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议员AOC也会踢到铁板

年仅31岁的柯帝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AOC)是美国数一数二活跃于社群网路的众议员,她在选区(纽约)个人名气远大过民主党这块招牌。从政以关怀弱势著称,曾倡议旨在应对气候变化和收入不平等的“绿色新政”(The Green New Deal)。她的出身并不富裕,父母都有外裔背景,一路做过调酒师和兼职不同工作,后以“政治素人”之姿大爆冷门挤进国会大门。今天之前,她确实可为美国年轻人的励志典范,但自从被冠上“网红议员”,对她的褒扬就开始同时夹带著贬抑。 

柯帝兹去年底和其他三名同党年轻女性候选人共组“小队”(Squad)参选,最后四席全上,柯帝兹本人不仅自带网路声量,还有将声量转换成小额政治献金的本事,募款能力很强,反映她在网路上受欢迎程度。去年夏天,当拜登正辛苦迎战川普的同时,柯帝兹的媒体曝光率则压倒性地胜过拜登,简直就是支持者眼中的“反川普第一人”。 

她的高人气,不仅因传统媒体受她个人明星般气质所吸引,屡屡让她占据媒体版面,她自己也很擅长透过社群网路制造关注。包括疫情期间,柯帝兹经常借由Twitter发送自己向民众嘘寒问暖的图文影片,她的Tiktok技巧也堪称炉火纯青,弹指之间就能寓政治于乐,20岁上下年轻人尤其对她很有好感。若将她摆在川普旁边,很有小虾米对上大鲸鱼、平权素人对上父权老红男、新世代对上旧世代的味道,“川普”仿佛是为她个人量身订做的政治垫脚石。 

原本,口才极佳的她,或以平实的出身却动人的论述为人惊艳,即使被称为“极左份子”,她的举手投足也颇能打动人心;只是,为了确保持续稳住浪头,加上时下政客吸睛率替代性很高,她自知环绕于己的话题性必然要不断推陈出新,就像所有政客从来没有秀过头的困扰,只有秀不够的压力,柯帝兹即使已红透半天,且才漂亮连任,也从不打算让自己收敛曝光。 

最近一次她受到瞩目,是在肺炎疫情即将进入“疫苗战”阶段,她却在圣诞节前夕抢先接踵COVID-19疫苗,还上网直播,于选后再带出一波个人点阅高浏览率,结果是同时遭民主、共和两党人士抨击。主因疫苗当下量产不及,不只美国,全世界疫情受创国几乎都有共识,就是首波疫苗施打对象,应是第一线医护人员和年迈的高危险群,正如共和党参议员保罗对柯帝兹的质疑:“像她(柯帝兹)这样免疫力好,年轻又健康的年轻人,本该最后施打疫苗,怎会‘抢先’施打。” 

当然,柯帝兹也立刻回文反击,主要论点,就是政治人物要带头示范,意思是,美国确实直到今天仍有很强大的“反疫苗派”,她身为国会议员,率先施打疫苗,是在鼓励民众透过接踵疫苗自我保护。然后,柯帝兹再顺势批评当初就是因为共和党轻忽疫情、不信科学,而且严重忽视口罩的重要性,才酿成今天一场病毒风暴。 

柯帝兹一如过去在其他政治争辩上的机智反应,很快就理出一套说词,不过,自“反川普牌”利多出尽,她的言行也就不再那么无往不利,例如敌对阵营对她的批评:“当养老院里有一个85岁的老人还没有得到疫苗的时候,你一个30岁的健康年轻人露齿微笑并获得接踵,是极不合情理的。” 

不只敌对政党反弹,就连另一位和柯帝兹年纪相仿,同样被认为是新世代政治明星的同党“小队”成员奥马尔(Ilhan Omar)也不想护短,直接纠正柯帝兹:“很明显的,当我们没办法提供每个人足够的疫苗时,疫苗施打就必须有优先顺序。”

柯帝兹显人对外界关于她PO施打疫苗照的反感很不耐,而欲以“我们的工作就是确保疫苗不要像口罩那样政治化…”去结束争论。只是,政治秀引来政治风波是一回事,另一个事实是,以疫苗施打规范,就算身为国会议员确实有权率先接种,但就如同诸多新闻政论提醒的,选择使用或不使用这些权利,亦可体现一名政治人物的素质。 

况且话说回来,真要做榜样,也轮不到最年轻的柯帝兹,美国有为数不少年长的议员,他们每一个都更有资格以“宣导”为名让自己率先施打疫苗。再者,柯帝兹自己应该最清楚,她主要支持族群并不是那些反疫苗派的保守群体,那些人也根本不会追踪她任何网路社群专页,因此摆明就是表演给自己的支持者看,却又把一项例行、甚至是潜藏特权的政治秀讲得那么伟大。 

政客没有不搞政治秀,若是明显取材拙劣,要不黔驴技穷,就是妄自尊大,把选民的判断力看得太扁。回看台湾政坛,AOC不同样满街都是? 

(※作者为《上报》主笔,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