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智库:中共深信与其被爱戴不如被惧怕

法国军事学院战略研究所IRSEM在即将公布的中国影响力策略报告得出一个结论:中国扩充影响力“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北京效仿前苏联克格勃‘感染行动’(Infektion),欲使世人忘记新冠源头,却漏洞百出。

法国‘世界报’独家获得的这份长达600页的报告把北京政权近来的变化形容为“马基雅维利时刻:中共似乎从今以后信服的是,让人爱戴,不如让人惧怕”。2015年中共通过一系列安全法规,习近平权力达到顶峰以来,中国进入到一个更具挑衅性,更加激进地巩固权力的阶段。香港危机,随后的新冠疫情都是催化剂,北京的行动变得相当强硬,方法手段也越来越像莫斯科。 

报告爬梳大量资讯发现,北京动员所有筹码,从外交到电影,从大学到企业,从媒体到政党,围绕四大主轴叙事:捍卫中国模式,吹嘘中国传统,彰显中国善行,建立中国霸权。 

研究人员把中国战略描述为同心圆,台湾和香港成为练兵场,涵盖范围渐渐扩至全世界。采取“秘密的非常具有挑衅性的俄罗斯方式”,进攻澳大利亚和美国,2018年发生所谓“瑞典中国游客遭虐待事件”后,该国成为中国在欧洲的实验室。 

报告指出,中共制定行动方案、目标以及手段,在内部试验后向外界出口,在内部通过共青团协助控制,在外部,则有中国人民解放军推动“三战”,“舆论战”、扰乱敌国决策进程的“心理战”、以及反制西方制裁的“法律战”。 

IRSEM报告分析,中国不仅“收买”,而且“打入内部并予以控制”,把这一切都纳入其所称之的“统一战线工作”战略范畴,瞄准的对象在法国包括前总理拉法兰以及法国海外省新喀里多尼亚的独立份子。此一策略最早源自于布尔什维克革命:与次要敌人结盟以对抗主要敌人,利用“有用的笨蛋”达到散播其意识形态的目的。 

被视为扩大中国影响力关键的中共统战部12个办公室,涵盖党国所有分支机构,但更多的行动是在统一战线名下进行的渗透性的,以软实力的名义,通过论坛、媒体、大学,友好协会、中国在外记者,以及官方宗教机构来渗透。且视具体情况而定,在有些国家,发动“爱国华侨”,在另外的地方,策动亲中国的“反对党”。 

法国极左活动分子Maxime Vivas出书声称北京镇压维吾尔人是“假新闻”似乎就是北京“统一战线工作”成功的例证,他多次受到直接牵涉镇压的中国地方机构邀请,比如2018年受新疆建设兵团邀请访问新疆等等,他在书中直接引用北京当局提供的宣传材料以及一些散播阴谋论网站的信息。 

报告指出,北京当局近月出现“资讯操弄工业化”,通过大量搜集资讯与人工智能让中国能够大规模产出内容,比如,在试图影响台湾2020年大选时就使用过这一策略。 

专家分析,北京在针对新冠疫情来源方面的心理操弄,煽动对香港民运人士的仇恨等行动方面异常活跃,并且经常通过中国留学生或者海外华人来提升成效。 

报告特别研究了北京针对新冠疫情 采取的战略,指出新冠疫情反而成了中共的宣传加速器,全世界都在其中苦苦缠斗,对北京却成了一个消化从俄罗斯吸取灵感制造假信息手段的完美机会。 

报告指出,其中一项重大行动旨在将冠状病毒定位在美国的德特里克堡军事基地,让人们忘记冠状病毒的中国起源。这一做法最初直接模仿了苏联克格勃1983年炮制的‘感染行动’,指控美国向全球传播艾滋病。法国军事学院战略研究所把北京的行动命名为‘感染行动2.0’。 

第一阶段持续大约一个月,时间:2020年2月(‘环球时报’发表一篇相关文章)至2020年3月2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发推指控美军把病毒带到武汉军运会),该研究所的专家表示,面对新冠疫情,中共的信息战包括三个层次:1,控制国内有关疫情的叙事;2,让西方批评失去信用,凸显中国的宽厚;3,诋毁对手。 

但报告指出,在信息战中,中国与俄罗斯之间在互信上还存在着巨大的鸿沟,因此,双方的差距仍然明显存在,比如,中国“仍陶醉于对自身模式的盲目自信”,谈自身远远超过俄罗斯谈论自己,尤其是在网络行动上,中国似乎还缺乏能够融入更大范围在更大规模信息战的能力,北京的“俄罗斯化还没有结束”。 

报告结论部分写道:尽管中国投入的行动规模庞大,但获得的结果却好坏参半。在影响力方面,事实上“中国是它自己最大的敌人”。 

中国在很大程度上吸取俄罗斯的做法,拥有比俄罗斯优越得多的资源,但并不很有成效。北京在包括亚洲在内的海外影响力行动,都被其过度侵略的姿态和挥之不去的文化上的笨拙手段而大打折扣。 

许多民意调查的结果趋同:2021年中国形象明显恶化,而北京在“丝绸之路”亦遭遇挫折。中共还没有在诱惑与胁迫之间找到理想的平衡点。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