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匪时代的造谣笑话

开篇声明:本文标题所指的“共匪时代”,并不是指一九四九年以后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因为执政后的中共,举世皆知,是一个永远伟大光荣正确的宇宙政党。区区老叟,为保证能安全进出母国,和在异国平安幸福的养老,免受喝茶之虞,决不敢有半点亵渎,而且绝对恭顺,望五毛兄弟和有关领导理解,老叟向你们作揖,有礼了!

本文要说的是,一九二七年时代,被中华民国政权定为“共匪”暴乱组织的一次造谣事件,老叟照原文抄来,非常有娱乐性,至少能给饮茶客们添些谈资。

老叟先交待拙作《民国枭雄王亚樵》一文中,详述杜月笙暗杀汪寿华的情节,再衔接后文,怕读者有所遗忘。现将前文中的有关情节黏贴于此:

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一日,“4.12事件”前夕,上海青帮大佬杜月笙,受国民党指使,派手下四大金刚—高鑫宝、顾嘉棠、芮庆荣、叶焯山,暗杀屡次策划工人罢工闹市,扰乱平和社会的“上海总工会主席”共产党人汪寿华。

这事先由杜月笙发请帖,派万墨林诱骗汪寿华到华格臬路的杜公馆赴宴。

杜月笙
杜月笙。(图片来源:wikipedia)

汪寿华一踏进杜公馆,就被杜月笙门下的马祥生和谢葆生按住。

杜月笙在楼上喊:“不要做在家里,否则,以后就没有人敢上门了!”

“四大金刚”心领神会,高鑫宝立即发动汽车,顾嘉棠、芮庆荣、叶焯山三人将汪寿华押进车去。在车内,芮庆荣和叶焯山联手掐死了汪寿华,然后驱到丰林桥附近,找了块荒地,掘个圹把他埋了。

据逃到香港后的顾嘉棠回忆:“就在封穴的一霎那,漆黑的东方天际,突然亮起一道白光,像闪电,时间却又久了些,像大量的火药爆炸,偏是听不见任何声响。”星宿归天,必有异像,他们杀害的,毕竟是共产党的头目—洪太尉瓶子里放出来的天罡地煞。

报应果然到了,一九四九年五月,解放军占领上海。

幸亏杀害汪寿华的芮庆荣和高鑫宝已经逝世,杜月笙、顾嘉棠、万墨林等侥幸逃往香港,而叶焯山和马祥生则没有走成,当然死罪,公审那天,被押到埋葬汪寿华的现场。

叶焯山和马祥生被五花大绑,押到临时搭建的舞台上,台下的到会者人山人海,口号震天。当审判者喝问:“反革命凶手马祥生、叶焯山,民国十六年四月十一日夜里,杀害上海总工会理事长汪寿华烈士,有没有你们的份?”

马祥生因为没有参与直接行凶,心存侥幸,吞吞吐吐,企图辩白,在一旁的叶焯山,知道在劫难逃,回头对马祥生大声说:“好啦,祥生哥,大丈夫说死就死,多说废话有啥用!”

口号声中,两人被拖到汪寿华的埋葬处,当众击毙。

却说笔者和连环画家范生福兄是好友,与他的尊人范家伯伯也稔熟。范家伯伯是旧上海文人闻兰亭的学生。他和国共两党的地下工作者均有来往。一九四八年底,延安派周恩来的堂弟周恩霑潜伏上海,受地下党所托,范家伯伯将周恩霑介绍给杜月笙,请杜月笙安排个职位作掩护,杜月笙帮忙在祥生汽车公司给他谋了份闲职。

一九四九年初,上海易帜前夕,杜月笙托范家伯伯约周恩霑吃饭,席间杜对周说:“我杜某人是江湖中人,国共两党都是朋友,你哥嫂进城后,请你美言几句,多介绍我杜某人的为人,我把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业务交给你。”

范家伯伯说:“共产党进上海后,周恩霑确实向邓颖超提及此事,但邓颖超一口回绝说:“杜月笙杀害汪寿华,这笔帐是一定要算的,交易所的事你别插手!”

有野史说,汪寿华和周恩来是拜把子兄弟,都是青帮中人,关系很铁,所以中共取得政权后,周恩来不忘旧义,给汪寿华的评价很高,数年前我在上海沪西工人文化宫,还看到他的一尊青铜塑像,不知如今还在否?

交待完杜月笙暗杀汪寿华的经过,再抄袭台湾传记作家张君谷《杜月笙传》中的细节:

汪寿华被暗杀后,“共匪”为了挽回面子,就美化这位乱世英雄,胡编故事,在民间散布谣言,说汪寿华自小就胆大机智,愍不畏死,他十三四岁的时候,手执双枪,闯进了杜公馆,要索一大笔钱,杜月笙保镖正待加以“解决”,杜月笙却欣赏他人小鬼大,一身是胆,送了他一笔钞票,笑令保镖纵之使去,从此以后汪寿华便名满沪上,成了敢捋虎须的少年英雄。

万墨林说这个传闻如非好事者向壁虚构,便是汪寿华自己为了拉拢工人在吹牛皮,因为工农大众对这种宣传是很能听得进的。万墨林指出此一传闻的破绽,很简单,汪寿华十三四岁,杜月笙还不到二十岁,他不但没有公馆,没有保镖,而且他自己还住在同孚里黄老板的家里。

又有一说,颇富传奇,有谓汪寿华为搜刮共产党的活动经费,不惜铤而走险。一日,杜月笙忽然接到一封匿名信,信中向他“告借”两万大洋,缴款的方式,请他在某日下午三至四时,把钱放置在杜公馆左邻墙角落的那只大垃圾箱里,借钱的人将会自来取。这一封信使小八股党、杜门中人和亲友家人一致为之震动,就是普通人家,强盗土匪也不能如此大胆,公然勒索,指定时间白昼取钱。于是,大家掇促杜月笙放两万大洋在垃圾箱,且看那贼怎么来拿?

届时,华格臬路杜公馆的附近,八方巡哨,十面埋伏,杜门中人生怕钱拿走了坍台,在那个垃圾箱的周围,把守得如金汤铁池一般,百把个人一丝不懈,守足一个钟头,莫说强盗贼骨头,便连一个闲人也不曾撞进。四点过五分大家一道去检视垃圾箱,盖子一掀,惊吓得人人目瞪口呆,那两万块钱一大包,神不知鬼不觉的不见了。

杜门中人恼羞成怒,于是侦骑四出,明查暗访,一定要将这狡贼抓来惩处,杜月笙却爱惜这个“贼才”,兼以天大的谜团无法揭开,因此他通知水陆各路兄弟,请这位高手挺身出来,杜先生不但不见怪,而且诚心诚意,要跟他做个朋友。

于是有一天这人飘然来临,登门拜访,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他自家通名报姓,说是他叫汪寿华。杜月笙殷勤接待,飨以酒食,席间杜月笙虚心求教,问他那日是怎样把两万块钱取去的?汪寿华笑说:容易得很,杜公馆旁边的房子上月不是空出来了吧?那天杜公馆的朋友只顾墙外的垃圾箱,忽略了墙内的里箱门,而汪寿华便躲在空屋院中,顺顺当当,把钱拿了就走。

顾嘉棠等人听他说得如此轻松简单,反而衬出他们一帮子无能无用,捺不住心头的怒火,又要取汪寿华的一条性命,杜月笙忙于阻拦,汪寿华却不慌不忙地说;“对不起,不劳各位费神,兄弟来时,身上绑好两只炸弹,无论我怎样掼下去。炸弹都会炸飞。”

结果是这帮人徒呼负负,坐看他起身离座,扬长而去。

万墨林听说此一传闻,便笑个不停,他说:“编故事的人也不打听打听,杜月笙的左隔壁便是张啸林张大帅的的住宅,一道中门相通,两家的人经常往来走动。汪寿华躲在张公馆偷杜公馆的钱,被张大帅一看见,惹他性起,大帅不要‘妈特个X’的,把他给剥了皮去呀!”

实际上汪寿华一直没有上过杜公馆,凭他“汪寿华”那三个字,便见不到杜月笙,他有事相求,走的是万墨林的门路,他曾冒充浦东人,跟杜月笙万墨林攀乡谊,套交情。“君子欺之以方”,他的骗术只到万墨林为止,他晓得万墨林和杜月笙是亲眷,又是杜月笙如影随身的总管,他那点小事情,找找万墨林就尽够了,因此他一向对万墨林讨好巴结,无微不至,难怪那天杜月笙要请汪寿华吃饭,差万墨林亲送请帖……这是他们做“共匪”时,编造的故事,漏洞百出,至今读来不值一笑。

以上内容纯为抄袭,并非老叟观点,特此说明。

一九四九年,按照法理,被中华民国污蔑为“共匪”的组织,成了执政党,成了万民欢呼的伟光正,然而其造谣惑众,欺骗民众,自我贴金的不光彩行为,还一如既往,且不说把烧鸦片说成烧炭的南泥湾光荣历史,也不说抗美援朝的是金日成侵略南韩的真相,更不说大跃进牛皮冲天的万斤田……就最近微信上,圣上视察武汉火神山医院的那张照片,就洋腔百出,明明是和群众站在同一个太阳下,却照映出不同方向的身影,叫人看了发笑,好在我的同胞十之八九椎鲁,否则要笑落大牙,挤爆牙医门槛。

承前启后,看来几十年的作假改也难,老叟进言,尔曹实在是积习难改,能否在作假手法上有所提高,精益求精,与时俱进,此忠言望执政者能重视,也不负老叟的一番爱党苦心!

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四日于食薇斋南窗下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