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澳洲】求才

霍伯士先生是个机械工程师,在澳大利亚有三十多年工作经验,八十年代初被澳洲派往中国,在中国第一家中澳合资企业工作。霍伯士退休以后,为了发挥余热,自愿前往政局不稳、战乱频仍的非洲索马里,为联合国组织当义工。联合国组织为了保护这个机械人才,每天派4个维和部队士兵手持冲锋枪紧随他左右,直至他的义工期满。

这就是联合国对待人才的态度。

小李曾在澳洲留学,取得硕士学位后,留在悉尼工作。前几年,美国的微软公司在网上发布招聘广告,小李看了这则广告,不知深浅,随手填了一份应聘表格寄去。微软公司收到后一看,此人正好符合他们的要求,便诚邀小李前往西雅图面试,并承诺为小李报销来回机票。恰巧小李那段时间工作较忙,一时不便离开悉尼,便回复说暂时去不了。微软公司求贤若渴,立刻派了两名专家飞到悉尼,经过一场面试,发现小李果真是个标准的IT人才。两名专家当场对小李说:“你明天就可以飞去美国上班,机票也为你买好了,至于你房间里的东西,我们会帮你全部打包寄往美国,你就放心去吧。”

这就是微软公司对待人才的态度。

莎拉当年在墨尔本大学毕业时,也以为自己是个人才,可没想到投了多份简历却四处碰壁,那些公司不聘用她的理由是:“没有实际工作经验”。莎拉最后只好在一家小小的公司做了一名小小的职员。谁知一年以后,竟有猎头公司找上门来,对莎拉说,有一家世界排行第三的跨国公司正在招聘一名财务人员,虽然猎头公司已经推荐了好几个人才,但那家公司都不满意。猎头公司问莎拉愿不愿意去试试。莎拉一听是世界500强,当然想去试试。第一轮面试由那家跨国公司的人力资源主管负责,他主要问莎拉的学历、职历、家庭背景以及社会关系之类的琐碎事,同时也顺便测试一下应聘者的语言能力。第一轮面试顺利过关后,接着由公司的财务经理主持第二轮面试,财务经理主要考问莎拉有关财务方面的专业知识,既问理论,也问实践。莎拉暗暗庆幸,这一年自己在那家小公司没有白干,否则一定会被问得张口结舌甚至哑口无言。财务经理对莎拉的回答相当满意,便让她过了第二关。几天后,莎拉进入第三轮面试,这回由公司的CFO亲自挂帅。CFO只字不提莎拉的学历和职历,也不问有关的专业知识,CFO只跟莎拉讨论艺术。幸好莎拉从五岁起修习钢琴,并考到澳洲钢琴十级证书,于是她就不知天高地厚地跟CFO讨论贝多芬、莫扎特,从巴洛克谈到古典主义,从浪漫主义谈到现代音乐。CFO的艺术知识相当丰富,谈兴甚浓,原定15分钟的面试竟然谈了两个小时。结果,CFO对这个新员工的兴趣爱好和教养非常满意,当即拍板,问莎拉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

离开CFO后,莎拉不禁想起自己之前曾在广州一家银行求职, 那个经理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了几遍后,一边点头一边说:“长得还蛮漂亮的,明天来上班吧。”莎拉却从此再也不敢走近那家银行。

莎拉在澳洲上班后不久,公司派她前往新加坡接受培训。公司安排莎拉乘坐商务舱,入住新加坡的五星级酒店,而且独自一人住一个套间。莎拉出国留学前只知道乘坐商务舱是要讲级别的,独自一人入住五星级酒店套间是要讲资格的,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刚入职的普通员工,既没有级别也没有资格,不知道为什么也能享受这样的待遇?人事主管告诉莎拉,这是公司规定的人才待遇,尊重人才是公司的企业文化。

这就是世界排名第三的跨国公司对待人才的态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