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与华尔街勾兑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人大教授翟东升的演讲中,提到美国的中共代理人,除了拜登家族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华尔街的跨国资本集团。拜登家族始终是个别的,华尔街是整个资本海洋,华尔街对美国历届政府有强大影响力,因为美国本身就是资本主义国家,政府传统上维护资本的利益。

华尔街与中共有不少“天性”上的契合。他们都是独裁的,华尔街的跨国集团都由公司最顶层把持,几个财经大亨掌握公司大权,中共的独裁统治也是习近平权倾天下,这种天性有利于他们的暗室勾兑,双方关起门来把交易倾掂,神不知鬼不觉,瞒天过海。

华尔街与中共又都是富于扩张性的,他们的经济和政治操作都无边界,都有一种不可压抑的“领土”野心。只要客观条件许可,他们都想占领更大疆域,扩大势力范围,谋取最大利益。

华尔街与中共又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他们可以用最肮脏的不可告人的手法行事,使用金钱收买﹑政治打压,疏通管道,拉拢恐吓,合法与不合法双管齐下,在这一点上,二者可谓志同道合。

中国巨大的市场对华尔街是天大的诱惑,就像一个老色鬼对住一个风韵犹存的艳妇,压抑不住自己占有的欲望。华尔街看中中国的市场,中共看中华尔街的资本和影响力,各取所需,互相取悦,勾搭成奸。

中共鉴于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安全,长期以来限制外资金融机构的占股比例,但在美中关系恶化之后,中共陷于内外困境,为解燃眉之急,在早前深圳开放四十年的纪念活动中,由习近平公开宣布,允许外资全资拥有在大陆的金融投资公司。此举固然是因为外商大量撤出,要挽狂澜于既倒,此外也是为吸引外资,以解自家“水紧”的窘境。

最近有传言,有华尔街金融投资公司正在申请将原本不超过百分五十的持股比重,改为全资拥有,据说很大可能会得到中共国政府的批准,这便是二者之间进一步深入勾兑的表现。

自翟东升的视频流出后,中共利用市场力量“诱奸”华尔街的普遍现象,已引起美国朝野的警惕。最近有民主党议员和拜登未来政府要员,先后对华尔街为中共作代理人的现象,表达严重关注。这件事最终将导致美国国会和政府,对商界的游说作出严格的规范,而华尔街为中共在美国朝野上下其手包揽游说的勾当,大概也难以为继了。

美国朝野对中共的渗透,一直采取放任政策,其根源未必是他们喜欢中共,而是他们对中共太大意。美国经济是庞然大物,中共本不成为威胁;美国是自由社会,众生平等,谁要在美国活动,只要不犯法都不会被禁止;美国又一直对自己的制度有信心,不在意中共统战伎俩的腐蚀作用。事实证明,美国人太天真了,在政治操作上,中共打江山坐江山,什么肮脏的手段都用过了,积累了丰富的成功经验,以举国的人力物力,他们在政经文化和社会层面的渗透,比起美国更神通广大。

这便是川普上台后,不惜与中共撕破脸皮,明知冒不少风险,承担不少损失,也要与中共决裂的理由,美国再不解决中共,美国就将被中共解决。

翟东升口花花,自以为得计,一个不小心把美国权贵家族和华尔街的卖国行径都暴露出来,美国的政治制度有高度自愈能力,发现问题及时纠正,釜底抽薪,杜绝后患。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中共满肚密圈,手段下作,结果是自掘坟墓,自取其辱。此后,华尔街尽管去占中国市场的便宜,而他们作为中共代理人的作用,就一去不复返了。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原文标题:中共与华尔街勾兑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