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内阁”国务卿布林肯 遭揭与亨特在乌克兰往来密切

最近拜登提交“内阁名单”,其中布林肯被提名为国务卿。但是有不少媒体质疑,2015年时布林肯与亨特拜登在乌克兰公司当董事时有著鲜为人知的关系;此外布林肯曾任拜登外交中心的董事时,让宾州大学收到大量来自中国匿名钜款。有媒体表示,这些匿名钜款应该公布名字来消除民众的疑虑。

据福克斯新闻(FOX NEWS)引用《资讯自由法》,从美国国务院手上取得拜登的儿子亨特与布林肯的电邮纪录,发现亨特在2015年5月12日成为乌克兰能源公司Burisma董事后,同月22日便向布林肯发电邮。布林肯在当时任副国务卿。

有一封电邮亨特写道:“下星期有时间喝杯咖啡吗?我知道你一定很忙,但有些事想听取你的意见”。布林肯回应指“当然可以”,两人其后多次以电邮联络相约会面,并约好在5月27日相见,但最终因亨特的兄长博拜登(Beau Biden)病重而告吹。

今年10月,美国总统川普团队曾多次指控亨特担任Burisma董事期间涉及不当行为,时任副总统的拜登则向乌克兰施压,以10亿美金补助款为筹码要胁乌方解雇调查Burisma的检察官。对此,拜登则一概否认,声称该名检察官因为“贪污”才被开除。

布林肯任拜登外交中心董事时 宾大获得匿名钜额捐款

有保守派团体指出,布林肯在宾州大学拜登外交中心出任执行董事期间,曾获匿名的中国捐款人向中心捐出合共2,230万美元,这项捐款可能增加中国对美国外交政策的有影响力。拜登团队否认指控。

团体“国家法律与政策中心”(NLPC)在今年5月向美国教育部提交投诉书,写道自2017年起布林肯在宾州大学拜登外交中心出任执行董事期间,共从不知名的中国捐款人获得2,230万美元捐款。光是2018年5月的其中一笔捐款金额已达1,450万美元,2019年的中国匿名捐款亦有600万美元,而宾州大学本身在2016年只接收到680万美元的中国捐款。

同时,投诉书中还指出,宾州大学在拜登中心成立后,接获的匿名中国捐款数量明显增多,该校2016年全年只得2笔中国匿名人士捐款,但在2017年至2019年中期间,却暴增高达23笔中国匿名捐款而且金额是先前的好几倍。

应该公布这些来中国的匿名捐款人名字

NLPC总监安德森(Tom Anderson)指,拜登中心的中国捐款虽然“合法”,但是这些人已经知道拜登极可能竞选2020美国总统,而这些捐款可能会使他与中国建立某种“特殊的联系”。他同时希望布林肯应在参议院确认其国务卿提名前,公开这些匿名的中国捐款人的身份。

联邦政府资料显示,拜登中心并没有捐款申报纪录,宾州大学则在2013年10月至2019年6月间,合共接收6,700万美元来自中国的匿名捐款,且在拜登中心成立后,中国匿名捐款金额倍增,虽然暂未知校方的捐款是否曾流向拜登中心。

安德森形容,自从拜登中心以拜登命名开始,“所有间谍、外国代理人马上都虎视眈眈,任何有经验的人也知道发生甚么事,这就是它们不会公开的原因”。

拜登团队发言人贝茨(Andrew Bates)回应宣称,宾州大学去年已“否认”曾接受匿名捐款。当时宾州大学副校长麦卡锡(Stephen MacCarthy)称校方没请求其他人向拜登中心送礼,且“没有”一名捐款人来自中国,这项指控“不实”。

美国《高等教育法》规定,大专院校从外国接获价值25万美元或以上的捐款,或与外国签署25万美元或以上合同时,必须向联邦政府申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