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引发大学新作弊威胁 监管机构将严打

疫情期间,各院校越来越依赖在线评估,大学生作弊率上升,引发关于学生会进一步采用人工智能来完成作业的担忧。

据《悉尼晨锋报》报导,澳洲高等教育质量与标准署(TEQSA)表示,已向各大学发送了一份名单,包括2000多个商业作弊网站,通过这些网站,学生可以花钱雇人代写作业,其中近600个是专门针对澳洲学生的。

TEQSA正对一些访问量最大的作弊网站进行最后调查,预计将很快采取行动,而各大学已在学校网络系统里屏蔽名单上的作弊网站。

新州最大的两所大学,新南威尔士大学和悉尼大学均表示,自2019年以来,学生的合同作弊率有所提高。

“高等教育目前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要应对合同作弊公司咄咄逼人、适应性极强的操作,以及大流行造成的迅速转向在线评估方式的综合风险。”悉尼大学的一位发言人说。

“我们和学生一样,对网上作弊行为的增加、网上合同作弊广告的泛滥以及这些对学习的侵蚀感到担忧。我们会与学生一起共同解决这些问题。”

新南威尔士大学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在大流行期间转为在线考试,导致考试期间的交流和勾结程度更高,作弊公司通过社交媒体平台直接针对学生。

大多数案件涉及在考试中进行不允许的交流,包括在学习帮助网站Chegg.com上发帖,以及使用WhatsApp和微信进行交流。

UNSW
澳洲大学生作弊率上升,引发关于使用人工智能作弊的担忧。图为新南威尔士大学。(图片:unsw.flickr/wikimedia unsw.flickr)

 “随着学校和学生迅速适应在线学习,合同作弊服务采用了新的模式和方法来逃避检测。”这位发言人说。

“虽然合同作弊案件在2018年至2021年期间系统增加,但我们通过更复杂的数字检测工具和技术(包括数据分析)检测合同作弊的能力也在增加。”

另一趋势是学生开始从雇人写论文转向使用人工智能。

迪肯大学评估和数字学习研究中心的Phillip Dawson教授表示,虽然合同作弊仍然是主要问题,但人工智能的崛起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他说:“我真的认为,在两个月到一年内,这些工具的使用率就会有一个非常大的上升,因为它们现在很先进了。”

“你给它问题或提示,它就能写出一整篇(论文),包括参考文献。”

“现有的很少的研究表明,这些东西不能写出出色的文章,但可以生成合格的论文。”

抄袭检测服务机构APAC Turnitin的区域副总裁James Thorley也认为,人工智能作弊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发生而不受监管。

 他说:“在某些方面,它是合同作弊的自然延伸,只是你砍掉了中间人,成本最终会低很多,甚至是免费的。”

“我们非常清楚这一点,我们正将其纳入我们未来的产品线,既要考虑如何积极地使用它,也要从不当行为的角度来考虑。”

“在(人工智能作弊)变得非常普遍之前,我们可能还有几年时间。”

Dawson教授表示,大学需要设计出在面对新的人工智能工具(如GPT-3)时仍然强大的评估系统。

“因为我不知道我们将来是否还能检测出人工智能生产的内容。”他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