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假的?“远见快评”称影片《水门桥》虚构历史

在大陆当局不遗余力地宣传下,《长津湖》的续集影片《水门桥》在大年初一播放。不过有评论人士称,这片子的历史和《长津湖》一样,全部都是虚构的。

1月31日,自媒体节目《远见快评》在《水门桥》公映之前,讲述关于“水门桥”的这段历史。主播唐靖远称,电影是艺术创作,其情节是允许虚构的,但是对一些反映重大历史事件的电影,虚构就有一定的限制,最起码基本的历史事实不能虚构。比如一场战争,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这个不能更改。换句话说,不能将虚构的内容拍出来,然后说这是真实的历史。

主播唐靖远在节目中说:“首先我们要说清一个关于水门桥、包括整个长津湖战疫在内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背景概念,就是,就是中共官方一直都声称是中共军队以极为落后的武器装备击败了武装到牙齿的美军,在第二次战役中将美帝赶回了38线以南,这是共军的伟大胜利等等。

但中共一直都没怎么提到的是,自从1950年11月25日共军在东西两线发起第二次战役,尤其在东线发动长津湖战役后,美军在并未遭受任何重大伤亡、主力保存完整的情况下,迅速脱离与中共的接触而向南撤退。

在1950年整个12月,西线战场基本没有发生大的战斗,美军未做任何反攻或防守,直接放弃了平壤、海州、镇南浦等战略要地,一直撤退到了38线以南,共军几乎是一枪未放就从清川江一路抵达了38线。

而在东线发生的就是举世瞩目的长津湖战役,美陆战一师在激战中摆脱了共军的围堵,携带数千难民全身而退,而且在明知9兵团已被打残几乎完全丧失战斗力的情况下,依然未做任何反攻部署,一路撤到了兴南港海边登上军舰撤到了35线附近的韩国釜山。东线的共军也因此未经任何战斗就占领了元山、咸兴等战略要地。美军整个撤退,一口气南撤了300公里,几乎是拱手让出了整个北朝鲜。

这个现象一直都是韩战军事史上一个争议极大的谜团,连美国自己的媒体都质疑这是珍珠港事件以来的最大军事灾难,自然也一直被苏中朝等国家渲染为美军纸老虎不堪一击的伟大胜利等等。

直到上世纪80年代,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一份名为NSC-81/1的政府文件被解密,这个谜团的答案才首次被披露于世,只是因为多年来中苏的宣传已经成为大众固定认知,所以这份文件的内容仍然少有人知。

这份NSC-81/1文件于1950年9月仁川登陆的前夕制定,由美国国务院和军方多次讨论后,交由总统杜鲁门于9月11日签字形成正式文件。文件长达10页,其中涉及中国的内容主要集中在第15条,包含了以下4点关键内容:

1. 麦克阿瑟可以在必要时越过38线作战,但必须是苏联或中共军队没有大规模入朝或宣布派兵的前提下。

2. 在苏朝或中朝边境只能使用韩国军队而不能使用美军或其它外国军队。

3. 如果发现苏军或共军大规模入朝,麦克阿瑟不得在38线以北进行地面作战,而应将部队撤回38线以南(海空行动除外)。

4. 如果苏中入侵38线以南作战,麦克阿瑟应尽可能守住防线并上报华盛顿,但不得擅自采取使局势进一步恶化的行动。

这几点内容说明麦克阿瑟是明显被戴上了”紧箍咒”在打仗,而这个紧箍咒的核心,就是美国政府在当时不想冒着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的风险,在朝鲜境内与中共或苏联的军队全面开战。

这也很好地解释了美军为何没有任何反击也没有坚守,在发现共军大规模入朝作战后即迅速脱离,麦克阿瑟也在12月3日公开宣布完全撤出北朝鲜。但当共军越过38线宣称要把美韩军队赶下大海时,我们看到美军立即又变得寸土必争、毫不相让。这其实基本上就是按照这份文件的战略在执行的。

这份官方文件的下载链接,我已经贴在了本期节目文字介绍之中,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下载查看。

水门桥之战:一场从未发生过的战斗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再回头看看长津湖战役和水门桥,就会知道,中共极尽夸张地利用电影来渲染中共军人在战争中遭受的巨大的苦难,其目的不过是要借此转移大众对苦难的正义性进行追索拷问的注意力罢了。

《水门桥》这部电影我还没看,但从此前官方公布的预告片及部分官方报导披露的少许信息中,我们可以看到这部电影应该涉及到了两个非常关键的焦点,这就是所谓的水门桥之战与水门桥的冰雕连。

为什么我们说是”所谓的水门桥之战”?在预告片中,我们可以看到导演将炸毁水门桥拍成了一场中美两军围绕水门桥控制权殊死争夺、激烈攻防的战斗;拍成了仅有轻武器的共军如何面对天上有飞机,桥上有坦克的强大美军,依然以弱胜强,一次又一次突破美军强大的火力网三次成功炸毁水门桥的超燃励志故事。

这些画面传达的言外之意就是,如果美军不是靠着有强大的工程修复能力,共军原本是可以在水门桥就地让美军全军覆没、插翅难飞的。

但实际上,尽管水门桥三次被共军炸毁又三次被美军迅速修复,一个很少有人注意到的真相是:中美双方在水门桥并未爆发任何激烈的战斗。

中美激战水门桥的说法,现在能够查到的最早出处是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在2011年6月播放纪录片《冰血长津湖》。该片采访了两个志愿军老兵,一个是172团6连指导员徐邦礼,他声称美军在水门桥部署了40辆坦克进行守卫。另一个是27军240团7连连长姜庆云,他声称第三次炸桥时与美军爆发了激战。

但极为奇怪的一件事情是,在更早一点的中共官方权威源文件中,包括最原始权威的档案《20军长津湖阵中日记》、《20军咸镜南道战役初步总结》;还有官方稍后出版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十军抗美援朝战争战史》,以及更后面一点出版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集团军军史》和《百旅之杰——20军史话》这系列官方权威数据中,没有提到水门桥战斗一个字。

而且不但中方史料没有水门桥之战的记载,美方也没有。不但没有,在下面这张由美军中尉约瑟夫‧罗杰斯在11月30日炸桥之前拍摄的照片说明中,特意提到说,虽然中国军人在12月5日破坏了桥,但道路依然保持畅通,而且这座桥从未被任何单位保护过。

不但如此,在美军修复水门桥的整个架桥作业,以及随后通宵进行的缓慢过桥撤离行动中,美军始终没有受到任何中共军队的干扰。这说明共军要么在当时并未真正意识到这座桥的重要性,要么已经无力发起任何攻击。因为当时的共军是受命对整个黄草岭一带的路桥进行破坏,美方军史明文记载的至少就有4座桥,水门桥只是因为破坏严重,被迫首开纪录空投修桥构件才成为焦点。

激战水门桥”是如何杜撰出来的? 

在美军的数据中甚至都不叫水门桥,而是叫做Funchilin Pass(芬奇林通道),在这个地方美军与共军只有过非常短暂的小规模的交火。美军战史记载,陆7团1营营长索耶少校的报告记录显示,B、C两个连曾经在水门桥附近的高处的掩体里发现了近50名中共士兵,他们大部分人还活着,但全都被严重冻僵,只有眼睛能够转动。为了解除他们手中的武器,美军甚至不得不把他们的手指生生掰开。

为什么美军把水门桥叫做”芬奇林通道”呢?关键就在于,我们说的水门桥,其实并不是一般意义上悬空架在河流湖泊上空的那种桥,而只是一座废弃的水电站发电机房下方泄洪道的坝顶而已。

这个地方处于非常陡峭的山地之中,道路非常狭窄,基本上一辆坦克就占满道路。如果按照央视纪录片老兵徐邦礼的说法,美军部署了40辆坦克守桥,它们只有一种部署方法,就是沿着狭窄道路挨个一字排开,只要有一辆被摧毁或失去动力,整条通道就将被堵死,让整支部队动弹不得。

而且坦克的炮塔是有射击角度限制的,在那样的坡度,坦克根本没法冲着山下开火去击中任何目标。我相信任何稍有常识的军官,都不可能做出这样弱智的部署。

所以已经九旬高龄的徐邦礼在回忆中张冠李戴应该是出现这种低级谬误的最大可能。

至于27军的姜庆云宣称的所谓第三次炸桥激战美军的说法,早已被大陆此前的报导拆穿。因为根据中共自己的军史记载,12月9日,也就是水门桥刚被第三次修复,美军正在大摇大摆安全通过的时候,整个27军余部受命追击的路线是社仓里以北小路,压根就没走古土里黄草岭大路,离水门桥远着呐。姜庆云所说的痛打美军纸老虎的战斗,只可能在穿越的状态下发生。

激战1081高地:”冰雕连”真相是什么?

在水门桥地区,真正爆发了中美激战的地方并不在水门桥,而是在水门桥附近的1081高地。这个高地不但可以俯瞰水门桥,而且其火力范围可以居高临下扼守大致呈U形的3至4公里长的狭窄盘山公路段。

此处高地山坡陡峭,山脊尖锐,山脊线狭窄处只容两人站立,只有到山顶才有一些开阔地,易守难攻。

1081高地争夺战中美双方战史均有详细记载,其基本态势与中共完全虚构出来的水门桥之战相反,是共军据守高地,美军为保大部队安全不得不发动强攻夺取这个关键的制高点。而战斗结果是500多中共守军全军覆没,美军在付出了8人阵亡,24人战伤,约75人冻伤的代价后,完整夺取了该阵地。

如此惨败的一场战斗,为什么中共官方也详细记载呢?原因只有一个:1081争夺战是中共大肆宣传的三个”冰雕连”中的一个,言下多少有点此乃”天亡我,非战之罪也”的意思。

在大陆网络流传的文章中,对长津湖战场上整个连队被成建制冻死的”冰雕连”的说法,普遍认为有3个,分别是60师180团1营2连、59师177团2营6连、80师242团2营5连。

其中第一个180团1营2连就是驻守1081高地的部队,隶属20军,这也是中共官方唯一一个在公开出版的战史书籍中正式承认的冰雕连。1999年出版的《百旅之杰:20军史话》一书中是这样记载的,说美军爬上高地的时候,共军没有还击,结果在第二天打扫战场时才发现180团2连全部冻死在阵地上,还一个个手握枪枝保持战斗姿势。

这就存在大问题:如果打扫战场的是美军,那么冰雕连的说法只能来自美军的记载,但美军军史从未有过这样的记载。如果打扫战场的是共军,那么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美军攻占高地后一直据守此处直到大部队顺利通过,共军根本不可能在第二天可以悠哉摇哉地去打扫战场。

而且就在中共更早一点,在1996年出版的《陆军第二十集团军军史》一书第108页中的记载都是有所不同的,这里记载的是2连”全员阵亡或冻死在阵地上”,这与一枪未发全建制冻成冰雕完全是两回事。

这个记载,与20军司令部早在1953年1月做出的”咸镜南道战役初步总结”的记录是一致的,都是说经过激烈战斗而全员阵亡,根本就没有提到全员冻死的冰雕连的说法。

我们都知道,美军是从12月8日上午开始进攻1081高地的,陆战一师一团一营的A连于12月9日下午3点攻占了1081高地主峰。其中8号当晚的确有严寒天气,导致了部分共军被冻死冻伤,重创了共军实力。但根据A连连长巴洛上尉事后接受采访的回忆记录,9号美军一直到最后攻占高地的时候,都与共军有激烈交战,甚至还一度遭遇了共军的反冲锋。

他的说法也是一样,说攻占高地的时候没有抓到俘虏,共军全部阵亡及冻死在阵地上,脸大都呈蓝黑色,最后清点发现了530具尸体。

1081高地失守使得共军基本上失去了最后一个可以拦截美军撤退的关键据点,20军军史记载中公开承认,60师伤亡惨重,弹尽粮绝,已经无力出击。

所以,这个话题聊到这里,我想大家应该看清楚了,至少在1081高地这里,有部分士兵被冻死是正常的,但所谓一枪未发的”冰雕连”是不存在的。这个说法应该是后期随着宣传的需要而被文宣部门的人员发挥想象创作出来的。

至于说另外的两个冰雕连是否真实存在,就我个人的看法恐怕也是存疑的,我们争取在以后的时间找机会来和朋友们讨论。

《沉默呼声》展现真正勇气

现在回顾这段历史,我们都看到其一直被中共官方渲染为志愿军以承受了巨大苦难和牺牲换来了今天中国人民的美好生活。但这是一个巨大的谎言。作为朝鲜金家侵略军的同盟,中共军队无论遭受了多大的苦难,都不具有任何的正义性或道德感召力。

相反,尽管从个体角度看,很多中共军人因为受蒙骗成为炮灰,经受了巨大的痛苦从而值得同情,但中共直到今天都还在把欺骗他们的成果、把他们的痛苦作为军国主义式的、鼓吹以无条件的流血死亡来表达对党魁效忠,也作为献祭牺牲品的工具。

在我们开头提到的徐州铁链八孩母亲的这条新闻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残忍的故事几乎在瞬间撕开了中共这种打鸡血宣传的遮羞布,露出了很多人难以接受的真相:所谓志愿军入朝参战给中国人换来的生活,就是这样一种无法直视的生活,是这样的一个让人从骨子里感受到用尽语言都难以表达的那种残酷与恐怖的社会现实。

这绝对不是个别的例子。我在前两天同样观看了一部华人导演拍摄的电影,同样讲述的是一个关于正义与邪恶,勇气与恐怖的故事,名叫《沉默呼声》。我是在看到蓬佩奥发推,说他与老同事余茂春一起去看了这部电影,非常受感动,然后他说:”这部电影让优秀的中国人不再沉默,去看看吧。”

我看了,非常认同蓬佩奥的感受。与《长津湖》或《水门桥》用堪称血腥的画面来刺激、挑动观众打鸡血般的狂热情绪相比,这部电影用平和的镜头语言,让人看到了善与恶之间近乎极致的对比,那才是真正打动我们内心深处的东西。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