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天下父母心

笔者近日接到一名在澳洲其他州客户的案件,他跟大多数逾期居留的人的背景类似,夫妻共同来澳洲生活,自家经营生意,有一名在澳洲出生的孩子,已经十周岁并已经获得澳洲公民身份。这样的客人有很多,大部份的经历和状况也差不多,在2014年前这类案件是可以通过移民部长干预的方式来为父母双方取得永居身份,但是自从联盟党上台,所有还未有决定的案件便一一被拒绝干预,只有极小数例外,可以获得“移民部长干预旅游签证600”。这个签证是可以转为永居身份,就算体检不过关也可以通过申请。笔者有两各客户在2014年及2016年便获得这个签证(十年期及五年期),可以工作及享受医疗福利,只要在有效期内申请永居便可,而此前的这名客户不幸碰上最坏的时刻了。

笔者在2008-2014时间内帮助了很多逾期居留人士,先为其孩子取得永居或公民身份后再为其父母获取永居身份,本来是一帆风顺,但联盟党上台后便处处刁难这一类客人,可以说是毫无同情心可言,孩子可以留下但父母却要被强制离境?要知道根据移民法规,假如担保人的年龄不到十八岁是不能担保父母移民的,除非孩子有在澳洲的永居身份或澳洲藉的监䕶人或者相关机构代表才能提出申请,问题在于谁会愿意成为监䕶人?监护人责任重大,孩子发生任何问题都要承担责任。

笔者明白到每个人都要遵守法规,如果都不守法便会令社会混乱而无法治理了,但是法侓也是需要人性而不能僵硬不化,法律之外也有人情、道德。现时很多人对弱势群体有所歧视,其实要明白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有良好的背景,都可以随心所欲,但是多数人都是环境条件一般,要靠自身努力才能生存或是成功,要移民但是自身条件一般便要另谋它法了,就像以上的客户在澳洲长期生活有生意及家庭,政府本应要网开一面,因为拥有此类背景的人士只属于少数,给予永居身份并不会影响移民法规定,而且对其它移民申请人的影响也是微乎其微。而妥善处理好这样的人群对于澳洲也是有利的。对于这样的人群而言,他们已经融入了澳洲的社会、有家庭和赖以生存的生意,如果让孩子换另一个环境更是非常难以实现。

笔者并不是鼓励人们逾期居留,我只是要求政府正视一些弱势社群的问题,对现有的问题做出更好的处理,给予一些机会让他们可以有多一点的选择,以上的申请人,他们也不是全为了自己,只是希望孩子有更好的环境生活,我认识很多移民申请人他们移民目的也是为了他们的子女前途,可以说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我呼吁有关方面要正视有关问题给予一些政策好让人们有所选择,能够对政府及社会有所感恩。假如读者有相似的情况可以尽快联系笔者,争取签证。

您可以查看我公司的纲站(stanleyimmiandlaw.com.au)里面有我在2011出版的移民法律介绍一书,虽然过时,但可读性高(签证的名字虽然改了,但条文内容没有大改变),特别是许多案例及文章,可以作为移民澳洲前的指南!

以上专栏是由澳洲移民法律谘询Stanley CHAN提供           

Stanley Chan 澳洲移民及法律谘询             

澳洲移民代理注册号码 MARN: 0430097(Chan)  

Melbourne Office墨尔本办公室:             

Suite 3, 49 Wadham Pde, Mount Waverley VIC 3149 Australia         

谘询电话:+61 3 8833 7288             

Mobile手机:+61 0 444 522 514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