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中国区县人大将换届 709案律师家属参选

2021年的大陆区县人大即将换届,多位社会名人和普通市民纷纷在社交媒体宣布参选人大代表,其中包括北京维权人士野靖环和709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等,表示要做一个人人都找得到的人大代表。 

此次参加人大代表选举的共有14人,包括野靖环、王峭岭与李文足联署发表了“北京14名独立候选人联合宣言”。

野靖环第三次竞选人大赛表 

北京维权人士野靖环已是第三次参选人大代表,前两次都遭到当局的镇压,第一次参选被警察暴打;第二次参选,他们14位参选人被居委会人员和便衣警察围追堵截。

“包围我们的家、包围我们的院子,不允许我们到人多的地方拉选票。在当地采访的外媒记者也遭到围追堵截。”但是野靖环表示,她无惧强权,今年继续作为独立候选人参选。

她说:“我想参选人大代表,是因为家被强拆,在长期的维权过程中,遇到各种问题,深感生活在最基层的百姓与政府、人大、法院、检察院等部门沟通的困难。想找个人大代表反映一下情况。因为人大代表还是有一定的权力的,起码他们能和政府部门的人说上话。”

“但是现实中我感觉人大代表离我们越来越远,我经常通过各种渠道寻找人大代表,希望他们能帮我向政府及有关方面反映问题,但是根本见不到。警察对我们死看死守,如果有人去找人大代表,还要被抓甚至被拘留。”

野靖环表示,“这几年更奇怪,人大代表到北京开会,也被限制人身自由,不让他们离开饭店,不让他们逛街,不让他们会友,去年就是这样了,我们觉得很好笑。原本把我们看守起来,现在把人大代表看守起来了。”

“国家搞的这个政策就是让我们和人大代表分离得越来越远。现在五年一次的区县人大代表换届选举开始了。我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我要当人大代表!我愿意替老百姓说话办事。”野靖环说。

王峭岭:做一个让人找得到的人大代表

709案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也讲述了她参选人大代表的理由。

王峭岭说:“这6年来,在709案维权抗争当中,我们遭遇了很多不法不公的对待,包括被逼迁、孩子被失学、办护照被拒……我们在想找人大代表帮助,请他们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但生活中根本找不到人大代表。”

她表示,自己深感与公检法司沟通的困难。“2021年秋天,5年一次的区县人大代表换届选举开始了。我有个强烈的愿望,我要做人大代表,做一个让别人找得到的人大代表,而不是说地址、电话什么都没有,只活在电视里。” 

她还说,自己拥有律师资格,只是以前没有对人大代表选举有太多关注。直到2016年,她的好友野靖环参选人大代表,发表宣言说:“找不到人大代表,所以要做一个让人找得到的人大代表”,这引起了她共鸣,于是自己也决定在今年参选。

王峭岭在推文中透露,自己刚把作为独立候选人的消息发布出去后,一个电话便进来了,那是香港的号码,估计是要采访她。“但是,我拼命对着手机‘喂喂喂’,却听不到对方的声音。‘很贴心的’,官方示警简讯不出十秒钟就发了进来……”

王峭岭发布的截图显示,中国联通提醒,“你刚才接听的电话为境外电话,请注意辨别,为防范风险,取消请回复9。”

另外,北京朝阳区十八里店乡农民李海荣表示,因当地政府拆迁不公,自己维权十年无果,找人大代表无门。

“我特别想做一个让别人找得到的人大代表。”李海荣说。

李文足:做一个让人找得到的人大代表

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也表示,自己将以独立候选人参选人大代表。

她说:“我今年参选人大代表和我的经历有很大关系,因为经历了709案维权抗争,在这6年的维权过程当中,经历了很多事情,比如说,我们没有稳定的居所,每次租房都被逼迁,然后我的孩子被从学校赶出来四次、三次办护照被拒,还有我丈夫被秘密失踪3年多……”

“我在寻找丈夫的过程中,深感与公检法司沟通的困难,想找人大代表请他们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根本找不到人,只能在电视上看见人大代表,也是因为这些经历吧,所以今年秋天,区县人大代表换届选举开始了……我有一个强烈的愿望,想做一个让别人找得到的、全心全意为选民办实事、说实话的人大代表。”李文足说。

709案是指2015年7月9日前后,中国政府对20多个省的300多名律师和法律人员等人士的大抓捕和骚扰,许多人会因此音信全无。709律师被当局吊销执照、断绝生活来源,他们的家属也遭到骚扰、逼迁,甚至孩子都受到株连,不能上学、不能出国。

负责709大抓捕的是中共公安部副部长的傅政华,他已在今年10月2日落马。

709案律师程海表示,中国人最大的问题是,很多人都认为人大代表是花瓶,起不了作用,因此都放弃了参选。他说,如果大家都像王峭岭、李文足和野靖环等人一样争取选票,中国走入民主宪政的日子将指日可待。

程海说:“你的一票是争取自己的发言权、参与权及决策权,你仍掉自己的选票,就等于扔掉了自己的政治决策权、选举权,无偿地、无条件地授权给了投票的人。实际上你的弃权,就等于你投票了、默认了,这个问题就这么严重。”

他表示,很多人口说要民主、反对专制、反对极权领导,但他又不去投反对票。这是很多中国人的误区,也是被洗脑的后果。如果大家都去投票,情况就会改变。

程海说:“其实投票很简单,你要有能力就去竞选人大代表,没有能力你就去支持愿意为百姓说话的人竞争人大代表。实在不行,你就投反对票。”

 “如果大家都能认识到这些,全民积极参与选举行使一人一票的投票权,中国的民主实际上就实现了。” 他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