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希望争取居留?

笔者这周陪同一名来自香港的客户到行政上诉审裁处(AAT)参加聆讯,过程顺利,当日天朗气清,移民局安排了一名来自香港的专业翻译员,我们做了充分的文件准备,事事到位,更遇到一位愿意聆听的审裁专员,加上笔者也是来自香港,对于香港十分了解熟悉,可以说是水到渠成,案件成功指日可待。

记得去年看到一则澳洲新闻如下;

“澳洲给予在澳打工和留学的香港人五年居留权届时将可申请永居?”

澳大利亚将为成千上万的香港公民提供永久居留权,同时暂停与香港的引渡协议,以此回应中国对个人自由和政治异见的打压。

这些政策调整适用于目前已在澳大利亚境内香港公民,为其提供了安全庇护以及留在澳大利亚的途径。目前已在澳大利亚境内持有临时工作签证和学生签证的香港公民可获得签证延期,在澳居留五年。此后,他们将有机会申请永久居留权。此外,还将另外出台政策,吸引那些希望将业务从香港转移到澳大利亚的企业。据悉,签证政策的变化将影响大约10,500名学生和1,500名持其他相关签证的人,其中大多数人目前已在澳大利亚。

虽然莫里森总理宣布这些政策变化,但并没有宣布任何接收香港居民的人道主义计划。“我们今天做出的决定对目前已在澳大利亚的大约1万人产生了最大的影响。”他说。“寻求通过该渠道申请的人仍然可以获得难民和人道主义援助,全世界的人都可以获得这种援助。”

香港引入了新的《国家安全法》,将提出异见和反对中国统治的行为定为犯罪。该法出台后,就遭到了多起抗议,也有多人因此被捕。许多国家都对中国政府强推港版《国安法》予以谴责,澳大利亚就是其中之一。澳大利亚也将终止与香港的引渡协议。

莫里森表示,与香港的引渡协议现已搁置,因为港版《国安法》的出台代表了“情况发生根本变化”,破坏了香港治理的“一国两制”框架。有人担心,澳大利亚与香港保持引渡条约可能导致某些人士要在中国面临指控。

澳大利亚政府还升级赴香港旅行建议公告,警告民众“不要前往(Do not travel)”,并称澳大利亚人“因定义模糊的国家安全罪名被拘留的可能性会增加”。此前,外交和贸易部(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警告在华澳大利亚人,他们可能面临遭受“肆意拘留”的风险。。

很多香港人错误解读以上信息,主观地认为澳洲政府会主动地送一个澳洲永久居留身份给予来自香港的人。当中很多人默默等待,从去年7月份开始等待,差不多9个月时间了,今年3月份却被告知;除了482、485和457签证可以延长到5年外,对于香港人来说没有其它优惠了。一部份人十分失望,因为他/她们一厢情愿希望等待“嗟来之食”,澳洲政府会白白送身份给自己。同时笔者也明白部份人是被一些组织及人士误导要求“等待”,不要主动寻求永居申请。这些组织及人士声称会免费为他/她们向澳洲政府争取永居身份。但是笔者得到一些来自它们内部的人士透露;它们除了做一些表面工作外,其实是希望香港人尽量返回香港,除了少部份得到它们恩准的人士除外!

为何澳洲政府没有太多行动来给予香港人永久居机会?因为澳洲政府所得到证据显示,在澳洲19,000名手持临时签证的香港人,只有300人希望取得永居身份,其馀人士没有意愿留下,所以澳洲政府便没有对香港人作出任何新的签证优惠政策(大部份香港人都没有争取)!笔者明白很多香港人是被误导放弃争取居留,一些人是不知道如何争取?一些人是内心需要却没有作出行动,以上种种的行为,令澳洲政府完全误解了对于生活在澳洲而手持临时居留签证的香港人,希望取得澳洲永久居留的意愿。

笔者这次陪伴这位来自香港的客户出席聆讯,主要是为他据理力争,表达他要求取得澳洲永久居留的态度,同时把香港现时的状况向澳洲政府报告,为香港人发声,但是笔者一个人的声音是完全不足够的,柴要多火才旺,希望取得澳洲永久居的香港人可以联络笔者。

另外,读者可以查看我公司的纲站(stanleyimmiandlaw.com.au)里面有我在2011出版的移民法律介绍一书,虽然过时,但可读性高(签证的名字虽然改了,但条文内容没有大改变),特别是许多案例及文章,可以作为移民澳洲前的指南!

以上专栏是由澳洲移民法律谘询Stanley CHAN提供         

Stanley Chan 澳洲移民及法律谘询        

澳洲移民代理注册号码 MARN: 0430097(Chan)  

Melbourne Office墨尔本办公室:        

Suite 3, 49 Wadham Pde, Mount Waverley VIC 3149 Australia    

谘询电话:+61 3 8833 7288        

Mobile手机:+61 0 444 522 514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