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赵士林《庚子上书》批习近平难逃疫情责任 遭全网封杀

武汉肺炎COVID-19)肆虐全球,台湾的防疫成绩有目共睹,中国中央民族大学退休教授赵士林撰写文章上书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痛斥当局处理疫情不当、习近平难辞其咎,该文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热烈反响,但随即遭当局全网封杀。赵士林的微信也遭到封号。不过赵士林仍在推特发声,赞扬台湾的防疫值得借鉴。

赵士林的两篇名为“庚子上书”的文章,内容主要包括批评当局为了维稳导致错过防疫黄金时期,“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是对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不能不遗憾地指出,这次大考第一张试卷,只能打零分”

赵士林还分析了中国疫情失控的5大关键原因,分别是体制极端维稳的惯性、体制报喜不报忧的习性、体制唯上唯权的僵硬机械性、公民社会功能的丧失、资讯不透明不通畅舆论功能缺位。

他还直指习近平对此次疫情难辞其咎:“不能不冒昧地指出,发生这样一种全局性的体制性的危机,湖北省武汉市领导都有责任,但主要责任在中央,首要责任在习近平总书记”

最后赵士林以“吹哨者”李文亮医师为例,当局应重视敢于指出体制弊端、呼吁政治体制改革的批评者与改革人士。

赵士林强调,如果执政者真正做到“虚心公听,言无逆逊,唯是之从”,许多灾难就不会发生,就算发生了也能及时消除,不致酿成大祸。

据称,赵士林的两篇文章被当局封杀,不过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热烈反响,有人甚至在YouTube上传有声版本。

据中央社报道,赵士林在得知文章被封后,在其推特上写道:“我的微信个人号和公众号被永封。他们以为堵住了批评者的嘴,他们的谎言就变成真理了,他们的无耻就变成光荣了,他们的邪恶就变成正义了。他们以为堵住了那孩子的嘴,皇帝就等于穿上衣服了。腾讯已经堕落为穷凶极恶的罪犯。”

武汉肺炎疫情在全球越加恶化,不过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按日公布的通报,却显示中国疫情趋缓,中共官媒环球时报还批评各国反应慢,“中国人用血泪书写的作业都摆在你们面前了,抄不会抄吗?”

对此,向来敢言的赵士林以推特反驳:“台湾的防疫已经成为世界的典范。要说抄作业,都应该向台湾抄作业。”赵士林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还说:“知识分子就是要秉持良知说真话。”

报道指,中国当局并未回应赵士林上书文章中的批评、建议及呼吁,不过赵士林认为,当局的封杀就是回应。

赵士林表示,知识份子就是要说话的,知识份子不说话,就如同工人不做工、农民不种地、商人不做买卖,要他何用。

他说:“这个上书,其实是作为一个民主党派成员响应习总书记希望党外人士给党提意见、提尖锐意见的号召。没想到我响应了他的号召,却立即获得全网封杀的待遇。我忽然明白了,塔西陀(佗)陷阱就是这样形成的。”

塔西佗陷阱(Tacitus Trap)指的是,古罗马历史学家塔西佗提出的政治学理论,意指若公权力失去公信力,无论政府部门如何发言或施政,都会被社会大众给予负评。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山东律师祝圣武相信,武汉肺炎疫情无助改变现有体制,原因是,在现政权眼里,赵士林所讲的并不是缺点。

祝圣武认为,“共产党的中央认为在整个事情上展示了体制的优越性,而不是展示了体制的缺陷。没错,这个体制有极端维稳的惯性和唯上唯权的积极性,这是它的缺点,但也是它的优点,这些事情能压下去也是因为这些东西。事实上他们已经在宣传,因为我们极端维稳,因为我们是高度极权、高度独裁专制的恐怖主义的国家,因为我们没有公民社会,因为我们打压疫情言论自由,所以我们迅速地把事情摆平了。”

公开资料显示,赵士林为吉林人,出生于1954年。1982年吉林大学中文系文学学士,1984年北京大学哲学系哲学硕士(美学专业),1985年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师从李泽厚教授,1988年获哲学博士学位(美学专业)。主要着作有《当代中国美学研究概述》、《心学与美学》、《心灵学问》、《荀子》等。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