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如果被禁对美国华人是好事

我经常批评和嘲讽川普。一方面是我不太看得上他;川粉不必愤怒:他也看不上我。另一方面是我天生喜欢妄议中央;这也是我离开中国的原因,不然我为什么要离乡背井跑到美国来?难道是因为汉堡王比三杯鸡好吃?长沙的豆腐它不香吗? 

明年若拜登上台,大概率他会成为我批评和嘲讽的对象;至于届时的川普,你看我像是有空关心退休领导人的样子吗?我又不是老干局的负责人。除了在成都的小馆子掏耳朵外,这个世界上最爽的事情莫过于批评和嘲讽还在任上的国家领导人,并且他还拿我没办法。 

几个小时前,川普签发行政令,将在美国禁掉TikTok和微信。从程序上来说,我不喜欢政府权力过大、不赞成以行政手段干预市场;从结果上来说,我认为若微信在美国完全禁用,对在美华人是好事。 

我们之前介绍过从美国往中国打电话的方式:最方便的是微信,WeChat Out充值即可拨打中国的手机和固话,费率为每分钟2.6美分,还经常有各种促销优惠。如果你的亲友也用微信,包括我那湖南乡下的老父亲,更是可以完全免费地视频(视讯)聊天。仔细想想:这简直是菩萨般的善行啊! 

正因为如此,美国华人使用微信的比例极大,包括我身边来了美国二十多年的朋友。我喜欢的中餐馆Mama Chang疫情期间推出了$11特价菜,每周仅在多个已经满员的微信群公布,官网菜单里根本没有。周末带孩子上钢琴课,回来后家长们纷纷在微信群里上传琴童们练琴的视频打卡。

我微信圈里几个“美国攻略”的读者,很多在美华人主要的信息(资讯)来源不是NYT、华邮、CNN、FOX,甚至不是Twitter、Facebook、Youtube,也不是Breitabrt,而是微信公众号。哪怕明明是美国身边发生的事情,居然要飘洋过海,听朝外SOHO的新媒体编辑来讲解、分析或造谣。 

曾经多次有读者善意提醒我们开微信公众号,我对此十分抗拒:“我虽然抽烟、喝酒、烫头,但我是个好女孩,暂不打算入住怡红院。”当我在微信群里和“美国攻略”的作者闲扯、或偶尔在朋友圈里妄议中央,自觉地避开敏感词的时候,我是很失落的。我和那些自我阉割、曲意逢迎、批量炮制的公众号,只是差了五十步而已。肉身翻墙,随口说句牢骚居然屁颠颠发回墙内审查。我为什么跑到美国来著? 

当然,我可以删掉微信。但这是一尊菩萨呀,怎么能忍心送走呢?国内的亲友都在微信上,断离不舍;“美国攻略”的很多读者也在微信上,我还想多给他们推送点内容、让他们有空过来看看呢!不久前我开通了Twitter和Youtube Channel,但是并不活跃。 

看到川普发布了“45天后禁用微信”的行政令后,我一边照例diss他,一边赶紧打开了我的Telegram帐号(@mrderekyang),开通了一个Channel(@灯塔国)。我的Telegram帐号一直在假死状态,据我有限的了解,他们的Channel就是类似于微信的公众号,各位大爷有空常来玩啊! 

人都是逼出来的,虽然我也留恋微信温柔乡,但现在川普逼一下,我终于成功地把“美国攻略”的作者们赶到Telegram的工作群。来美国这么多年,终于打开了那道一直在身旁的门。B1/B2/J/F/M(美签种类)可能有充分的理由“身在USA、心在PRC”,但对于H/L,尤其是LPR,甚至已经归化的公民来说,我觉得现在是一个很好的机会,逼自己走出虚幻的舒适区,想想自己是否应该融入美国及英语世界。就算你英语不好,也可以从关注“美国攻略”开始。 

我在@灯塔国等你。 

读者告诉我,有学生做了条视频,“中国软件(软体)被禁,在美国的华人竟叫好,看看怎么回事?”,其中貌似提到和反驳了我的文章,并认为“很难想像自己没了微信会怎样”。这个问题我想说两点: 

1.(文中其实已提到)这篇文章主要是写给在美国落地生根的华人,包括LPR和有移民打算的H/L。对于J/F/M,甚至只是来美国旅游的B1/B2来说,“身在USA、心在PRC”是对的,我无意呼吁他们远离微信或祖国。 

2.没了微信,不会怎么样。当年“内涵段子”超过两亿用户,相当于美国人口的2/3,被中国政府关闭的时候,很多人不习惯,有报导说北京甚至有“大批网友驾车包围广电大厦,鸣笛抗议”。恐怕当时也有很多人“很难想像自己没了内涵段子会怎样”。若你在留学期间习惯了Gmail、Google、Youtube、Twitter、Facebook,刚回到中国也会有类似的徬徨。放心,没啥大不了,天不会塌下来。 

如果你想反驳本文,请不要从“川普是否有权封禁WeChat、是否正当”这个角度。文中说得很清楚:“从程序上来说,我不喜欢政府权力过大、不赞成以行政手段干预市场”。 

如果你想反驳本文,请从这个角度:“失去微信对美国华人移民群体的未来是件坏事”、“不方便与国内家人联系”就不用举例了,文中已经拍他马屁说这是“菩萨般的善行”,不能比这更肉麻了。 

请见《中国国防报》对封禁微信的评论:“这件事对于普通微信用户来说,可能有些难以接受和理解,但如果站在美国的立场上,从资讯安全的角度去考虑,美国的做法值得深思。”

(※作者生于湘西农村,毕业于北京大学,曾在事业单位、私营企业和外资企业工作,2013年移居美国首都华府。EB-1 职业移民,非律师、非仲介、非 IT 圈。在美国生了两个儿子、买了两套房、三辆车。另经营“美国攻略”网站。本文由作者授权由上报转载)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