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遭遇三个战场重击 习近平与普京在演双簧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遭遇了重大挫折,深陷战争沼泽,进退两难。我们可以从军事上分析俄罗斯闪电战的失败,但还有一个重要视角,那就是俄罗斯在多个战场作战,腹背受敌。我认为,俄罗斯除了乌克兰战场外还有两个战场,并且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完全被动挨打。它们是经济战场和后勤保障战场。在经济战场上,西方国家不断出台制裁措施,一波接一波,俄罗斯根本没有任何招架之力。在后勤保障战场上,北约的各种先进的武器、医疗和食品补给源源不断进入乌克兰。据报道,现在欧洲素质精良的志愿军也已有万人到达乌克兰战场。所以,乌克兰并不是一个国家在战斗,它的背后是整个文明世界,它们共同打击的敌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侵略者俄罗斯。这场战争的结局如何其实已经不言自明了。我们现在说说这个三个战场的最新变化。

一、经济战场:美国、英国和欧盟禁止和减少俄罗斯油气进口

美国拜登总统3月8日上午在白宫宣布禁止进口俄罗斯原油和天然气,增加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制裁,进一步打击俄罗斯经济。此前,美国跨党派议员要求白宫下令停止进口俄罗斯原油,不为俄罗斯战争机器提供资金。

拜登表示,这一针对俄罗斯经济动脉的行动意味着,美国的港口将不会接受俄罗斯的原油,美国人民将对普京的战争机器给予又一个强有力的打击。

在俄罗斯大举入侵乌克兰后,美国和欧洲国家宣布对俄罗斯进行金融及经济制裁,但是维持从俄罗斯进口原油。这种做法受到外界的广泛批评。

拜登在两周前宣布对俄罗斯制裁时解释称,他不愿对俄罗斯施加能源制裁,原因是为了减少美国消费者在加油时感受到的“痛苦”。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前,很大部分受一年来汽油价格的暴涨、政府投入的数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方案,以及供应链遇阻等因素,美国的通货膨胀率1月份达到了7.5%,为40年来的最高。

据统计,美国每天从俄罗斯进口10万桶原油,占俄罗斯石油出口的约5%。美国原油和石油产品进口的约8%来自俄罗斯。

几乎同时,英国政府也宣布,逐步停止进口俄罗斯石油和石油产品,直到今年年底前化为零为止。

欧盟45%天然气及煤炭和25%原油需要从俄罗斯进口。虽然欧盟不能与美英同步,但正在密切筹划,在今年内把进口俄罗斯天然气减少三分之二。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弗兰斯-蒂默曼斯表示:“到今年年底,我们可以找到1000亿立方米俄罗斯天然气的替代品,这等于我们目前进口量的三分之二,我们需要付出努力,但这是可能做到的”。

俄罗斯是全球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国,俄罗斯出口原油和天然气的占政府收入的三分之一,能源出口目前是俄罗斯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可见,惩罚俄罗斯发动侵略战争,除去经济金融制裁外,切断能源出口是最有效的打击手段。

二、军事援助战场:波兰将捐赠所有的米格-29战斗机给乌克兰

波兰政府3月8日晚宣布,同意“立即和免费”将其所有的米格-29战斗机移交给美军位于德国的拉姆施泰空军基地。这使得美国可以再将这些前苏联时期的战斗机转交给乌克兰军队。波兰政府还要求其他北约盟国,米格-2喷气式(战斗机)的所有者采取同样的行动。

乌克兰政府近日不断地敦促西方伙伴国家要么在其空域设立“禁飞区”,要么向他们提供乌克兰飞行员可以驾驶用来对抗俄罗斯空中攻击的战机。波兰捐献战斗机之举尽管可能被美国拒绝,但美国、北约的先进武器源源不断通过波兰进入乌克兰是事实。

根据最新消息,美国国会在周三(3月9日)达成了一项两党协议,即价值136亿美元的对乌克兰的援助计划,作为1.5万亿美元政府资金措施的一部分。

俄罗斯军队后勤保障不力,军队士气低落,但乌克兰后勤保障充分,要钱有钱,要枪有枪,要网络有网络。除此之外,西方国家纷纷接纳乌克兰难民。这个状况不仅是普京没有预料到的,也是人类战争史上绝无仅有的。

三、乌克兰战场:泽林斯基向英议会发表演讲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3月8日成为了第一位在英国下议院向英议会两院议员们发表视频演讲的外国领导人,他在演讲中详细介绍了乌克兰在俄罗斯13天的全面入侵下所面对的经历。他说:“这场战争不是我们发起的,我们也不希望它发生。那么,我们必须进行这场战争。我们不想失去我们所拥有的,属于我们的东西——我们的国家乌克兰;就像你们曾经不想失去你们的国家一样,当纳粹开始攻击你们的国家,你们不得不为英国而战。”

泽连斯基援引丘吉尔在同一大厅内所发表的著名演讲《我们将战斗到底》的话说:“我们将在海上作战,我们将在空中作战,我们将保卫我们的土地,无论代价如何。我们将在树林里作战,在田野里作战,在海滩上作战,在城市和村庄里作战,在街道上作战,我们将在山区作战……。我还想说:我们将在弃土堆上作战,在卡尔米乌斯河和第聂伯河的岸边作战!我们不会投降!”

泽连斯基最后说:在你们的帮助下,在文明大国的帮助下。有了你们的支持,我们很感激,也很依赖你们的支持。而我特别感谢你,增加对恐怖国家的制裁。请确保你们做你们需要做的事情,以及你们国家的伟大所明确要求你们应做的事情。荣耀归于伟大的乌克兰! 荣耀归于大不列颠!

以上,我们说了俄罗斯面对的三个战场,现在,我们将目光转向在俄乌战争中左支右绌的中国。

3月8日,习近平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朔尔茨就乌克兰危机举行视频峰会。根据中国官媒的报道,习近平在峰会中表示,乌克兰局势令人担忧,“中方对欧洲大陆重燃战火深感痛惜”。但他依然没有谴责普京,没有指控俄国“侵略”,但是说话的基调似乎有朝中间立场调整的迹象,至少指责美国和北约的措辞有所减少。习近平说:各国主权、领土完整都应该得到尊重,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都应该得到遵守,各国合理安全关切都应该得到重视,一切有利于和平解决危机的努力都应该得到支持。我们要共同支持俄乌和谈,推动双方维护谈判势头,克服困难谈下去,谈出结果、谈出和平。

虽然习近平没有再指责美国和北约挤压俄罗斯战略空间或煽风点火,但他还是重申反对美国和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施的经济制裁。他说:“有关制裁对全球金融、能源、交通、供应链稳定都会造成冲击,拖累疫情下负重前行的世界经济,对各方都不利。”

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伯恩斯3月8日在美国国会表示,他认为习近平主席以及中国其他领导人对俄罗斯在乌克兰遭遇的情况感到困惑。“他们没有预见到,俄罗斯军队将会在乌克兰陷入如此重要的困境”。伯恩斯还判断,中国对普京一下子把欧洲人和美国拉近“有点不爽”,“他们看重的是欧洲人与我们之间加深裂痕,结果适得其反,所以我认为这让他们很不高兴。”

中国迄今为止一直不承认俄罗斯“入侵”了乌克兰,仅仅局限于对这场冲突表示“遗憾”,甚至表示“理解”俄罗斯的“安全关切”。中国外长王毅7日还称,中俄两国关系“坚如磐石”。但伯恩斯认为,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北京开始担心靠近俄罗斯会对中国带来难以预测的后果。

但我认为伯恩斯对习近平判断是错误的。中国是俄罗斯的事实盟友,一直在公开经济支援俄罗斯。在俄乌战争爆发后,它所采取的表面中立,实则力挺俄罗斯的政策很明显。中国左支右绌的姿态也是与俄罗斯协商确定的策略。

欧洲外交负责人博雷利曾指出,中国是俄乌冲突唯一可能的调解人。但王毅外长被问及此事时,只是说愿意 “在时机成熟时与国际社会合作进行必要的调解”。这等于什么也没有说。伦敦亚非学院的汉学家曾锐生认为,北京的态度让基辅不会把它看作是一个公正的调解人,因为 “北京表面上中立,实际上是向俄罗斯倾斜”。

有西方分析人士认为,作为俄罗斯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以其工业、出口、GDP 的重要性压倒了后者。因此从经济和金融的角度来看,中国真的没有兴趣为一个经济和金融上微不足道的俄罗斯而疏远庞然大象的欧美经济体。我不赞同这个观点,认为习近平不会因为经济利益而放弃与普京的盟友关系,如同他不会为签署中欧投资贸易协定而放弃对欧洲议员的制裁一样,因为在“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中国的敌人”问题上,习近平是很清楚的,也不会改变。在他的眼里,欧盟、美国等西方国家只是中国可以利用的经济伙伴,但他们是中国的意识形态敌人。即使中国愿意充当俄乌战争的调停人,也是与俄罗斯协商一致的,目的在于帮助俄罗斯摆脱困境,而绝非是为了维护世界和平。 

(全文转自议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