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歧见,保持乐观,共同对敌

美国大选至今未尘埃落定,拜登虽宣布当选,但川普未认输,各种消息满天飞,一时一个样,我们的心情也随之起伏。

我有不少朋友都因为太投入,搞得有点情绪不稳定,有的太悲观,觉得川普大势已去,有的挺拜登,又觉得胜利在望。

蓝丝挺拜登不奇怪,黄丝内部也有不少朋友挺拜登。甚至我自己家人中,也有两派意见。后辈在英美工作,看左派报纸多,也多数接受自由派思潮,除了与民主党的理念比较接近以外,也基于对川普个人的厌恶。

平心而论,川普也有个性上的问题,不招人喜欢,他又是富二代脾气,强横独断,做事情喜欢走极端不留馀地,结果当然是得罪人多称呼人少,因此也失去不应该失去的中间选民。他连自己党内的大佬麦肯恩都得罪了,麦已去世,但他太太此次干脆为拜登站台,因此打击自己的选情。

朋友圈中撑川普的,多数看重他上任四年对中共的全力反击,招招到位,把中共的处境整个翻转,使中共由攻势被迫转为守势。彻底反共的态度,客观上对香港与台湾反抗中共压迫的人民是一种莫大的支持。相反的,拜登与中共关系不清不楚,他上台后就有很多不确定性,因此两个人比较之下,当然川普连任对我们有利。

朋友中撑拜登的,很多都是深黄丝,他们看事情的重心,不是反共不反共的问题,而是自由派理念得到贯彻,因为川普个人的性格,不容忍他继续做下去。有的认为拜登也不真正亲共,有的认为即使拜登亲共,也好过川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两边的争议在于,什么事对我们更重要?是反共不反共重要,还是合不合时代潮流重要?

笔者认为,黄丝内部争议美国大选,到今日已经无关宏旨。总统大选举行过了,点票有争议,有舞弊之说,这件事我们不用太上心,上心也没用,因为美国的事轮不到我们左右,美国的事还是美国人决定。谁输谁赢,现在取决于两件事:一是舞弊之说有没有真凭实据,舞弊是个别现象还是系统性的阴谋操作,二是点票争拗是不是去到法律层面,法律最终的判决又是如何。

胜负之争取决于这两个因素,而香港人根本无从插手,只有静待结果而已,吵到上天也解决不了问题,还白白伤了和气。

对我来说,不论川普连任,还是拜登上台,对抗中共的斗争,都要继续下去。川普连任,事情做起来会顺手一点,拜登上台,事情变数会比较多,但我相信拜登上台也不可能与中共再亲密起来,他也要避嫌,更要看美国的民意做人。

始终我们要相信美国的宪政,相信两党之争最终都要服从国家整体利益,因此,我劝大家都不要对美国总统大选太上心,不如放下歧见,静观其变,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车到山前必有路,做好自己的事才是道理。

若川普连任,我们以前做什么,还是做什么,若拜登上台,就要加强国际线的工作,要尽可能把港台两地人民的心声传达出去,尽可能把中共践踏基本法,滥捕滥告的证据传播出去,借此让更多美国人了解我们的处境,得到他们的支持。

近日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出了一份报告,指出国安法之下香港人权状况急剧恶化,证明美国人即使忙于大选,仍旧关心香港的情况,所以对总统大选后的港美关系,也不必太悲观。

只要美国人保持对中共的反感,就能影响两党的外交政策,而作为总统的更不可能一手遮天,拜登有奶共的嫌疑在身,他只有撇清自己,绝对不敢对中共施恩太甚。他的任期只有四年,前面两年要花大力气去弥合国内两党两派的恩怨,后两年又要操心连任竞选。如果民主党在参议院又处少数,施政处处受制于人,他要做好国内的事已经不容易,对中共不可能大幅调整国策。

因此,即使拜登上台,也不必太悲观,与其怨天尤人,不如做一点实事,影响美国民意,借此产生对拜登的民意压力,客观上阻止他与中共勾兑。

最要紧的还在于,现在我们面临比较严峻的处境,林郑正丧心病狂凭国安法整治民主派骨干,最近相继对新闻界﹑学界开刀,正需要我们团结一致去对付的时候,千万不可因为美国大选这件事,造成内部互相攻击,以致自我分化,削弱自己阵营的实力。

美国总统大选这件事,对我们有影响,但即使美国今日全力支持中共,难道我们就不抗争了吗?路既然要走下去,就不要分心,要认准方向,全力以赴,路上是风和日丽也好,是狂风暴雨也好,都要走下去,问题不在于走不走,问题只在于怎么走。

希望大家都冷静,适当抽离,事到临头,见机行事,不要自家人吵到翻天,让蓝丝看热闹。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