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需申报海外党派” 遭拦截

据悉尼晨锋报报导,要求学者披露其海外政治背景是“反外国干涉法”中最有争议的内容,由于政府拒绝完全放弃这一要求,各大学正在推动对拟议的要求予以限制。联邦政府同意重新起草该提案中的相关内容。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学消息人士表示,披露政治党派的要求最终会以某种形式保留。他说,“政府不可能放任不管。我们其实对保持透明度没有异议,但披露的方式应该与学者的研究领域相称。”

学术界已经被要求披露敏感研究领域的利益冲突,澳大利亚研究理事会在最近一轮资助中首次开始要求申请人公开海外政治党派党员资格。

拟议的草案中提出一揽子规则,要求每所大学的所有学者披露他们过去10年的外国党员身份–涵盖数万名学者,包括美国民主党和中国共产党党员。多个大学的消息来源证实,政府坚持这种不分国界的做法,拒绝了最初的版本。最初的草案只要求披露违背澳大利亚利益的政治党派,并且没有10年的时间限制。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执行主任Peter Jennings表示,要求所有学者申报外国党员的身份是“不必要的繁琐”,应该重新起草该条款,明确极度关注的国家,即中国和俄罗斯。其他值得关注的国家可能包括伊朗和土耳其,但绝大多数国家的党派都不需要披露。

Jennings说,“首先要做的是摆脱所有国家一刀切的做法,给人们一份关注国家的名单。”“让我们就这么说吧,问题绝大部分在中国。”

Jennings认为,学术类别应该进一步缩小,只适用于面临间谍或知识产权盗窃风险的研究领域的学者,如尖端科学或国防研究。

“这不是关于你是否是9700万中共党员中的一员。它实际上是关于:你的工作是否否被中共的国家机构所利用,” Jennings说,”我认为没有必要向一个文学系的中国访问学者提出这个问题。” 

 澳洲前总理Turnbull的前法律顾问Daniel Ward是“反外国干涉法”的设计者之一,他也呼吁取消不分国家的做法,只对高风险的专制国家实施更多的监管。

Turnbull则建议建立一个 “友好”国家的“白名单”,包括澳大利亚的“五眼”情报共享伙伴–美国、加拿大、英国和新西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