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骗华人!诈骗团伙群聚柬埔寨 出逃者揭惊人内幕

近年来,针对全球华人的各种电信欺诈层出不穷,这些犯罪团伙究竟藏在哪里?又是如何运作的呢?近期,多位知情人及出逃者曝光了其中的一些惊人的内幕。

根据上游新闻、南方周末等大陆媒体综合报导,柬埔寨聚集多家网络诈骗公司,这些“公司”有组织,有规模,设施齐备,层级分明。

在这里行骗的“基层人员”全部都是被骗,被绑架,被卖过来的,拒绝行骗的人在这里被殴打、被电击、被强制抽血,甚至被威胁贩卖器官。

这些诈骗公司的行骗方式是,行骗人员在社交媒体上用不同的话术诱导客户向在线博彩网站投钱赌博,或者在社交媒体上将自己打造为优质单身人设,将网络上的异性单身人士列为目标,与其发展“恋爱关系”,待到感情稳定后再引导其“投资”。

投资的前期,诈骗人员会先让目标客户充值少量的钱,如500元或1000元,并及时返现,等获得客户信任并充值达到一定金额时,网投公司的后台就会被突然锁住,并要求推广与客户切断联系,从而实现“杀猪”的目的,因此这种推广方式也叫“杀猪盘”。

一、被老乡骗了的老罗

去年12月底,罗丁(化名)的一位中国老乡鼓动他去柬埔寨做厨师:每月底薪1万元,如果生意好还能拿提成。罗丁当时正为生活窘困而发愁,听后怦然心动,于是决定去“淘一把金”。

为躲避海关盘查,这位老乡带着罗丁和另外4人偷渡。他们从中国云南的边境出发,经山路出境,然后到越南的胡志明市,再坐车前往柬埔寨。

到达柬埔寨西哈努克港(下面简称西港)之后,这位老乡把罗丁送到了当地“皇乐园区”的一家网络投资公司,没想到原先说好的“厨师”职位变成了“推广”。罗丁这才知道自己被骗了,可是他已没有了选择余地。

罗丁上班第一天,主管就对十多个新人喝斥,“你们第一次来的,懂不懂规矩?过来就要听话,不然等着你们的就是手铐、电棒!”

进去就失去了人身自由,吃住全在里面,不能出门,时不时还有人来检查手机。罗丁说,“当你拿到公司发的手机时,你的命可能就不是自己的了。”

网投公司给罗丁所在的小组每人发10部手机,每部手机1个账号,业绩好的能有20部手机。为了防止警方定位追踪,网投公司用低价收购了大量的手机卡,可以每隔几天就换号。

每个人无时无刻不在聊天。罗丁说,在网上,男人可以假扮成女人,女人也可以假扮成男人。组长要求他每天必须跟50个人打招呼,新加5至10个好友。

每天的工作时间是12小时起步,推广们要把每天的工作情况截图发到小组群。如果没完成任务就会被强制加班,加班严重时一天只能睡3至4个小时。

罗丁最开始做的是“欧美盘”,专门针对生活在欧美国家的华人,如果遇到英文客户,网投公司还会配发翻译器。

由于打字慢,又不熟悉电脑,罗丁没干多久,就被转换到另一岗位——电话诈骗。最忙碌一天,他打了大约1000个电话,也真有人上当。

但皇乐园区的老板对罗丁的工作仍不满意,不久之后就把他按大约1万美金的“人头价”卖给当地的另一个园区“旧山顶”。

罗丁一直在想方设法寻找逃跑的机会。今年中国新年前夕的一天,罗丁一直熬到凌晨5点左右。待舍友熟睡后,他绕过监视器和“网投园区”后的小巷,连翻了四道1.5米左右高的围墙和铁丝网,在园区后的小山坡上一路狂奔。直到他看见马路尽头的的士,罗丁才敢停下来,他确定自己真的逃出来了。

罗丁说,他抓住了“唯一的机会”。

二、从6楼跳下 “幸运活下来”的小刚

21岁的小刚(化名),被朋友用“高薪”打工忽悠偷渡到柬埔寨。小刚称,朋友告诉他在会所里工作,收入一到两万元每个月。当时,他压根想不到是要做电信诈骗。

2021年11月下旬,小刚刚到西港被控制了,他塞进一辆车里。小刚称,自己根本不敢反抗,因为对方说,“在这里弄死你很简单”。他还隐约间看到,对方的腰间别着枪。

小刚被戴上头套,送到一个园区中。到达后不久,他拿到了一本厚厚的话术本,话术的内容很多,“公司”头目要求他们把话术全部背下来。

小刚称,看到话术本他就已经明白要他干什么。一来,他不愿意从事电信诈骗;二来,他本身也不擅长记忆背诵。所以一直和公司阳奉阴违对着干,很多内容他都背不了。

但这很快给他带来了灾难,公司的人经常对他进行毒打。12月中旬的一天,他被打得受不了了,对方还声称要用电棍对他实施电击。于是,小刚从一扇开着的窗户跳了下去。当时他以为必死无疑,毕竟他所在的地方有六层楼高。不过幸运的是,小刚落在了一个遮阳棚上,只受了轻伤,保住了性命。

小刚被公司的人送进了医院治疗,此时仍有人看守。他在医院住了1周左右,在一名好心的华人护士的帮助下,趁看守不备逃了出来。之后,在好心人的帮助下联系到中柬义工组织,才被送到医院救治,现在住在义工组织安排的宾馆中。

小刚说:“我是幸运的,6楼跳下来只有受了轻伤,在医院、路上都被别人帮助。护士还给了我30美金,否则我根本走不了。”

小刚表示,在诈骗公司时,他身上的钱被全部搜走,在园区用赊账的方式购买日用品。

据小刚了解,名义上,想要离开的人可以缴纳1-3万美金不等的费用,“赔付”公司运作他们过来的路费。但实际上,即使是交钱,大概率也会被卖到其他的网投公司,继续被要求从事赌博和诈骗。

3、因为是偷渡客 所以连跑都不敢

小杰(化名)称,他在2021年3月偷渡到柬埔寨,进入恒合园区。被送到公司后,他和五、六十名偷渡者一起被要求从事网络赌博,如果不从,就会遭到毒打,或者被电棍电击。私人手机、电话卡均会被没收。

诈骗公司还会利用他们的支付宝、国内银行卡从事收钱、洗钱活动。好在小杰多了一个心眼,他偷偷联系到国内的朋友,把自己的银行卡和手机号码都进行了冻结,才保住了自己的血汗钱。

小杰说,自己从事的是后台工作,主要就是“养微信”,赌博犯罪团伙需要微信号来营销,他就需要测试拿到的微信号。这个工作并不轻松,每天上班十几个小时,如果犯困或者开小差,马上就会被人打。

小杰表示,他们中的很多人很早就想回国,但由于自己是偷渡来的,所以根本不敢乱跑,也没有回国的途径。并且,跑出去的人很多都被抓了回来打个半死,甚至直接被绑架后卖掉。

4、一起来的发小跑了,“我要替他赔20万”

受害者小洋(化名)称,去年6月他和发小一起被骗到柬埔寨,进入一家从事线上赌博的公司。他被要求“发展客人”,公司提供给他一份很长的电话号码单,让他用公司提供的手机加“客户”,然后游说他们到平台上来赌博。

小洋表示,他所在的公司大约100来人,有不少人一直想要逃离,但公司监管得很严,很难找到机会离开,工作期间遭到殴打是常事。他还曾被公司卖到其他的网投公司工作。有一次,一家网投公司还逼他吸毒,借着上厕所的借口,他才惊险的跑掉。

小洋还称,后来和他一起来的发小从公司逃跑了,发小跑掉后,公司要求他帮发小赔付20万人民币,但他根本拿不出来。

5、30多万元积蓄当面被转走

李丽林(化名)25岁,被解救出来后,在柬埔寨一家华人企业工作。她说,这里包吃包住,比较安心,她现在只想好好工作,攒钱回国,到目前为止,她已经二年没有见到家人了。

李丽林表示,她于2020年末来到柬埔寨,从事货币兑换工作。2021年12月中旬的一个晚上,她被在西港的一位老乡叫出去玩,之后发生的事,让她终身难忘。

李丽林说:“老乡是我认识的,之前还挺熟,他让我出去,是开车来的,上了车之后直接把我拉到园区贩卖,第二天又叫人接走,上车之后用手铐把我铐住,并用枪威胁我不要乱动。期间一直蒙着我眼睛,我被带到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然后开始索要我的手机密码,以及微信、支付宝的支付密码,不给就一直打我……并且用我的三张银行卡进行洗钱、诈骗,把我的钱全部转走。”

李丽林称,当时看到对方不仅有电棍,还有枪。她说:“我害怕极了,他们说什么,我只好照做。”

李丽林还称,自己没有念过大学,很早就出来工作,工作之后,靠着辛苦打拼和节省,总共攒下了30多万元,分别存在微信、支付宝和三张银行卡里。对方通过刷脸和提供密码的方式,分几天时间转走了所有钱,而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当时想的只是能够活下去,一度以为自己会死在这里。”

李丽林回忆,之后她被贩卖到菩萨恒合园区,没过几天,绑架的人又将她转移了好几个地方,并没收了她的手机,又过了三天把她送到了金边某园区。到达金边园区的第二天,她联系到了中柬义工队陈队长,第四天的时候,陈队长联系警察将她救出。

李丽林说:“(被绑架)这期间,他们让我从事诈骗,为了活命,不得已,我只好照做。”

李丽林还说,她看到过反抗的男同胞被打,还有人因为受不了而跳楼。所幸,自己被救了出来。现在的她,非常谨慎,除了白天,晚上根本不会出去,睡觉也会反锁房门。

诈骗集团威逼利诱 手段残忍

据知情人称,柬埔寨,包括首都金边、西哈努克港和菩萨市的所有“园区”大多都是搞网络诈骗的,当地称为“网络投资园区”。这些网络诈骗公司的老板和操盘手基本都是中国人,规模大的有近200人,规模小的可能有10来个人。

由于网络诈骗利益巨大,为了吸引更多的人参与,这些“企业”公开发布消息,通过2至3万美元一个人头的方式购买。

巨额的金钱诱惑让一些“中间人”铤而走险,他们通过行骗、绑架、控制人身自由等方式从中国偷渡出境;也让在柬埔寨生活的中国人随时有可能面临被绑架和售卖的危险。

上当的人往往是被所谓的老乡、朋友、甚至亲戚所骗,也有的是被虚假的“招聘广告”所骗,不过绝大多数被“高薪”所诱惑。

诈骗公司所在的园区戒备森严,由华人老板雇佣的当地持枪宪兵和物业人员进行管理。有的大门进出必须刷卡,园区内还有保安24小时巡逻。

完不成业绩或不遵守规定的人,轻则被殴打、电击、关小号,女的甚至被威胁送去卖淫。近日出逃的中国小伙小李(化名)由于不配合诈骗,每隔一个半月被强制抽血1500毫升,他逃跑时已被抽取了七次,濒临死亡。

柬埔寨的绑架、诈骗案件越来越多,引起当地有正义感的华人关注。

2020年11月,柬埔寨华人企业家陈宝荣遇到三位华人向他求救,此时他才第一次得知此事。陈宝荣内心非常震惊,随即展开营救行动。以他为队长的中柬义工队,如今从柬埔寨已营救出了300多位华人。

陈宝荣表示,真心希望有关部门能对此加以重视。同时也奉劝中国的年轻人,天上没有那么多的馅饼,就算有,也不会那么巧,刚好砸在你的头上。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