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模特儿被抓回老家再教育 披露铁窗生活后失联

BBC报导,31岁的麦尔丹∙阿巴在新疆艺术学院毕业后,2009年离乡工作,被中国当局送回新疆库车市“拘留”前,居住在广东佛山,是一名淘宝服装模特儿,生活经济无虞。

麦尔丹∙阿巴在2018年8月时,曾被控贩售大麻判刑16个月,其友人坚称他遭到诬陷;2019年11月刑满获释后不久,又遭警方以例行手续为由将其带回新疆,BBC在报导中指出“他没有任何进一步的犯罪嫌疑。”

今年1月15日被送回新疆前,麦尔丹∙阿巴的家人与朋友被获准送保暖衣物以及他的手机到机场。家人认为他将被送进新疆“再教育营”里,而一个多月后,竟接获了他传出的手机讯息。

行动遭拘禁  环境恶劣

他在微信讯息中写下自已被送到库车市的监狱里,“50至60人挤在一个不超过50平方公尺的小房子……然后从头到脚戴著‘四件套’,所谓四件套是黑色的布头套、手铐、脚镣,还有一条铁链将手跟脚绑在一起。每个人都不能打开头套看对方或警察。”

他提到因为空间太狭小,睡觉时有些人必须蜷腿坐著,并非每个人都有空间可以躺睡,他掀开头套向警察提出了请求,“那晚是我被带去的第一天,不知道那里规矩。我把头套掀开问排睡位的(警察),我说手铐太紧了,手腕好痛。”

麦尔丹∙阿巴描述“他(警察)就非常凶的骂我说,再掀开头套就打死你……我就没敢再说什么了”。

文字讯息中麦尔丹∙阿巴描述,疑似“提审室”中不断传出尖叫声。

1月22日中国COVID-19疫情达到高峰,中国当局在狱中也执行抗疫措施。据麦尔丹∙阿巴描述,狱友必须在头套内又戴上口罩,当他与其他狱友体温过高时,被带到另间“晚上开窗导致温度过低”的房间隔离,并伴随著更加清晰的惨叫声。

麦尔丹∙阿巴也因感冒与其他被移送者分开,被送往另一处未知的地点,他称之为“疾病控制中心”,而对外的讯息也是从此处流出。

在自拍影片中麦尔丹∙阿巴右手拿著手机,左手则被铐在床上,身著脏衣服,拍摄了一下肿胀的脚踝。文字描述中他写道“我的全身已经都是虱子了。每天都会捉很多虱子,真是好痒。这里每天也是上厕所早晚两次,当然比派出所那么多人环境会好一点,这边我一个人住,但有两个人看守我。”

BBC报导中提到似乎是新拘押地的管理方式使麦尔丹∙阿巴得以接触到他的私人物品,而手机在没有被注意到的情况下,得以对外联系,不过描述了相关经历后几天,讯息突然停止了,至今已5个月毫无音讯。

专家:可以从影片背景辨识出宣传口号

BBC报导指出无法验证该这些讯息的真实性,但引据专家判断表示影片看起来是真实的,特别是可以听见窗外喇叭用维吾尔语和汉语传出“根本不存在所谓的东突厥斯坦国”的宣传口号。

窗外声音传出“境外分裂势力将这个地理名词政治化,把所有使用突厥语族语言和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联结起来”。

报导援引美国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的中国新疆政策专家米尔沃(James Millward)说法表示,麦尔丹∙阿巴的环境描述与遭遇与其他案例相当一致。

该报导也展示了麦尔丹∙阿巴拍摄的一份文字通知,内容中鼓励“宗教人士、普通群众(12岁以上)‘自首、悔过’”,而这也成为了罕见可以体现中国当局对维吾尔人思想控制的资料来源。

迫害维吾尔人仍在进行

麦尔丹∙阿巴的遭拘禁的消息显示,即使受到良好教育,并有正当职业的维吾尔族人,也可能成为中国当局拘禁的目标。

国际新疆问题权威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z)指出,“这些证词表明,拘留、分类、然后将他们进行法外拘留的整个系统……在很大程度上仍在进行。”,并提到不论背景“在某种程度上,几乎每个人都将经历某种形式的拘留或再教育,每个人都将受到这种制度的约束。”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