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澳洲】济南行

济南没去过,又亲家母姜松一家居于济南,因此,去济南集探亲、旅游于一体,生平的脚印又平添了一个省会城市。

西安至济南一千多公里,选乘什么样交通工具最好,协商比较,飞机快,但两头到机场距离远,不方便;高铁也快,但要坐六七个小时,老年人身体不支;最后选择火车卧铺,既能沿途看风景,又能晚上睡一觉,两全其美,依计而行。2020年9月6日,网购西安至济南火车卧铺,9月7号早5点多到达济南,车接入住胡仲明小侄订好的山东大厦五星级宾馆。宾馆由著名美国波特曼设计事务所设计,23层豪华酒店气派恢宏,服务人员高接远迎,礼貌周到,顿感宾至如归,亲切而温暖。酒店东邻源远流长的千佛山,周边700多亩泉城公园环境优雅清新,虽然入住价格不菲,却物有所值,享受几天中国式的高干大款生活也不枉人生。

趵突泉闻名遐迩,9月8号我们清晨起早,打点停当,去趵突泉一饱眼福。千百年来,趵突泉携手济南周边72个姊妹矿泉昼夜不停地把地下深层的优质泉水喷涌到地面,甘甜的泉水滋润了整个城市,使济南以泉城而名扬天下。站在趵突泉岸边,眼观三个出水的泉口,但见泉水跳跃奔突,如雪涛映日,似隐雷贯耳,云蒸霞蔚,润泽袭人,甘甜的泉水变成彩云、变成花朵、变成鸟鸣、变成笑声散布于济南城市的角角落落。泉水旁边,红男绿女有的拍照,有的静静地观赏,有的围拢着汩汩泉水不由自主地发自会心的赞叹:济南!济南!是泉水的周济才有了济南。难怪乾隆皇帝下江南时要在这儿驻跸,要把从京城带来的饮品换成趵突泉的玉琼良浆。

趵突泉北临泺源堂,西傍观澜亭,东架来鹤桥,南有长廊围合,并与李清照纪念堂、李苦禅纪念馆相映衬,更加突出了天下第一泉的灵气。同时,趵突泉与附近的金线泉、漱玉泉、柳絮泉、皇华泉、杜康泉、白龙泉等姊妹泉水组成精致的园林,终日里一起欢声笑语,展放宜人的风采,以灵秀的气质和亲密的温暖招徕四方游人。

漫步徜徉在趵突泉公园里,游兴未尽,突然接到小侄仲明电话,邀去大明湖游览。匆匆出园区东门与之相会,乘车大明湖。大明湖由珍珠泉、濯缨泉汇流结晶而成。明镜似的湖水成为泉城的一颗明珠。步移景异,多彩纷呈,一派西湖风光使人忘却置身何处。菡萏映日,柳荫布道;锦鳞跃金,莺歌燕舞;园林回廊,曲径通幽;道观文化,名人荟萃。又有超然楼、历下亭、北极阁、稼轩祠,更使园区锦上添花。“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美丽的风景和人文故事吸引着千千万万游览观赏和休闲度假的人们。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没有趵突泉,就没有济南的灵魂;如果没有大明湖,就没有济南的光彩。高尚的灵魂与漂亮的形体相结合形成千年古城,照耀东方。伊人在水一方,城市依山傍水而建,济南生命的原点就在这里,因此,人们像爱护自己的眼睛爱护着趵突泉、大明湖、千佛山。

踏着历史名人苏轼、李清照、赵孟𫖯、辛弃疾的脚印我们行走在泉城民居老街区。古城,小道,清泉,荷塘,垂柳,以砖石为基调古香古色的建筑群像稚嫩淳朴的古代孩童三五成群围绕在一起做着游戏,讲述着前世今生久远的故事。突然,一曲悠扬的音乐声由大明湖畔毗邻的古建筑群里传入耳畔,遁声而去,一座彩妆舞台在阳光下闪耀着缤纷的光环。舞蹈队,歌唱队,模特队,时装队,古典吕剧队,花样翻新轮番上场表演精彩的节目,真可谓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了,为古城平添几分姿色。需要游览的项目很多,留恋不舍地离开剧场,悠扬的歌声顺着古建筑的墙体,贴着大明湖和温泉水的水面飘扬着,跟随我们的脚步穿街走巷。王府池子街与清渠相伴,灯火阑珊。曲水亭街江南水乡,家家泉水,户户垂柳,曲水流觞,别具一格。芙蓉街人流熙熙,疫情期间依然生意爆满。起凤桥边留影,金菊巷里喝豆浆,后宰门里怀古,剪子巷临水投影自赏。泉水汩汩,流淌出一座泉水之城。历山灵秀,使人沉醉不知归路。

9月9日是此次行程的聚焦日,中午十一时与仲明、亲家母四人一起回济南大厦享受高干们丰盛的自助餐。餐厅宽敞洁净,南部落地窗外是造型精巧的临水公园,黑白天鹅安详地游弋在水面上,小桥流水,鲜花怒放,一边吃饭一边看着外边风景,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上百种热凉食品按类别置放在不同区域供就餐者自由选择。鲍鱼大虾,海蟹黄鱼,红烧肘子,干煸培根,爆炒牛肉,葱香油旋,甜沫稀粥,鸡蛋面条,饸络油饼,花卷包子,薯条面包,山药红薯,玉米大枣,水果饮料,雪糕冰激凌,真是百花齐放,应有尽有,整个空间氤氲在香气馥郁中,使人食欲大增。吃干果一类硬食品时,细嚼慢咽,品原香味儿。食用柔软的流质品时,只嫌脖子短,还没有品够味,哧溜一下子就滑到腹腔里去了。我是老陕,只捡普通的面食,高级的海产品一般不动,小侄仲明说:“您这样太亏了!”他顺手掰开大龙虾分给我一半。我吃一口,觉得味道还不错,继续吃。他高兴地说:“得!(发音:dei)就这样吃。”山东人的豪爽无处不在。如此美餐,令曾受过苦的人垂涎,吃饱了还想吃,吃了上顿还想吃下顿。心想:如果每天都能吃到这样随心所欲的自助餐该有多美啊!像骆驼一样,饱吃一顿,把美味的营养储藏在身体里慢慢消化享受。

9月10日再去东方天澍花园小区与亲家母姐妹聚餐告别,又一次领赏了山东人的真诚和亲切,丰盛的饭菜和忘我的叙谈,让人久久不愿分手,下午3点匆忙乘软卧回西安。借着天色大亮,看着沿路泰安、兖州、菏泽鲁西南大地的风光,秋粮茁壮,丰收在望,赞叹山东是个好地方。天黑躺在软卧的摇床上,回味着济南行的各种场景,做着美梦:山东与我有缘,说不定还要再去济南,游泰安,走青岛,居乳山。

(2020.9.13)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