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明泽个资泄露案二审将近 律师却不能查全部卷宗

随着舆论不断发酵,“习近平女儿个资泄露案” 持续受到关注。被中国当局指控为主犯的“恶俗维基”的维运员牛腾宇更是成为海内外关注的焦点。眼看牛腾宇的二审期限逐渐逼近,律师要求查阅全部卷宗的要求却被法院拒绝,在看不到全部卷宗的情况下,法官却在催促代理律师提交辩护词。对此行为,律师更加怀疑,二审法院准备以书面形式秘密宣判。

律师:看不到全部卷宗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习近平女儿个资泄露案” 进入二审程序。牛腾宇的代理律师包龙军称,主理二审的广东省茂名市中院,近期的种种行为让他怀疑,二审将不再开庭,而是以书面的形式秘密宣判。

包龙军表示,茂名中院方面多次催促律师提交辩护意见,但全案有70多个卷宗,法院目前却只向律师提供了40多卷,尚有30多个卷宗及光盘、移动硬盘等数据未予提供。律师要求查阅全部卷宗。二审法院却指称,一审法院没有提供,但一审法院的记录显示,该说法不实,相关卷宗已提交二审法院。

包龙军还说,二审法院跟一审法院说的是完全不同的。包龙军表示,一审法院向二审法院移交卷宗的目录里,明确的写了,侦察卷是70卷,法院卷是4卷,合计卷是74卷,另有光盘69张,移动光盘是4个,它肯定是移交了这么多的。按法律规定,上诉之后,一审法院会把全部卷宗全部移交给二审法院,如果没移交这么多,二审法院是不会同意的。

包龙军最后称,如果二审法院在不能提供全部卷宗的情况下继续要求律师出具辩护意见,并且可能悄悄进行不公开审理,则涉嫌违法。

另外,包龙军称,他多次要求面见二审法官张书铭,但对方以各种理由拒见。

报导称,张书铭曾参与一审判决,并建议一审法官对牛腾宇等人判以重刑。张书铭的助理法官陈烨承认,张书铭亲自催促律师提交辩护意见,但他拒绝透露何时开审及是否公开审讯。

牛腾宇母亲:此案黑幕重重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牛腾宇的母亲称,此案黑幕重重,包括酷刑逼供、阴阳文件等。案件曝光后,公安坐立难安,四处出击向案中当事人、家长和律师施压。

牛腾宇的母亲说:家长都被威胁了,除我之外,每个家长都被约谈了,有工作的就直接上单位施压,没工作的就直接上家里。给他们几点:绝对不允许家长接受外媒采访,然后就是说,你们家孩子冤也不能喊冤;逼着他们退出家长群,现在已经有5个退出家长群了;看守所更剥夺孩子们的权利了,有两个孩子不在茂名看守所了。办案的时候对他(牛腾宇)那么多酷刑,现在更令人担忧了。

案件始末

“恶俗维基”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起底网站,其后该网站的创始人肖彦锐又创立“支那维基”(后更名支纳维基),将政治内容分流。“支那维基”与“红岸基金会”曾发布过中共高层的个人信息、镇压香港及新疆等相关内容。“恶俗维基”、“支那维基”和“红岸基金会”,被称为“恶俗圈”的三大网络平台。

2019年5月,境外网站“红岸基金会”和“支那维基”发布了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的化名信息、照片、个人身份证等一些个人信息,及习近平的姐夫邓家贵的一些个人资料。6月中国公安部成立项目组,广东茂名茂南网警大队成为办案单位之一。

据“恶俗维基”案被告人家属称,因“红岸基金会”和“支那维基”的创办人及运营人员皆在境外。办案人员将案件移花接木到“恶俗维基”上,抓捕网站运维人员和数十名年轻会员。为将其炮制成大案,作为中共建政70周年的献礼。茂南网警大队及大队长杨观耀,指挥手下对他们进行严刑逼供。

2020年11月2日“恶俗维基”专案开庭,12月底24人被判刑,牛腾宇被指控为主犯,被判14年及罚款13万元人民币。

牛腾宇在与律师会见时,曝光办案单位对他酷刑逼供,用手铐将他吊起来殴打、用打火机烧他的生殖器和给他注射生理盐水等非人道手段。

“恶俗维基”创办人肖彦锐在2021年2月公开发声称,习近平女儿的个资是公安内部人士泄露的,并讲述具体细节,同时指责茂名警方炮制冤案。

肖彦锐还透露,办案公安分别向中国公安部和广东省公安厅提交阴阳文件,将原定的主犯、家庭有官员背景的“恶俗维基”人员顾杨阳名字撤下,换上牛腾宇的名字。

2月28日海外”支纳维基”负责人宣布,他愿意对“习明泽信息外泄案”负责。

目前,该案已引起国际媒体以及美国、德国等多国驻华使馆的关注。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