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开销695万澳元 COVIDSafe仅查出17宗病例

澳洲参议院委员会的一个听证会获知,官方用于追踪密切接触者的COVIDSafe手机应用程序,在广告上已经耗资近700万澳元,但自推出以来在社区中只追踪到17例通过其他途径没有发现的病人。

据九号新闻台报道,卫生部副部长Caroline Edwards周二(10月27日)透露,2019-2020财年COVIDSafe专用广告的费用为695万澳元。政府此前拒绝透露具体花费了多少广告费用。

目前,超过700万澳大利亚人已经下载并注册了COVIDSafe,开发和升级费用约为500万澳元,截至6月已经花费了1200万澳元左右,这也意味这笔钱仅仅用了两个多月。

该应用程序被影子卫生部长Chris Bowen称为“失败”,昆州卫生部长Steven Miles则称其为“无用的”。

维州首席卫生官Brett Sutton说,“COVIDSafe没有提供我们想要的东西。”

报道称,政府目前无法知道有多少澳大利亚人正在积极使用COVIDSafe。

鉴于本周三(10月28日)墨尔本再次放宽限制规定,政府表示该应用程序将发挥作用。维州当局仍在敦促民众下载COVIDSafe。

代理首席医疗官Paul Kelly在参议院的听证会上说:“我的专业观点是,当正确使用并将其集成到一个功能完善的接触者追踪系统中时,该应用程序是一个非常有用的工具。”

卫生部长Brendan Murphy说:“他们现在有一个非常好的,成熟的接触者追踪系统,该应用程序现在已集成到该系统中。”

政府服务部长Stuart Robert告诉九号新闻台:“该应用程序的表现特别好”。该应用程序已经经历了各种更新,罗伯特说,将继续使用COVIDSafe,并且政府不会转向使用Apple或Google模式,“我们不会将公共卫生外包给大型科技公司。”

据悉,COVIDSafe手机应用程序于今年4月推出,电视和社交媒体上可以看到与其有关的广告,敦促民众下载使用,当时澳洲总理莫里森还说,这样“我们就可以恢复生活常态”。

相关文章:

新州政府通过COVIDSafe发现2例确诊

被工党称“最贵废物” COVIDSafe终显作用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