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似官派律师介入案件 近千人联署呼吁当局释放张展

今年2月公民记者张展前往武汉报导疫情,于5月被捕,关押在上海浦东新区看守所至今。目前,张展的代理律师闻宇受到官方施压已退出案件,另一名律师介入案件,却不向外界披露张展的情况。张展自被捕后一直绝食,身体非常虚弱,早前有人权工作者在网络发起联署呼吁释放张展,目前参与者已有近千人。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张展早前委托的辩护律师闻宇,10月29日最后一次会见张展后,被迫解除委托。11月5日,张展的另一位上海律师戴佩清,据说当天去看守所会见了张展,但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多次致电戴佩清,始终无人接听。给戴佩清留言,也没有得到回复。

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律师表示,代理张展案的戴佩清律师拒绝披露其当事人的真实情况:“戴律师给我的感觉像官派律师,或者比官派律师更让人可恨,因为对官派律师,大家都会提高警惕,戴律师是打着维权律师的旗号,实际在做维稳消声的工作,武汉肺炎、街头采访,这些都是当局所痛恨的,如果不是海外网友一直在关注张展,张展案早已销声匿迹了。所以戴律师在张展案子上,确实起到消声器的作用。”

戴佩清曾多次表示自己不是官派律师,因为认识张展才代理此案。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披露,张展被捕后:“戴佩清当时还在外地出差,国保亲自给戴佩清打电话,说赶快会见张展,给张展做思想工作,能不能争取从轻处理。在其他敏感案件中,没有出现过这种事。当时我考虑张展的性格比较倔强,现在人已经抓了,没办法放出来,我分析是他们想赶快让戴律师去做思想工作。”

持续为释放张展呼吁的民间组织“人道中国”理事王剑虹表示,张展的辩护律师被迫解除委托,让人不得不联想当局对张展案的非法审判:“我听说她的辩护律师之一闻宇律师也受到很多的压力。听说他受到广州市司法局和上海方面的压力,要他退出。这些信息让我们这些关心张展的朋友们更加担心。”

王剑虹之前还发起“自由张展”联署签名活动,截至5日已有924人参与。王剑虹称,“在中国大陆的很多网友不敢公开发表支持张展的言论,但他们会通过电子邮件发到张展关注组,加入到声援张展的行列。”

今年37岁的张展是陕西咸阳人,毕业于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系,并取得硕士学位。她2010年离乡赴上海工作,曾做过律师,因多次发表批评中国社会问题的言论和文章屡被刁难无法执业。 

今年2月,张展离开上海,前往武汉搜集当地疫情资讯和COVID-19疫情感染者的资料,并以自媒体形式发布。张展在5月14日对外发布了“威权防疫后果在持续显现5.13”的影片后失联,随后被证实被羁押在上海看守所。今年8月18日,张展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9月18日移送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审理。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