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胁迫性贸易惩罚”多以失败收场

中国在2月26日指控台湾凤梨有介壳虫害,因此宣布将在3月1日开始禁止所有台湾凤梨进口,而台湾则反控中国⼀再利用经贸手段来达成政治目的。 

台湾各界从⼀开始就不认为中国国台办的指控有所根据,毕竟历年以来,中国早已利⽤莫须有的指控或怀有鬼胎的承诺实行所谓的“胁迫性贸易(coercive trade)”。蔡英文在2016年公开拒绝九⼆共识之后,中国就开始利⽤经济封锁所来打击蔡英⽂政府。 

“胁迫性贸易(coercive trade)”的长远历史 

中国在2016年1月明显缩减了来台团客⼈数,跟马英九执政期间比起来少三成之多。刻意断绝中国团客的目的,就是要试图搞垮台湾观光产业以逼迫蔡英文政府接受九二共识。为了分化台湾社会,中国刻意将团客导向泛蓝都市,阻⽌陆客前往泛绿都市,让台湾的在地经济与政治立场脱不了关系。虽然起初有上千位旅行业者上街抗议,抗议声量很快消弭不见。 

此外,陆客禁止来台反而逼迫台湾将观光资源转移到不同国家,包含日本、韩国与新南向政策国家等。因此,近期来台观光客不仅变得更加多样化,而且旅客总数屡创新高,证明了中国的“奥步”起不了作用。 

随著两岸关系越来越紧张,中国在2019年禁⽌陆客来台自由行,再次用经济手段进行政治干预,实行所谓“观光统战”。观光统战在马英九时代首度出现,不过为了要建立起台湾对中国的经济依赖,只将炮⼝对准地⽅政府。高雄市政府在 2009 年为高雄电影节播放“世界维吾尔代表⼤会(世维会)”主席热比娅.卡德尔的纪录片,中国因此取消所有团客在⾼雄的旅馆订位,借此对高市府施压。 

隔⼀年,中国屡次给⾺政府“尝甜头”,向台湾各产业下大量订单。同样手法在 2012 年⼜出现⼀次,中国采买⼤量虱目鱼鱼货以鼓励台湾选民支持马英九连任总统。 

遍布全球的政经统战 

台湾不是唯⼀受到胁迫性贸易所苦的国家。2012 年菲律宾和中国发⽣领土纠纷时,中国以粉介壳虫疫情为由,全⾯停止菲国香蕉进口。2020 年澳洲和中国出现外交冲突时,中国便称澳国大麦未通过植物检疫,引起澳国农粮合作社CBH的强烈不满。之后中国扩大禁止进口的范围,包含红酒、龙虾、糖类、煤炭、木材、羊毛、和铜矿,造成澳国经济损失⾼达数十亿澳元。 

同样的,2018年孟晚舟遭加拿大警⽅逮捕后,中国随即禁止加拿⼤油菜籽进⼝,指称加拿大油菜籽“含有不良有机体”,也逮补加拿⼤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与顾问麦可・斯帕弗(Michael Spavor)作为报复。继油菜籽之后,中国以“伪造检疫⽂件”为由暂缓加拿大牛肉和猪肉进口。2020年捷克参议院议长维特齐高调出访台湾后,中国向捷克钢琴制造商PETROF佩卓夫取消高达 2380 万美元的订单。2017年南韩部署萨德反飞弹系统后,中国立即限缩陆客并在国内关闭逾二十几家南韩乐天集团旗下的零售商店。 

“胁迫性贸易”的政治意图 

针对台湾凤梨遭禁止进口⼀事,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社群媒体推特(Twitter)声明,中国只为防疫,蔡英⽂政府才是将经贸政治化以博取支持度。鉴于环球时报⼀直以来为中共政府的传声筒,可见中共高层也将宣称禁止台湾凤梨是为公卫著想。 

胡锡进之后在微博发文暗示,中国政府必要时可以对台湾产生更加巨大的经济伤害,让人不免怀疑禁止台湾凤梨就是来自于胁迫性贸易。 

中国禁凤梨的⼀大关键,就是台湾的凤梨产区刚好都是民进党掌握的都市,而明年刚好⼜逢市长⼤选,可能影响台湾选情。凤梨事件也引发国台办和陆委会针对九二共识展开唇枪舌战,而国民党趁机指责蔡英文政府造成凤梨无法销往中国,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国民党立委李德维表⽰,以后凤梨农要选哪⼀个政党应该要三思,而且台湾连中国疫苗都拒绝,受到经济制裁并不意外。国⺠党主席江启⾂先是对中国发现“虫害”表示感谢,并希望能够政经分离以达到两岸双赢的局面。 

江启臣也强调中国为台湾最⼤市场,认为蔡英文无力让出口市场多元化,也质疑新南向政策的政绩。重归蓝营的政论节⽬主持人赵少康警告两岸恐发生贸易战,而将台湾农⺠若因此受害,蔡英文要负最大责任。 

适得其反的经济统战 

中国希望以胁迫性贸易达成其政治目的,但结果大多以失败收场。中国不仅疏远了澳国和加拿大,更是毫不保留的向全世界暴露出“战狼外交”的恶劣行径,因此其他国家便主动买进中国禁止进口的产品。 

针对凤梨事件而言,中国除了没有把台湾民怨导向蔡政府之外,也没有成功逼迫台湾接受九二共识。原本销往中国的凤梨在短短 96个小时内由国内和国际市场消化完毕。中国唯⼀成功的⼀点,就是让台湾人知道中共才不在乎“台湾同胞”的生计,为了统战可以翻脸不认人。 

中共政府的作为让国际社会体认到过度依赖中国将是经济死路,因此台湾和世界各国应该要组成经贸平台来消弭中国的经济统战造成的危害。若搭配世界贸易组织的制裁手段,或许能⼀举终止中国使用胁迫性贸易。 

中国数年来都用经贸手段达成政治目的,近期台湾的凤梨事件就是⼀个典型例⼦。然而,凤梨事件不仅没有分化台湾社会,反而提升台湾的国际能见度。 

(※本文由Global Taiwan Institute 全球台湾研究中⼼提供/原标题:中国试图利⽤胁迫性贸易惩罚台湾/作者为全球台湾研究中⼼资深研究员。现任英国诺丁罕⼤学中国政策研究中⼼,及其合作单位台北法国现代中国研究中⼼资深研究员。拥有加拿⼤皇家军事学院战争研究硕⼠学位,并曾在渥太华的加拿⼤国家安全局担任分析师。⽬前在《外交家(The Diplomat)》、《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有固定专栏。著有《⿊⾊岛屿:⼀个外籍资深记者对台湾运动的调查性报告》等书。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