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洪加暴雨“5,000年一遇”?

从7月19日至20日,河南省迎来一场强劲的暴风雨,许多城镇淹没在雨水中,号称具有抗水灾功能的“海绵城市”郑州变成了洪水泛滥的水城。当局对其的定义从“百年一遇”上升至“千年一遇”、“5,000年一遇”,郑州市的防汛应急响应也提升至最高级别的一级。24小时中,河南洪灾的惨况一直在刷屏,牵动著全球华人的心。

21日下午,水位开始退去。根据河南省当局通报,此轮强降雨还造成全省103个县(市、区)877个乡镇300.4万人受灾;已紧急避险转移37.6万人,紧急转移安置25.6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215.2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12.2亿元。官方消息,至今33人死亡,8人下落不明。但消息受到网民的强烈质疑。

河南境内32座大中型水库水位超限,情况紧急。当地官方已发出警报,洛阳市伊河滩水库“随时可能决堤”。

从网络视频中看灾情

尽管各国媒体都迅速重点报导河南灾情,但大陆媒体依然避重就轻,或根本就不报。有人形容称,当天打开电视收看中国官媒《央视》想关心郑州灾情,“我以为是郑州,仔细一看是欧洲”。“中国媒体不报导河南,竟然在报导欧洲洪灾”。

人们只能在网络视频或网传图片中看到真相。

郑州特大暴雨 地铁被淹航班延迟停水停电停气
(网络图片)

网络传播的视频展示了河南水灾的严重性:

在航海路上骑行的一对父子,突然被冲倒,奔腾的大水立即将他们卷走;

人们手拉手,小心翼翼形成一道“人墙”,但人们被冲得东倒西歪,一旦倒在水中,可能会被顷刻冲走;

汽车漂浮在水中,有的车被湍急的洪水冲走,有的车被冲得底朝天;

郑州街头地面出现坍塌,有人掉进坑中,有市民伸手在救助时,地面再一次出现塌陷,几人都掉入坑中;

洪水抵达居民楼二楼,一位女士喊道:“快快快,水马上就到二楼了,我们往三楼去了。”

凤凰网公布的一则视频显示,郑州市二七区碧云路一少年被洪水冲走,一黑衣男子入水营救,最终体力不支,双双被洪流卷走。

除了城市,河南农村的灾情也非常严重,有网友表示,巩义农村有很多孤寡老人,且大多住的都是窑洞,很多求救信息说,山体窑洞坍塌,全家全村失联等。

有航拍视频拍摄下河南周边农村灾情下的情景,视频中只看到一片屋顶。中国人权律师谢燕益在推文中转发了该视频,并说:“河南洪灾受灾最严重的不是城市,而是农村!从视频上看,水漫屋脊,人呢?”

郑州京广路隧道现“汽车坟场”

20日暴雨发生时,郑州京广路隧道5分钟内被淹平,上百辆车瞬间灭顶,受困人员难以估计。随著雨势趋缓,随著工作人员积极排除积水,被淹没的车辆陆续冒出,现场只见数量庞大的车辆呈现不规则状堆叠,场景十分骇人。

郑州大量机动车被水淹
郑州大量机动车被水淹(图片来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据网传视频显示,京广路隧道里还满满是水,被淹没的车辆还困在里面。拍摄视频者惊呼:“现在抽水都抽不尽,里面车全部都闷进去了,车里头都有司机,都有人啊,都是一家一家的,你说这咋弄啊”、“这景象惨不忍睹啊,我的天哪。”

郑州隧道堆满被水淹的机动车
郑州隧道堆满被水淹的机动车(图片来源: 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在隧道上方的高架护栏处及两旁安全岛上则是聚集了许多民众,这些民众撑著伞,不时向下张望、交头接耳,也有可能是下方堆叠车辆的车主,必须暂时等待积水进一步处理完成,才能到爱车旁进行后续处理。

也有一些围观者焦虑地表示:“看这模样,到底有多少司机是逃出来的?”

乘客困在地铁 淹死12人

此次暴雨最惊心动魄的事件就是大水冲进郑州地铁,许多被困乘客发出了等待救援的视频令无数网民为之担忧。

郑州地铁官方在微博发文表示,7月20日,郑州市突降罕见特大暴雨,傍晚18时许,积水冲垮出入场线挡水墙进入正线区间,造成郑州地铁5号线一列车在沙口路站至海滩寺站区间内迫停,500馀名乘客被困。

郑州市民困在地铁中
郑州市民困在地铁中(视频截图)

18时10分,郑州地铁下达全线网停运指令。

一个被困的乘客发视频求救:“我们现在困在地铁里边了,水现在已经很深了,我们在地铁里边水已经漫到腰部了,看到视频帮我们报警,我们现在沙口路,沙口路地铁五号线。”

郑州特大暴雨 地铁被淹航班延迟停水停电停气
郑州特大暴雨,地铁被淹,多位乘客被困。(视频截图)

一位乘客说,水流速度达每秒5-6米,车厢内的乘客如果离开车厢必会被水流冲走。

电台主持人丁小佩被困在车厢里,她发布了一段视频,她认为这可能是她的最后一条信息。“外面的水已经到了这个位置,”她说,水已经到了胸口,“我手机马上就没有电了。”

“像不像拍恐怖片,我的天哪!”在一段视频中可以听到一名被困在地铁车厢内的男子说。

由于车厢内缺氧严重,有人用灭火器砸开车厢顶部的窗子,让外面的空气进来。

据《中国青年报》援引一位被困在地铁上的人称,到了晚上九点,列车窗外的水已经将近一人多高,而车厢的水也漫过胸口,甚至脖子。“身边陆续有人出现缺氧、低血糖的症状,有人在发抖、大喘气、干呕。”

之后,救援人员找到了该列车,并用绳索制作了一个传送系统,帮助乘客沿著地铁隧道的平台将自己拉出洪水。老人和伤者最先撤离,接著是女性,然后是男性。

官方报导称,共解救乘客500馀名,12名乘客经抢救无效不幸罹难,5名乘客送院观察,生命体征稳定。

有视频显示,在地铁站沙口路处,有不少民众已死亡,他们被抬出车厢,摆放在月台上。

淹没郑州的是雨水还是洪水?

7月21日凌晨1点,“郑州发布”在微博上发布消息称,由于郑州遭遇持续的超强降雨,导致上游来水量大,郑州中牟常庄水库20日出现管涌险情,水库防汛形势极其严峻。经会商研判,20日上午10点30分,常庄水库开始向下游泄洪。截至20日21点34分,常庄水库实时水位130.54米,超汛限水位3.05米,距当日最高水位已回落70厘米。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党媒《人民日报》20日22点30分报导称,常庄水库由于出现险情,于20日晚泄洪。

郑州水灾 当局加紧打压言论 中国多位学者被禁言
郑州水灾(网络图片)

上述消息引发网民热议,网友愤怒表示:“郑州洪灾可能与常庄水库泄洪有关,但官方的报导竟然含糊不清,简直就是草菅人命。先大量泄洪,然后才通知转移?来得及吗?早干甚么去了?”

央视新闻称,河南郑州贾鲁河发生超历史洪水,21日7时,洪峰水位79.40米,超过历史最高水位1.71米,相应流量600立方米每秒,上游常庄水库20日19时最高水位131.31米,最大出库流量525立方米每秒。

著名水利专家王维洛表示:“这个600立方米每秒的这个洪水里头,我们就知道525(立方米每秒)是从你水库放下来的。就是你这洪水,就是你水库放水造成的,不是自然形成的。”

大水致整个郑州瞬间变为水乡泽国,多条地铁隧道遭洪水倒灌,数百名乘客被困在车厢内,其它多地亦有大量民众被困在水中,或是被洪峰冲走,惨况连连。

郑州特大暴雨 地铁被淹航班延迟停水停电停气
郑州特大暴雨,地铁被淹。(视频截图)

据自由亚洲电台21日报导,有郑州民众实拍20日中午市中心的情况,在短短约半小时内,整条马路突然间被洪水淹没,证明洪水不是由下了多日的暴雨造成,而是因为受突如其来的泄洪侵袭。

身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表示,说水库既能防洪,又能抗旱,是中国学斯大林的那一套:“水库是可以用来防洪,但防洪的时候,它的库容要特别大。但常庄水库这种都是很小的水库,下点雨它就满了。满了之后它就发生危险了,这个时候政府就不管下面老百姓的生命安全怎么样,它要先保大坝的安全,所以他要紧急放水。紧急放水放出来的水就是人造的洪水。”

据资料显示,常庄水库距离郑州市西环路仅2公里,水库大坝比市中心二七塔处地面高程99米,高36.74米,比郑东新区地面高程83米,高差52.74米。该水库号称是防洪标准100年一遇设计,5,000年一遇校核,始建于1959年。

为何地铁不在红色预警中停摆?

许多公众在网络上质疑,淹没地铁的是洪水还是雨水?官方预警暴雨是否及时,各个部门采取了哪些应对措施,地铁有哪些相关备案,救援系统上的应急弹性是否不足,等等。

7月20日当天,郑州气象局共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一级/特别严重)6次,分别为01时08分、06时02分、09时08分、11时50分、16时01分、21时32分。

15时30分,郑州地铁关闭首个出入口,而五号线的站点是在第五个红色预警发布40分钟后才关闭。

郑州市内一些地铁站停电,导致沿线水泵无法运行。《南方周末》引述一位安全部门主任称,有电的地铁站开足马力抽水,但水太大了,“已经远远超出我们水泵的设计能力”。

郑州居民王女士接受媒体采访时质疑当局为何上午泄洪,深夜发通报,政府未在泄洪前发出预警,地铁服务始终如常运作才导致人员伤亡:“没有预警,包括地铁按道理说应该停运,它也没有停运。真正水淹是傍晚五、六点钟的时候,一下子水势增大,这是有点奇怪的。如果之前雨下得一直这么大,水位是一个缓慢上升的过程,它不可能一个小时忽然那么厉害。因为很多人都没有准备,连地铁都没有停运。” 王女士说。

郑州特大暴雨 地铁被淹航班延迟停水停电停气
郑州特大暴雨,地铁被淹。(视频截图)

一位地铁员工说:“从水开始倒灌轨行区、到没过轨底、到没过轨面、到不能行车、到触网必须断电、到没过疏散平台、再到求生无望,整个过程不是一下发生的,中间有时间,有很多次机会,但决策者没有把握机会,犹犹豫豫。当值班调度没有把车扣住不放进区间,当班司机没有第一时间开门疏散乘客到平台组织大家逃生。”他怒指,“大家都规规矩矩不越雷池不犯错,一片祥和,都是TMD杀人犯!”

他直指人祸是主要原因:“天灾固然发生了,但不是没有预警的,各怀鬼胎,都抱著侥幸心理。”最后他说,市里不给下命令就坚持运营不背锅,现在好了,带著愧疚活一辈子吧。

河南洪灾人为因素更多?

郑州在2016年就宣示要花超过534.8亿人民币将城市打造为“会呼吸的海绵城市”,在今年5月都还有新闻讲述这项计划的进行,旨将这座城市打造成具有吸水、蓄水等功能的海绵体,提高城市防洪排涝的能力。但一场暴雨似乎打破了这个神话。

但浙江工业大学海绵城市研究中心主任陈前虎表示,“此次河南大雨属于突发特大暴雨,已经超出了海绵城市所能应对的能力”。

他说:“郑州这次大雨是非常少见的,造成的灾害跟是否建设海绵城市没有关系。”

中国官方数据显示,郑州单日降雨量突破监测以来的历史极值,单小时降雨量超过日历史极值。近三天的降雨量接近常年一年的雨量。据郑州气象局发布消息说,郑州大暴雨为“千年一遇”,“历史极值”。

身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在7月21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说这次是历史极值,这是错的,这次绝对不是中国暴雨的历史极值。”

郑州灾情 民众质疑当局低估灾情 导致悲剧发生
洪水倒灌地铁(网络图片)

王维洛说,中国最大的暴雨一次出现在1963年,在邯郸、邢台和保定这个地区。第二次则是在1975年,在河南驻马店地区的一次暴雨。这是中国大陆暴雨的历史极值。

对于此次郑州洪灾,王维洛认为,人为因素起了主导作用:“这次水灾是郑州市在自己发展的过程中制造的。他们现在把郑州市建造成一个水乡,包括河流、湿地这些都有,一环一环的,它的三环就是一条河,再加上南水北调的中线干渠。上游的洪水下来的时候,全部都往郑州市中心压。”

说到中国城市排水系统,王维洛表示,按照中共的城市规划,到2020年,城市排水系统在一般地区,排雨水要达到三年一遇暴雨的标准,在重点地区是五年一遇的标准。王维络认为,“这个标准是很低的,远远低于中国城市规定的指标。因为郑州实际上是一个降雨不少的地方,平均每年600毫米的降雨,是半湿润半干旱的地区。”

环保专家吴立红向自由亚洲电台分析河南水灾中大量民众丧生的成因时表示,中国有气象台,对台风等都会有预警,也会叫老百姓事先做好防范作用:“但这次几乎是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就来了。来了之后,我看官媒都不怎么报的,都是社媒上在传,而且还有人被封杀,甚至有人被上门警告,说不准发这个东西。”

7月20日的郑州街头
7月20日的郑州街头(图片来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吴立红亦认为,这些灾害的背后有人为的因素,“现在就是出了问题,当局老是给自己找台阶下,就说是天灾,归结于自然灾害,但恰恰这些灾害背后是有人为因素的,怠政、懒政,没有及时预警造成的。”

同时,吴立红还提到,郑州造了海绵城市,说雨水来了之后,可以吸走,而且还可以循环使用。但投了那么多人力,物力和金钱,这次洪涝来了之后,依然没有起到防洪作用。吴立红认为,中共所谓的海绵城市是说谎,而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中国的海绵城市并没有甚么防洪能力。只是官样文章,是豆腐渣工程。

甩锅历史? “5,000年一遇”

7月21日,河南省水利厅称,根据检测,此次暴雨累积雨量的重现期均超“5,000年一遇”。但这“5,000年一遇”之说一出,引爆中国网友怒火:

“5,000年?是诺亚方舟吗?”

“5,000年前的人类已经开始记录降雨了,太牛了”。

“你们是说中华民族有文明史以来最大的雨吗?”

“我们都太有幸了,见证了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降水,或者见证了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脑子进水”。

对此,资深时政评论员唐靖远表示,明明是人祸,却要甩锅历史。

他说:“这样的说法,就是在把大众当猴耍,当白痴。”

唐靖远还怒批道 :“且不说郑州是1951年才有了第一个官方气象站,并有了第一份正式的降雨纪录,距今也不过才70年。至于此前漫长的940年、甚至4940年之中,是否从未有过这样规模的降雨,中共官员凭甚么可以一语下断言?”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