史使命,马化腾刘强东就披上红军装,赶往延安表忠心。然而,当年毁家纾难自认与中共肝胆相照的,有几个逃脱了土改中被凌虐暴打致死或枪杀?马云们难道不知道覆巢无完卵吗?他们当然知道,问题是他们太聪明了,聪明到认为自己可以不在覆巢之中。问题是,这真实吗?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