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的“战略耐心”与习近平的“战术急躁”

如何理解拜登应对中国挑战的所谓“战略耐心”及其后果,成为关注美中关系走向的人当下都在思考的问题。从拜登至今回避与习近平直接通话这一不寻常的现象来看,拜登既不急于与习近平做交易,也不怕这样会给美国带来太大风险。于是我们看到,习近平毫不掩饰他的失望和焦躁,以不同的方式和渠道,高调敦促拜登,早日恢复美中高层对话。

坦率说,对拜登的“战略耐心”,我并不惊讶,因为他现在与习近平没有太多话好说。也就是说,冷落一下习近平,对拜登没有甚么危险或损失,反而给自己创造一个机会,全面审视和评估未来对付习近平和中国的策略。在这个背景下,习近平急于与拜登进行对话的态度,倒是让我有点感到意外,因为我不能理解,在经历了2020年中国造成的全球大疫、世界还无法看到这场巨大灾难何时结束的情况下,习近平竟然看不到,此时拜登不可能给他任何有意义的合作承诺,即使他有这个想法,政治上也完全行不通。但习为甚么要摆出急于谈判的姿态呢?是内部危机的压力所致,还是习陷入一厢情愿的病态?

一些有深度的评论家认为,习近平看见的世界,与许多人,尤其是与身处海外的人所看到的世界,完全不是一回事。习认为中国并没有因2020的疫情而失去战略机遇期,恰恰相反,是美国和西方在疫情中充分展现了深刻的制度和社会危机,进一步证明中国崛起而西方衰落的大势。习近平年初断言,“时与势在我们一边”,支持了这种分析。也正因为习的这种精神性格越来越明显,日本的大前研一才会在最近发出了“习近平已经希特勒化”的警世之言。

那么,从这样的角度如何来理解习近平摆出急于与拜登谈判的姿态呢?如果这是一种战术和策略选择,也就是说是一种“战术急躁”,在拜登拒绝与他“合作”的情况下,习近平能对美国,对整个世界秩序做出实质性伤害吗?这才是现在许多人真正关心的问题。总体看,习在整个国际政治舞台的信用和声誉已因2020而遭到无可挽回的损失,不少人,特别是外国人因此而认为,习发动战争的风险在上升,但国内的一些知情人士却坚定地认为,习近平其实最不想打仗。在这个意义上,习近平与希特勒非常不一样,背后的原因,就是希特勒的德国军队确实能战、善战,而中共腐败的解放军更像当年的“北洋水师”。

那习近平为甚么还要扩充军备?基本原因就是习相信中国现在有了“大清”所没有的“软实力”,可以在军备威慑下,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结果。这正是拜登的“战略耐心”难以回答的挑战。虽然很难知道缅甸政变背后是否有习近平,但可以肯定,习将会支持缅甸军方巩固中国在南亚的影响力。而习近平对拜登任期的最大挑战,可能正在台湾政治舞台上展开。难舍“大一统”的台湾蓝营,最近有了一些重要的“异动”,其中包括赵少康重归国民党,也包括“白狼”张安乐接受中共媒体的高调专访。这些异动令人不难做出这样的想像,那就是未来四年,习近平将充分利用拜登政府被国内危机纠缠的时机,全面调动中国大陆和台湾蓝营的“大一统”情节和社会资源,推动所谓的“智统”台湾。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