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隔离酒店扛不住了 向政府讨帐视频曝光引热议

近日,河北一酒店向政府讨帐的一段视频曝光,引发网民热议。

3月4日,河北石家庄元龙国际酒店被政府征用做隔离酒店。但是所有的费用都要酒店先行承担,补助费需要一年后,才能到酒店手里。

网传的这段视频中,该酒店负责人告诉政府官员,“都说今年比去年好,去年最惨,我以为到底了,今年3月份开始弄,正月十六到现在,我努了多大劲,扛不住了。”

据知情人士称:“当地政府送来一批又一批的隔离人员,但是这些隔离人员的隔离费用,全都是直接划到政府户头的,而这些隔离人员在酒店吃住一切开销,全是由酒店自行垫资。”

“酒店的这个帐一年才能和政府去结一次,而且大家都和政府打过交道,到了政府部门去结账,是各种推脱,各种踢皮球,使这些酒店人根本就是痛不欲生,没法再继续支持下去了。” 

这段视频引发热议。有网民表示:“都以为酒店可以割韭菜了,殊不知自己也是被割韭菜的那一个。政府一刀两割,既割酒店又割被隔离人员,无本万利呀。”

还有网民说:“回家需隔离的必须到政府指定的酒店,平时一百多点的房间现在都五百了,全部自费,翻了几倍啊!有多少人因为承受不起回家的费用,都不敢回家了!” 

除上述政府指定的隔离点先行垫付隔离费用之外,还有不少隔离人员被要求自行支付“天价”隔离费。为此有隔离人员指责官方频繁隔离目的是借疫情敛财。 

近期,中国各地疫情此起彼伏,防疫政策不断“加码”,甚至官方将“时空伴随者”、“时空交叉者”纳入到监测中,相关人员被要求核酸检测甚至隔离一至两周。 

据广西省河池市金城江区某镇的一位返乡人员王磊(化名)说,他在1月12日从浙江金华市永康市某镇驾车携妻带子回家过年,本来“金华市只有两例确诊,并且我们不是一个镇,回来之前还签好承诺书,说回家后居家隔离7天后解封”,结果7天隔离期满后,他们又被拉到镇里的酒店“加码”集中隔离7天。 

王磊认为,这种做法没有任何意义。“我们一直都在做核酸检测,都没有测出什么,你又把我们抓来集中隔离,如果真有人染疫,都住在同一个酒店,那我们不是也被连累了。” 

在西安鄠邑区打工,回汉中市过年的李强(化名)近日也表示,他们在西安打工的村子没有疫情,并从去年12月21日起整个村子都被封起来了以免感染,直到今年1月12日,村委会工作人员找到他们,说当地的风险降低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之后,村委会为他们办好离市证明并做完核酸检测后,用车将他们一行八人送到车站,然后他们坐高铁回到汉中。 

他说,下了高铁之后,工作人员一看他们的行程码上带有星号,其它手续什么都没看,就让他们在集中隔离的区域等着。然后,被两辆救护车直接拉到县城的酒店集中隔离起来。 

李强表示,他们隔离每天早餐10块,午餐15块,晚餐15块,住店一天120块,并且全部自费。14天下来一个人就要两千多块钱,加上之前在西安隔离时已经花了一千五百块钱,总共差不多要四千块钱,最后他打工挣到的钱也就只能剩下一两千块钱了。 

他说,“我就感觉他们是在搞钱,本来低风险回来的可以居家隔离,为什么还让我们在酒店住够14天”,而且这个酒店基本上每天都是满的。

除了李强,王磊也质疑“酒店是不是跟政府沟通好了”,他们酒店房间一有空房间,就马上把人抓来隔离,他们酒店也一直都是满的。

王磊表示,本来因家里面还有老母亲,想回来孝顺一下他们。结果一回来就居家隔离,现在又来酒店隔离。“如果开始说集中隔离我也不回来了”,而现在很多在外人员听说隔离也都害怕不敢回来了。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