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敢言惹怒习近平?财新传媒被剔除新闻转载名单

日前,中国国家网信办公布最新版《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涵盖1358家稿源单位,是2016年发布版本的4倍,但是屡曝重大新闻及官员腐败的财新传媒却不在名单之中,作为习近平反腐时的亲密“战友”,一直以敢言著称的财新网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被中国当局如此针对?引发外界关注。

10月20日,中国国家网信办公布《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要求中国所有新闻网站转载新闻时,必须将信息来源限制在名单内的1358家稿源单位,其中包括中央新闻网站79家、中央新闻单位38家、行业媒体89家、地方新闻网站及地方新闻单位1072家,以及所谓政务发布平台80家。如果不按规定转载不在上述名单内的媒体的新闻源(超范围转载),将受到处罚。

与2016年出版的版本《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相比,最新版名单数量大幅扩容,总量近2016年的4倍。同时,最新版还新收录一批理论网站和媒体、专业财经类网站等等。

但是,新版的名单中并不包括被外界视为中国最具独立性财经类媒体之一的财新网(2016年的名单中包括财新网)。另外,经济观察网也被排除在最新版名单之外。

中国国家网信办的新闻发言人介绍,网信办释出这份名单是根据习近平的“重要讲话重要指示精神”,及“从源头拧紧信息传播的‘总开关’”等指示制定的。名单移除了2016版稿源单位名单中“不再符合条件、日常表现不佳、缺乏影响力”的单位,以维护名单的严肃性、公信力。

外界认为,财新网多次报导涉及官员腐败、污染问题和社会对政府不满等内容,激怒了习近平,从而将其移出名单以削减其影响力。

彭博社援引分析指出,北京当局将财新网从稿源名单移除,表明“新闻媒体无论声誉多么好,都必须与政府保持一致才能继续享有权益”。“任何媒体都不能在党之上”。

财新传媒(Caixin Media)是中国一家提供财经新闻及资讯服务的民营全媒体集团,由前《财经》杂志总编辑胡舒立发起创建,下设《财新周刊》、《中国改革》和财新网。作为一家金融新闻机构,财经网曾多次报导过官方腐败、污染问题和公众对政府的愤怒。财新网被除名代表着公众只能从财新网的官网或官方APP观看其新闻,而不能从其它平台的综合新闻中看到其内容。

财新网与习近平叫板?

在习近平十八大上台后,习王联手“打虎”,当时习近平并未获得管控媒体的权利(当时中共宣传口还掌握在江派人马刘云山等人的手里)。只有财新网站在习近平一边,为其宣传报导。 

当时财新网起底哪个官员,哪个官员就会被调查,因此财新网也被称作是习王的传声筒,也有反腐风向标之称。比如,财新传媒披露的周永康把持的中石油窝案、江绵恒把持的中移动窝案、周永康红与黑、谷俊山、安邦集团CEO吴小晖等等。

由于财新网经常配合性地放出独家消息,尽管财新传媒不是国家级媒体单位,它的影响力却非常大。

但在去年疫情期间,《财新》杂志针对武汉疫情发生发展过程中不断隐瞒真相的一系列调查,扎实详实,追究当事人从最初的隐瞒到推诿责任,一步一步,指向北京高层。这一做法或许惹怒了习近平,其报导也被频频删除。

2020年1月,财新网刊登了对“吹哨人”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的专访,李文亮在接受采访的7天后,死于COVID-19病毒。随后,财新网再次报导李文亮的同事们谴责其单位管理层和党支部书记的无能,不会预料风险等问题。 

2020年2月,财新网披露,中国的几个分析实验室在2019年12月就从武汉收到了一些从患者身上提取的样品。之后的数月,财新网不断发出类似的独家报导,但都在网络中无法“存活”,基本不到1天就会被删除。

曾被视为习近平最信任媒体之一的财新网如今被打入冷宫,让观察人士们感到颇不寻常。有分析指,与其称财新传媒“表现不佳”,不如说其犯了“政治错误”。

公开资料显示,胡舒立是红二代出身,她的祖父曹杰曾任司法部司长、国务院参事。她的父亲曹奇峰、母亲胡令升在中共建政前,曾在上海从事中共“地下工作”。

胡舒立在1998年创办《财经》,2007年,《财经》曾发表过《谁的鲁能》的报导,披露江派人物曾庆红之子曾伟在收购山东鲁能中的贪腐内幕;2009年11月因中宣部打压,但因其红二代的身份,胡舒立并未挨整,而是从《财经》辞职。两个月,胡舒立后创办《财新》,在习近平上位后,在其“打虎”期间,《财新》是中共反腐的风向标。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