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俗维基案牛腾宇母致信广东政法 引习语录促翻案

“恶俗维基”案中被构陷为主犯的牛腾宇不服判罪长年在狱中申诉均被阻,其母可可近日再向广东政法系统发公开信,期间引用习近平语录“小心拉清单”来警告司法人员,要求为这宗已发生逾三年的冤案平反、翻案。这宗冤案因习近平家人信息曝光引发,其非法办案过程广受国际关注,案中24名青年甚至未成年人被判刑。

“恶俗维基”案发已逾三年,尽管该案在媒体曝光后引发国际社会广泛关注,但24名被构陷入狱的网络年轻人仍沈冤未雪。

周一(4日)晚间,牛腾宇母亲可可再发表致广东政法系统的公开信,谴责参与案件的司法人员为了升职发财,毫无底线地炮制冤案,要求广东政法系统负责人不要再为冤案的责任人背书,立即纠正冤假错案,为24名年轻人平反。

可可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时表示,儿子被构陷为主犯获14年重刑,他不服判决多次书写申诉但均遭阻截;可可本身也多次向广东高院写申诉信,均石沉大海;而她先后尝试聘请的十多名申诉律师也遭当局高压,最后被迫退出。面对案件被无限期搁浅,可可于是向广东政法系统发出公开信。

可可说:最近我视频会见牛腾宇,他让我尽快帮他申诉,他说他不想把青春浪费在这个监狱里边。我是去年就多次给广东高院写过申诉信,牛腾宇于2021年11月也向广东高院提交了申诉材料,而广东根本就不给回复,它明显就是在知法犯法。而我给牛腾宇请过十几位律师,都被威胁退出了,我就觉得很有必要给他们写信,督促他们翻案。他们不能这样拖下去,拿我们孩子的青春开玩笑。

可可说,因该案令广东和中国在国际上蒙羞,中共当局震怒不已,故从去年起,包括广东茂名茂南网警大队长杨观耀、茂名公安局副局长李土华等参与炮制冤案的10多人被抓捕或落马,但广东当局却迟迟不愿为“恶俗维基”冤案翻案。可可引用习近平讲话警示广东司法部门,促其做出平反冤案的明智选择。

可可说:杨观耀、一些打手被抓,都进去了,但是法院的张书铭、还有检察院的那些人还逍遥法外,我觉得这些人都应该被追责。善意的提醒它们,历史是有记忆的。习总书记有一句话说得很好“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小心今后拉清单”,也希望它们做出明智的选择,一定要给这些正处在人生最好年华的孩子们平反。

这宗因习近平女儿习明泽和姐夫邓家贵个人信息曝光引发的冤案导致24名年青人获刑。他们当中有6人依然在押,其馀18人已刑满获释。但据可可透露,获释年轻人的境况堪忧,不但仍处在警方严密监控下,也因背负“政治犯”罪名而在生活中四处碰壁。可可说,这次的公开信是为本案所有的蒙冤者以及后人所写,希望悲剧不要再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发生。

可可说:孩子们出来以后境况并不好,还是被监控,因为他们是政治犯,终生会被毁掉,是我们这些家长的痛苦。这个信不仅是为我们这些孩子们,也是为后来的人。这个冤情不能被忽视、遗忘和隐瞒,不要让24名孩子的悲剧重新再上演,这是摧毁中国法制的标志性案情。

可可在公开信中回顾:办案公安将24名年轻人秘密羁押在佛山期间,对他们施加酷刑以逼迫认罪,剥夺这些年轻人的所有权利,包括禁止家人、律师知情。

公开信还曝光,因案件涉及3名权贵之子,办案方在收受贿赂后放走他们,再用牛腾宇当替罪羊;另外被构陷入狱的还有9名未成年人;除此之外,广东办案方还以非法恐吓手段报复将事件公之于众的牛腾宇母亲,甚至雇请黑社会人员欲置其于死地。

曾代理“恶俗维基案”的北京人权律师王宇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广东司法部门联手炮制这宗冤案,从抓人到阻止当事人上诉,每一个环节都属严重违法行为。

王宇说:申诉案件不给立,这肯定违法啊!中国新出台一个司法解释,就是所有申诉案件,只要你当事人提出申请,不给任何审查都给立案。这个案件当时判决了24个孩子,其实从一开始抓人,侦查阶段开始就是违法的,审查起诉阶段、审判阶段、一审、二审,不管是从程序还是实体,都属于这种暗箱操作,肯定都是违法。

2019年5月,海外网站“红岸基金会”和“支纳维基”曝光习近平女儿习明泽、姐夫邓家贵的个人信息,当年6月,中国公安部成立专案组,广东省茂名茂南网警大队成为主要办案单位。

广东茂名茂南网警大队队长杨观耀因无法抓捕海外曝光者,便使用移花接木手法将罪名恶嫁祸给中国大陆境内的“恶俗维基”网站运维人员和会员,从2019年6月起先后在全国抓捕数十名网络新生代,并将他们关押在广东佛山、茂名两地,使用酷刑逼迫当事人认罪。

2020年12月29日,24名年轻人一审全部获刑,其中年仅20岁的“恶俗维基”技术人员牛腾宇被构陷为主犯,遭重判14年及处罚金13万元。

其后可可勇敢向外媒披露案情并提起二审上诉,引发国际社会关注。2021年3月底,包括美国、德国、欧盟等在内的9名驻华人权官员与可可会见并了解案情。

多位中国人权律师也介入案件,在与牛腾宇会见时,牛腾宇曝光在被羁押期间遭受吊打、被公安剥光衣服、用打火机烧生殖器等非人酷刑; 以及办案人员接受有权贵背景当事人的父母贿赂,将他当作替罪羊的“案中案”。

2021年4月,此前参与一审量刑的广东茂名中院二审法官张书铭阻止律师、当事人和家属到庭,宣布“维持一审判决”。

今年2月北京冬奥前夕,“美国国会与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公布“奥运囚徒”名单,牛腾宇列入其中。美国和加拿大驻华使馆早前建议本案受害者家长和人权律师向他们提交施加酷刑、参与枉法检控和审判的人员名单,不排除以马格尼茨基人权法案对相关人员进行制裁。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