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幼儿与父母分开单独隔离遭批 欧盟致函当局提六请求

上海因应COVID-19疫情正在实行“分区封控”,当地被隔离婴幼儿哭闹的视频近日被曝光,同时存在多名婴幼儿共用一张病床的情况。当局强制要求确诊儿童与父母分开在不同地点隔离引发民怨。法国驻上海总领事馆代表欧盟成员国(共24个国家)致函上海市政府,要求不要将父母和孩子分开。

4月1日,上海大量婴幼儿被单独隔离的照片和视频在大陆社交平台上流传,引起极大的民愤。据多张照片和视频显示,多名婴幼儿挤在一个带铁栏的婴儿床上,有的躺着,有的扶着床栏站着,空间十分拥挤,甚至有幼儿的头被床单盖住。

根据网传聊天视频截图,有知情人透露,婴幼儿隔离点资源严重缺乏,“楼上200个孩子只有10名护士”;还有人说,由于孩子与家长分开,没法及时照护,“孩子屁股都烂了”。相关贴文和视频遭到删除。

据中国慈善家杂志报道,赵倩(化名)一家三口均确诊,其丈夫被送到集中隔离点接受隔离治疗,她和2岁半的女儿则留在上海同仁医院接受治疗。不过,3月29日下午,赵倩被送去方舱医院,女儿则被带到位于金山区的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隔离。

赵倩表示,女儿只是确诊当日出现发烧症状,当天已退烧,且连续3天没有任何不适症状,并质疑孩子离开父母能否得到很好的照顾。防疫人员仅回应说是“政府规定”,如果家长不同意,孩子可单独继续留在医院,但大人必须去方舱医院。

截至4月2日,赵倩与女儿已分开3天,她通过微信询问医院的护士女儿的情况,但得到的回复只有“还好”两字,此外杳无音信。

赵倩又看到网上女儿所在病区传出的照片和视频,发现被隔离的幼儿较多、护士少,医护人员还透露一个护士基本上要照看约10个孩子,令赵倩更加揪心,连觉也睡不着。

赵倩的情况并非个例,其病友的4岁女儿也被送到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隔离。

有类似情况的网友留言说,“我家小孩不到2岁,也被带走了,截止4/2号,他阳性已经15天了,从28号带走时有医生沟通过情况,就再也联系不到,昨天急疯了到处打电话才找到小孩,但医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给他做核酸,我要急死了,今天要到小孩一张照片,孩子看着很憔悴,眼里都是泪没有光了,作为母亲真的很心痛,很心痛。”

有家长说,“我女儿1岁.3/26日在酒店隔离时被强制带离金山区治疗.当时各种办法都打了12345、110 都要配合政府防疫工作,我们没有办法。只能让还在发烧的女儿被护士抱走,本想孩子到那边会得到更好的治疗。但现在看来完全与描述不符,孩子在感染病毒之后身心俱疲,连最起码的安全,温饱、卫生都得不到解决。我们家长要一同前去,为什么不给去?一起去就是不配合防疫工作要被抓起来,我们万般不舍的把孩子交给你们,而你们怎么对待我们的孩子。 看见这个视频,我的心都碎了 ,不知道我女儿在那边承受了些什么,1岁啊 路还不会走,还在喝奶粉。真不知道你们制定这些政策的人的人性都哪里去了!”

另一位家长表示,“我也是亲生经历过的母亲,我们家长群几十个人都是类似情况,给医生下跪苦苦哀求,打无数个投诉电话,均无用,很多家长确诊期间遭受精神折磨远远大于奥米克戎带来的。我一岁多的孩子,被迫分开隔离,在此期间收到护士发的三个视频,不是胳膊肚子整个漏在外面,就是整个腿光的在外面,进去的时候好好的,在医院呆的第十天,医生通知说细菌感染,高烧40度(奥米克戎是病毒感染,细菌感染属于在里面照顾不当导致,这一点医生没有否认)。接回来的时候奶瓶水瓶底部都是污渍,发臭,孩子整个人被吓呆了,嗓子严重嘶哑,裤子上还有便便,奶粉被换成别人家1段的(我家吃3段的),孩子一见到穿防护服的医护歇斯底里的哭。希望相关部门能重视这个问题,孩子太遭罪了,防控很重要,平民百姓的生存生活也重要啊!”

有知情网友透露,“这是事实!我同事家的3岁不到的女儿也是这样被活生生拉到金山隔离的!完全没有人性的规定!”

有母亲请求上海长宁区中心医院将隔离的女儿转运回来,交给母亲,但至今毫无结果。院方的观点是尚无预案,需讨论。这位母亲表示,“我只想要我的女儿。想让我女儿每天可以刷牙,拉完臭臭可以擦洗下屁股,给我女儿洗个澡,擦个身,让她干干净净的养病,想让我女儿每天醒来可以看到妈妈。”

网页截图
(图片来源:微博)

相关问题引发舆论关注,令网友感到愤怒:“做母亲的都不能容忍!无论是何社会角色、身份地位,首先得必须是个人!要做人事!”、“不可思议!魔都,太魔性!哪怕天大的事,也该让孩子的母亲陪护身边!”、“有没有考虑过孩子的幼小心灵,她们的害怕无助恐惧也许会影响到她们的一生,可悲可气的政策,行为……”、“这种环境下,让我们单身女性更加不敢生孩子!”

事件在网络发酵后,上海市妇女联合会4月2日上午回应说,已经关注到此事,“正在协调处理”。

4月2日上午,上海举行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就媒体提问如果家里大人感染被转运治疗,未成年人子女谁来照料?上海市民政局副局长曾群称,这确实是令人揪心的问题,并称“快速开展应急处置和帮扶服务”。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方面回应称,“网络流传的照片、视频是我院儿科病房在内部腾挪过程中的一些场景,并非‘金山婴幼儿隔离点’。”

欧盟致函上海政府 提六大请求

法国驻华机构3月31日致函上海市政府,列出6项请求,请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考虑。

第一,无论任何情况,父母和孩子都不能被分开;

第二,对于无症状或轻症感染者,最好能设置专门的隔离环境,并有能用英语沟通的工作人员;

第三,对于仅接触过病例但自身并未被感染的人员,不应被送入集中隔离点,而应允许其在家中进行自我健康管理;

第四,在封控期间,当欧盟公民需要时,必须能及时有效获得紧急医疗救助; 

第五,有相当多的人员受限无法前往浦东机场乘坐预订的航班。因此若欧盟公民及其家人可凭所提供的国际航班预订证明,进入上海两大国际机场,而不论其居住地是否处于封控状态,将不胜感激;

第六, 欧盟还要求提供一个解决方案,以使被集中隔人员家中的宠物能够得到定期喂养。

这项信函是法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并代表欧盟成员国(奥地利、比利时、保加利亚、捷克、丹麦、芬兰、法国、德国、希腊、匈牙利、爱尔兰、意大利、卢森堡、马尔他、荷兰、波兰、葡萄牙、罗马尼亚、斯洛伐克、斯洛维尼亚、西班牙、瑞典)以及挪威和瑞士驻上海总领事馆,共同致函给上海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