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号归来

被关小黑屋七日,今天满血复活,唠两句。

应该是因为梳理丰县事件那篇挨的枪,犯了疏忽大意的过失性错误,既然都认为尘埃落定了,就应当识趣闭嘴。但是这个事件持续的时间太长,影响又大,我自己确实很想把零零碎碎的信息按时间线整理出来过一遍,也顺便分享给不是很清楚事件来龙去脉的朋友看看。

白瞎了半天功夫搞出五千多个字,结果腾讯连草稿都一并给我砍掉以绝后患,真是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这是第三次被禁言吧,上次好像是15天,删文就更数不清了。最令人不解的是,腾讯只会告知“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的要求”,但是又不具体说是哪一个行为违反了哪部法律哪条法规。

这就好像审判长当庭宣判:你,违反刑法,处10年有期徒刑,立即执行。

不明不白,最让人郁闷。

平时发文已经很克制,自认为没有出现过极端言论或观点,只是有时候会分享一些不那么“正能量”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它又是真实存在的。“正能量”是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装,筐外的坏东西,就有被deleted的风险。

比如现在,一国打到另一国首都,不论说什么都会被对立的两派痛骂,欧猪美狗俄笨熊,总有一款能骂上。前几天看到一篇介绍近代以来俄国侵占了我国哪些领土的科普文,结果也被违规,莫名其妙。

所以干脆就别说了。

如果非要评价,就这样说吧:感情上我同情乌克兰人民,立场上我坚持主权神圣不可侵犯,原则上我反对北约无限东扩,态度上我建议保持中立,事态上我希望立即停火谈判,道义上我反对破坏联合国宪章,感受上我理解俄罗斯的无奈,精神上我逐渐开始分裂 …

以后会更加谨言慎行,不为别的,只是不愿意与一些素未谋面的朋友断了联系。现在是短视频的天下,我这个小破号流量很小,但是互动频率比较高,常读用户比例超过20%,文章打开率在15%左右,而整个公众号市场的平均打开率已经不足2%。

在微信沦为搬砖工具的年代,分享的欲望也不断下降,有这么个地方用来抒发一些情绪,感觉还挺好。公众号关注者的每一次留言,每一次分享,每一次打赏,每一次批评,对我来说都颇有意义。

前几天,公众号“罗翔说刑法”发了一段文字:每当我对时事忧心忡忡,但却心有不逮,就有一种声音提醒我:更多地爱你的家人、邻舍,做好你当下的工作,对你遇到的每一个人传递善意与祝福。不要抱怨,不要放纵,更不要陷入绝望。一如笛卡尔所言:我不求克服命运,只求克服欲望;我不求改变世界,只求改变自己。共勉。

说得真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发出来没几分钟又删除了。

以后我在公众号上也要少抱怨和吐槽,多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争取克服欲望,改变自己。

自留地又能继续种菜了,还是很开心,感谢各位关注,且行且珍惜,睡觉去。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浮蚁)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