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受害家属向中国当局索偿不予立案

对于法院不予立案的结果,张海在《苹果日报》采访中表示,他不会放弃追究当局责任。他还说,“我决定起诉他们,就是给他们一个态度,我一定追责到底,不管甚么样的方式。”

今年1月15日,张海的父亲张立法摔跤骨折,其父是退役军人,退休单位隶属武汉,于是家人陪同张立法从深圳前往武汉市中部战区总医院,以获得免费治疗。然而当时张海没被告知当地已爆发COVID-19疫情。

1月20日手术完毕的张立法苏醒,医生表示手术成功。“同时父亲恢复情况也挺好,后期就反复发烧了。”医生对张海表示,怀疑其父亲感染COVID-19病毒,后续便确诊为阳性。2月1日张立法病逝,终年76岁。

张海称,武汉地方政府没公布疫情讯息,没提醒民众防范,所谓的专家指病毒可防可控、不存在人传人,百姓根本不能知道真实状况,才导致后来COVID-19疫情大爆发。张海悔恨地说:“如果我知道武汉存在严重新冠疫情的话,我肯定不会送父亲回来。”4月8日武汉解封,张海才能回到深圳家,之后跟湖北省委、武汉市长热线周旋,但都石沉大海。

张海追究当局责任的过程也受到各方打压,同时与对外联系如电话、微博、微信也被监控。据《纽约时报》报导,张海在网上发了一个呼吁为武汉的疫情受害者建纪念碑的帖子,遭网路审查人员删除。

回到深圳后,张海曾二度被要求到当地派出所问话,公安向他说“如果要追政府的责,(公安)肯定要找你,如果你跟医院打官司的话,就不管你。”张海曾回应公安称“我作为一个受害者的家属,难道我追责就是成为违法行为?真正造成疫情的一些人,同时这些帮凶,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一个人受到惩罚。”

像张海一样因疫情打算状告中共政府隐瞒疫情造成家人的死亡的中国公民一开始并不少。今年3月初,“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成立,先后有20多名受害者的家属进行了查询,但除了张海,其他家属均没有提出诉讼。

据《纽约时报》报导,中国因疫情公开提告政府的第一人,为湖北宜昌的公务员谭军,他4月曾公开提告中国当局应对疫情应对负责,据网上流传的一份起诉书,他指出政府“隐瞒掩盖”病毒的真实情况,他呼吁政府应在当地报纸《湖北日报》的头版向人民道歉。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