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FBI”调查普京亲信 火力不足 人手不够

位于伦敦汉普斯特德的碧奇伍德宅邸(Beechwood House)是一座乔治亚时代的宅邸,售价8,200万英镑,而其拥有者乌斯马诺夫(Alisher Usmanov)被认为是普京(Vladimir Putin)“最喜欢的寡头”之一。

据《每日电讯报》报导,乌斯马诺夫在英国的资产已被冻结。但有消息称,这位金属和电信巨头已利用英国复杂的法律和信托系统,将自己的财产置于法律管辖之外。

专家们表示,这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说明英国执法机构是如何被寡头们所雇佣的大批“推手”律师、会计师和房地产经纪人打败的。

为了扭转这一局面,政府宣布将在国家打击犯罪调查局(NCA)成立一个新的“高层腐败调查小组”(kleptocracy cell)。

NCA于2013年由时任首相梅(Theresa May)发起,其主要职能是打击有组织犯罪。但9年后的今天,反贪慈善机构“聚焦腐败”(Spotlight on Corruption)在一份报告中警告称,由于“资金短缺、任务繁重、火力不足”,英国“正在打击经济犯罪的斗争中败北”。

该机构执行董事霍利(Sue Hawley)称:“NCA已尽了最大努力,但却在资金、人力资源等方面被捆住了手脚。”

虽然从技术上讲,NCA每年可获得6.5亿英镑资助,但它必须向财政部申请特定资金。相比之下,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每年会收到103亿美元(78亿英镑)经费。

NCA的调查人员经常与一些最负盛名的律师事务所竞争,而后者有能力在案件中投入大量资源。NCA的资深官员最多只能挣到8.4万英镑年薪,而在私营部门,他们的对手的收入可以翻倍。

预计在本财政年度结束时,NCA将有800个职位空缺,其中186个“难以填补”。

专家们担心,如果没有足够的专业人才,NCA将难以行使议会赋予的更大权力,例如,“不明财富令”(UWOs)自2018年推出以来,只使用了4次。

英国皇家联合军种研究所(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经济犯罪问题专家伍德(Helena Wood)认为,这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可归咎于NCA员工“过度劳累和薪酬过低”。

如今,要揭露与克里姆林宫有关联的俄罗斯人在伦敦的资金的真正来源,更需要大量专业人才的参与和长期投入。

伍德补充道:“你不能向俄罗斯索要寡头们的贪腐证据。问题是,我们现在冻结了寡头的大量豪宅和游艇,但如查无实据,最终我们将不得不解冻这些资产。”

近年来NCA的成功案例,包括查明与费兹耶夫(Javanshir Feyziyev)经营的“亚塞拜然洗钱店”有关的560万英镑黑金的来龙去脉。

与此同时,国际反腐败部门已追回价值4.073亿英镑资产,这超过了其5年3,900万英镑预算的10倍,其中2亿英镑已归还给被盗国。

埃克塞特大学的希瑟肖(John Heathershaw)教授表示,乌斯马诺夫将宅邸所有权转让给家人的复杂财务策略,表明一个“更大的结构性问题”,如不加以解决,这个问题将继续困扰NCA。

他认为,必须通过法律,迫使私营部门向NCA披露更多客户信息。同时,还应成立一个专门的经济犯罪法庭。

他补充称:“面对从世界各地流入伦敦的大量不法资金,我们现在所做的就像‘在干草堆里找针’——这一局面必须改变。”

一位NCA发言人表示:“自2013年成立以来,NCA已经冻结、没收或返还了超过10亿英镑资产,仅在本财政年度的11个月里,就有1.88亿英镑资产被冻结或扣押,3,550万英镑资产被追回。我们将继续与政府和私营部门密切合作,以保护英国免受腐败和非法黑金危害。”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