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怀念,只为铭记

这个壬寅年,很早就想说再见了。它一点都不精彩,但却足够镌骨铭心。我一点都不怀念它,但我会铭记它。

这一年经历的感动、悲伤、愤怒和彷徨,将是一段永远抹不去的记忆。 

在这个渐行渐远的壬寅年里,我一共写了102篇文章。其中,有19篇文章是为八个孩子的母亲而写,占到了近五分之一。

为一个可怜的女人,这些文字,我认为很值得。

102篇文章,记录了唐山烧烤店打人案,浏阳入室打人事件、核酸检测造假事件,苏州和服事件……

上海疫情期间,以一篇《治了个鸡巴》怒斥上海某些医院,这篇标题粗俗的短文,很意外的达到了50万的阅读量。后来有读者跟我说,上海有关方面看到了这篇文章,一些癌症患者也住上院了。

这让我欣慰。欣慰于上海的虚怀若谷、大气谦和,容忍了这篇尖刻刺眼的文字;也欣慰于我的文字能够帮助传递出求助者的声音,让民间的急困被看到。

我很想提醒那些习惯了歌功颂德,听到一点刺耳的声音就反手一个举报键的人,不是所有的批评都是负能量,恰恰相反,有些批评是民间与官方的良好互动,是促进社会和谐的善意。

做人,不可以扭曲如蛆虫。

因为莫言被无端攻击,怼过司马南;因为看不惯左右骑墙,吐槽过胡锡进。在文章中骂过一些无良专家的无耻,揭露过一些极端精俄者篡改历史的谎言,批评过一些人的乱扯阴谋论,也讽刺过某些大V的双标和虚伪……

打不倒莫言,就打倒诺贝尔文学奖

有“精俄”开始篡改历史,为历史上的不平等条约洗地了

在这个日益撕裂的舆论场,有一些人是因为畏惧,不说真话;还有一些人是为了利益,满嘴谎话。

未来的公号写作,我会继续用文字对抗荒谬,捍卫常识。

这个壬寅年,我关注小人物的悲欢,街头的小贩,摆摊的老妈妈,农民工的讨薪困难……

“恶意讨薪”照进山东临邑

“我不是精神病人”

……

关心大时代下的小人物,是因为,我期望能通过个案的正义,推动法治的进步,和促进社会的发展。

王小波说,“所谓弱势群体,就是有些话没有说出来的人。就是因为这些话没有说出来,所以很多人以为他们不存在或者很遥远。”

这个社会,总有一些没能力说话,或者没有机会、或者有些隐情不便说话的人,这些人构成了沉默的大多数,做为一个写字的人,有责任有义务,替他们说话。

替弱者发声,渺小而卑微,既不宏大,也不励志。这些文章的阅读量不会高,更难有打赏,但我仍然觉得很值得。

文明和法治,是为了保护弱者不被强者践踏,而不是相反。虽然人微言轻,但未来的文字,我会继续为弱者发声。

因为抨击丑恶,也狙击荒谬,遭遇过多次谩骂和攻击、威胁,甚至有人扬言,要将我送进去关上几年。

我很少在文章中写个人遭遇过的委屈和困厄,但这件事情,我记录在去年十月的一篇文章中:

你一边免费看文章,一边挖空心思要置我于死地?

关于这件事情的后续,我会在癸卯年再写一篇文章。人性的诡谲,有时候要远比小说精彩得多。

说了这么多,不为怀念,只为铭记。但写下的文字,究竟有多大价值?其实我也不知道。

但我想,写出来,未必有什么用。但如果不说,有可能会更加糟糕。

或许,我们没有能力改变世界,但至少,我们可以努力让这个世界不要变得那么坏。

在这过去的三年,我们看到了太多的悲伤和泪水,感动和无奈。时代的一粒尘埃,足以把一个人打得满地找牙、仓惶狼狈。

好在,它终于要过去了。我们终于可以在这个春节,没有任何羁绊的与亲人团聚,肆无忌惮的呼吸家乡的烟火,来消解这些年的憋屈和疲惫。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壬寅年。对这个毕生难忘的壬寅年,如果可以选择,我情愿它不曾来过。我一点也不怀念它,但我会铭记它。

我很庆幸自己没有冷漠旁观,没有失去写公号的初心,在尽量真实的去记录,尽一个写字者的责任。

我很感谢大家对一个业余写手的包容和鼓励,真心感恩读友的厚待与馈赠。未来,你若不弃,我会一直都在。

“这世间美好,不是一个人做了很多,而是很多人做了一点点”,期望在这个多舛世道里,我们能继续共同守护正义,呵护悲悯,热血不凉,初心不改。

春节已至,千言万语,讷于表达,鞠躬感谢各位这一年的陪伴,敏敏郡主在这里怀着赤诚和感恩,给大家拜年了。

祝福亲爱的读友,脸上有阳光,心底有深情,往后余生,所行皆坦途,所遇皆美好,所得皆所期。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玖奌杂货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