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澳洲】疫情考验中国人的孝心

提起2020,疫情是一道绕不开的坎。这个鼠年过得真是别扭,好多中国人整整一年都像老鼠似的躲在家里。

凌小姐2020年初从中国广州来悉尼探亲,没想到一场疫情将她困在澳洲,一住就住了十个多月。在这段漫长的日子里,凌小姐牵肠挂肚的就是她在中国的老父亲,她的父亲今年已经快90岁了,高龄且多病,日夜盼望自己的女儿能回到自己身边,凌小姐也希望自己能尽快回国尽孝。

由于疫情期间航班不正常,回国机票成了紧俏商品,凌小姐花了洪荒之力,才买到一张38000元人民币的厦门航空单程机票。

凌小姐根据中国发布的规定,在48小时内做了双阴检测,并将检测结果送到中国领事馆,领事馆审核后,发给她一个绿色的二维码,她凭借这个所谓的安全码才可以登机。凌小姐暗暗庆幸自己住在悉尼,如果她住在墨尔本或其他城市,要想在48小时内完成这些事,除非她是孙悟空。

厦门航空公司的航班只能飞到厦门,飞机在厦门降落后,凌小姐立即被要求做一次核酸检测,然后同机上其他旅客一道被一辆大巴送到集美一间酒店接受隔离,她交了8000元食宿费,住进了酒店一个标准间,入住酒店的第二天,一些身穿白大褂的人到她入住的房间又为她做了一次核酸检测。

酒店对隔离客人十分严格,接受隔离的客人绝不可离开房间半步,每天有人将饭菜送到客房门口,客人只须打开房门把饭菜取回房间吃,吃完以后再把空盘子放在门口,由酒店负责前来收拾。楼梯和电梯口每天都有人24小时值班,以防客人偷偷走出房间。

进入酒店隔离的第7天,凌小姐又做了一次核酸检测,这已经是她抵达厦门后做的第四次核酸检测了,幸而结果全部是阴性,否则就要送进医院了。凌小姐始终弄不明白,对她们这些国外回来的同胞进行这样严格的防控检测,为什么每天还有那么多的境外输入确诊?

隔离的最后一天,白大褂们再来为凌小姐做核酸检测,确认结果为阴性后,才同意她结束隔离乘高铁回广州。工作人员将她送到厦门高铁站,亲眼盯着她上了火车,在火车开走时亲口跟她说拜拜,然后才离开车站,他们必须保证这些在厦门隔离的入境同胞不会留在厦门观光旅游。

凌小姐前前后后一共被人捅了7次鼻子,终于回到老父亲身边。回国路途虽然辗转曲折,但仍阻断不了凌小姐的孝心。

周先生今年七十三,他的父亲今年已经九十八,周先生每年都要回国探望父亲,但2020年因疫情影响,墨尔本没有飞机飞往中国。周先生想绕道悉尼回去,却又买不到悉尼直飞的航班。周先生不得不买了一张从墨尔本飞往悉尼,又买了一张从悉尼飞往新西兰惠灵顿,再买一张从惠灵顿飞往中国的机票。他要先从墨尔本飞到悉尼,再从悉尼飞往新西兰惠灵顿,然后从惠灵顿飞回中国。在世界上绕了一个大圈,多飞了五、六个小时,飞机最后降落在中国的上海。周先生在上海的酒店隔离了14天后,还得再买车票回山东老家。当他筋疲力倦地回到98岁的老父亲身边时,他的孝心感动了全村人,没人再敢说“家乡建设你不在,万里投毒你最快”了。

海妈妈去年初从北京来澳洲探亲,在墨尔本困了近一年,原先买的双程机票都快过期了,再不走机票就要作废了,遂决定近日回国。海妈妈定下回国的日子后才知道中国政府又颁布了一项新规定,要求回国人员必须在离境城市完成双阴检测,向中国领事馆申报安全码,才可以登上回国的飞机。

住在墨尔本的海妈妈只能先到悉尼,在悉尼按照中国政府的新规做完一系列的检测和报送手续,方能登机回国。然而,上了年纪的海妈妈不懂英语,如果让海妈妈独自一人去悉尼,孩子们不放心。

幸好海妈妈的儿子和儿媳都是孝子孝女,他们决定跟公司老板请几天假,驾车将妈妈从墨尔本送到悉尼,他们预订了悉尼一家酒店,准备按照中国的新规办妥一切手续后,把妈妈送上回国的飞机,再驾车返回墨尔本。幸好孩子们的老板也很通情达理,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他的员工请假去尽孝。

正当海妈妈和孩子们准备动身时,没想到正好遇上悉尼疫情爆发,新州和维州的边境实施封锁,从悉尼回墨尔本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海妈妈的回国计划又一次落空,她的机票也只能作废了。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