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看懂阿富汗为何一夜变天

8月15日,塔利班攻陷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美国驻阿富汗大使威尔森(Ross Wilson)带著美国使馆人员狼狈逃离使馆,前往喀布尔机场,重演1975年4月30日西贡陷落前,美国仓皇撤走大使馆人员的狼狈情景。

尽管离美军撤离的最后日期(8月31日)还有两周。仅仅半个月,75,000人的塔利班武装力量,便如闪电般横扫阿富汗,30万阿富汗政府军缴械投降,阿富汗总统加尼出逃塔吉克。所发生的一切,与美国总统拜登的预见截然相反。

阿富汗总统加尼
阿富汗总统加尼(图片来源:Pete Marovich-Pool/Getty Images)

舆论认为,作为美国三军总司令总统拜登的所作所为令美国蒙羞,其影响力与信誉遭到致命打击。

拜登深陷“打脸”的失败形象

8月15日,美国平民和大使馆雇员从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慌乱撤离的场面在网络上热传,其中包括美国驻喀布尔大使馆的围墙,直升机带领人员逃离。美国的形象几乎颜面扫地。

纽约时报发表文章评论拜登总统时说,拜登将以这样的形象被载入史册:在他的领导下,美国在阿富汗的实验以这样一个酝酿已久的、耻辱性的方式落幕。在现代总统历史上,能够让一位美国三军统帅如此迅速地被自己的话“打脸”的例子十分罕见。

美国总统拜登
美国总统拜登。(图取自facebook.com/POTUS)

该报导称,拜登常说,作为总统,他在上任时拥有的外交政策经验是自艾森豪威尔以来最丰富的。

拜登在7月8日告诉助手们,要避免出现当年美国人和越南人在美国驻西贡大使馆屋顶慌忙爬梯子登上直升机的标志性场景,这一点至关重要。1975年,随著越共席卷这座城市,大使馆在慌乱中撤离。

拜登总统说:“无论如何,你都不会看到有人从美国驻阿富汗大使馆的屋顶上撤离。”

拜登还表示,8月31日美军从阿富汗完全撤离后,无需担心塔利班会很快接管,因为阿富汗有30万装备精良的政府军,而塔利班只有7.5万人。相对于阿富汗安全部队“受到的训练和实力”,塔利班“在实力上相差甚远”。

拜登说:“塔利班全面统治并控制整个国家的可能性极小。”

据报导,拜登的助手认为他们有足够的时间—也许是18个月左右。

但很不幸的是,这些都是现在发生了的事情。

川普:拜登应该辞职

美国前总统川普8月15日呼吁现任总统拜登应该下台。

川普在声明中说:“是时候让拜登在耻辱中辞职了。因为他允许阿富汗遭遇沦陷、因为COVID-19疫情加剧、边境危机、摧毁能源自给以及往下滑的经济。这(拜登下台)应该很容易,因为从一开始他就不是合法选出来的。”

美国前总统川普
美国前总统川普。(图片来源 : Win McNamee/Getty Images)

川普在另一个声明中说:“拜登对阿富汗的所作所为是个传奇,阿富汗将倒下,成为美国史上最大败笔之一。”

川普表示,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失利是拜登的又一外交政策失误,并强调,“拜登并未遵循川普政府留给他的撤军方案。”

“我们的撤军方案旨在保护美国人民和美国的财产,确保塔利班不会梦想占领美驻阿使馆或令阿富汗成为袭击美国本土的新基地。因此,该方案要求撤军行动根据地面情况掌控,而且要求保留美军的威慑力。”

他说,川普政府击败了叙利亚的伊斯兰国(ISIS)并从叙利亚撤军后,就保留了美军的威慑力。而拜登政府上任后,美军对于塔利班的威慑力“已消失”,这令塔利班不再害怕或尊重美国。

“当塔利班在美国驻喀布尔使馆升起他们的旗帜时,这对美国将是怎样的羞辱?这完全是由于软弱、无能和完全缺乏战略一致性的政策造成的。”川普说。

蓬佩奥:拜登的软弱令美国20年努力尽毁 

8月15日,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接受福克斯采访时表示,美国在阿富汗长达20年的军事存在毁于一旦,说明拜登撤军方案失败,塔利班如此嚣张是拜登外交政策太软弱的结果。

“拜登政府上台后,伊朗用导弹攻击了以色列;拜登政府将北溪2号让给了俄罗斯,允许中共在安克雷奇指责我们的高级官员;现在,美国又允许塔利班在阿富汗撒野。”

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图片来源 : 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蓬佩奥指出,川普在任期间确实削减了美国驻阿富汗的部队,但是塔利班当时并没有如现在这般强大。“川普政府与塔利班达成了一个基于条件的撤军协议。根据此协议,美国在必要时会采取行动。我们清楚表明,如果他们不兑现协议上的承诺,我们不会允许他们不负责任地一走了之,我们将击垮他们。”

同意撤兵和如何撤兵是两回事 拜登没搞懂

阿富汗的结局,不但引来美国两党对拜登政府的批评,曾经在美国大选中力挺拜登的左媒也毫不手软,严厉抨击拜登的无能。

《华尔街日报》8月15日发表社论表示,拜登发出美国放弃阿富汗的声明,应被列为史上最可耻的美军总司令下令撤退的时刻之一。

澳洲国防军,澳洲军人
示意图。(图片来源:DESHAKALYAN CHOWDHURY/AFP via Getty Images)

社论指出,随著这一投降声明,阿富汗军队最后的抵抗瓦解了。塔利班武装分子占领了喀布尔,总统加尼逃离该国。在911事件20周年之际,塔利班在美国大使馆大楼上悬挂起他们的旗帜,这对美国是奇耻大辱。

并且,拜登营救动作太慢,无法让数千名翻译、他们的家人和其他官员及时撤离。这些无辜者的死亡将加剧拜登的污点。

据左派媒体政治新闻网(Politico)报导说,拜登顽固的态度“为阿富汗的浩劫铺平了道路”。拜登认为,撤军就是撤到“零兵力”,而零兵力就是零,不留一兵一卒。

Politico的报导称拜登的“终生愿望是去证明他的怀疑者是错误的”,可惜常常事与愿违。

这次阿富汗撤兵的彻底失败,让CCN也禁不住批评拜登错误得离谱。

CNN的主播杰克.塔珀(Jake Tapper)周日(8月15日)在“国情咨文”(State of the Union)节目中批评说:“随著美国外交官急于粉碎大使馆文件并逃跑,拜登总统竟然错得如此离谱,这似乎令人震惊。”

美国的盟友,英国脱欧领导人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也指责美拜登说:“你同意撤军这一事实和你如何撤军是两件不同的事情。拜登所做的是让世界陷入困境,我认为这是他总统任期的彻底失败。离开是一回事,你怎么做又是另一回事。”

拜登:我坚定地支持我的决定

8月16日,拜登就阿富汗事件作出回应。他认为他没有错,错在别人。

拜登说,“作为总统,我坚决要求我们把重点放在2021年我们今天面临的威胁上,而不是昨日的威胁。”

拜登说, “当我上任时,我继承了川普总统与塔利班谈判达成的一项协议。根据他的协议,美军将在2021年5月1日之前撤出阿富汗。”

8月16日,阿富汗首度喀布尔机场挤满了逃难的阿富汗民众
8月16日,阿富汗首度喀布尔机场挤满了逃难的阿富汗民众(图片来源:AFP via Getty Images)

拜登说,“我坚定地支持我的决定。经过20年的时间,我深刻地认识到,从来没有一个撤出美国军队的好时机。”

他补充说,“事实是,这确实比我们预期的要快。”

拜登说, “以下是我的核心观点:在阿富汗自己的武装部队不愿意的情况下,命令美国军队出手是错误的。阿富汗的政治领导人无法为了他们人民的利益走到一起,无法在关键时刻为他们国家的未来进行谈判。当美国军队留在阿富汗为他们承担战斗的重任时,他们永远不会这样做。而我们真正的战略竞争者,中国和俄罗斯,最希望的就是美国继续将数十亿美元的资源和注意力无限期地投入到稳定阿富汗的工作中。”

拜登说,“我现在是第四位在阿富汗主持战争的美国总统。两位民主党人和两位共和党人。我不会把这个责任转嫁给第五位总统。我不会逃避我对我们今天的处境以及我们必须从这里向前迈进的那份责任。我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责任由我承担。”

彭斯:这是美国独一无二的耻辱

美国前副总统彭斯8月17日在《华尔街日报》刊文称:“最近几天,世界目睹了惊慌失措的平民紧紧抓住美国军用飞机,不顾一切地试图逃离拜登先生鲁莽的撤退所造成的混乱局面。美国外交官不得不求我们的敌人不要冲击我们在喀布尔的大使馆。塔利班战士夺取了数十辆美国军车、步枪、大炮、飞机、直升机和无人机。”

彭斯说,“拜登政府从阿富汗的灾难性撤退是我们国家自伊朗人质危机以来所经历的独一无二的外交政策的耻辱。”

美国副总统彭斯主持国会联席会议
美国副总统彭斯。(图片来源:Win McNamee/Getty Images)

彭斯说,“软弱引起邪恶:当下在阿富汗崛起的邪恶程度充分说明了拜登先生的软弱。”他称,“经过20年,2,400多名美国人死亡,2万名美国人受伤,以及超过2万亿美元的花费,美国人民已经准备好让我们的部队回家。但是,拜登先生执行这次撤军的方式是一种耻辱,不值得那些勇敢的美国军人,他们的鲜血仍然染红了阿富汗的土地。”

动荡不堪的阿富汗历史

阿富汗是一个位于亚洲中南部的内陆国家,坐落在亚洲的心脏地区。北方分别与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三国交界,东方和中国接壤,东南方与巴基斯坦交界,西方和伊朗交界。全长近1千公里的兴都库什山脉从东北部到西南部横贯地在地理上将阿富汗一分开二,其中形成的一个瓦罕走廊,在历史上,曾是古丝绸之路的一部分,也是华夏文明与印度文明交流的重要通道。 

“阿富汗王国”独立

作为文明古国,阿富汗的历史相当久远,由于具有特殊的战略地理环境,在它的整个历史发展中充满了战争和社会动荡,经历了无数的侵略和征服。

从公元前6世纪,波斯帝国统治了阿富汗开始,阿富汗一直被各大帝国所控制,主要有孔雀王朝、贵霜王朝、唐朝、莫卧儿帝国、清朝和大英帝国,其它还有包括成吉思汗和亚历山大大帝所建立的大帝国。

今天的阿富汗始于1746年,由杜兰尼王朝建立的阿富汗王国。

在英国控制阿富汗期间,阿富汗发起了抗英独立运动,1921年11月22日,阿富汗脱离英国的控制,成为了独立王国。

1933年至1973年,阿富汗在国王穆罕默德‧查希尔‧沙阿所统治下度过了近40年的稳定时期。 

苏联建立“阿富汗共和国”

1973年,由苏联一手扶植起来的“阿富汗人民民主党”突然发动政变,推翻了国王,宣布废除君主立宪制,成立“阿富汗共和国”。亲苏共的王室亲王穆罕默德‧达乌德汗成为第一任阿富汗总统。

1979年9月,比较亲美的阿富汗总理哈菲佐拉‧阿明夺取最高权力,成为人民民主党总书记,由于阿明主张阿富汗摆脱苏联控制,走中立路线,引起了苏联极度不满。在苏联特工多番谋杀阿明失败之后,1979年12月,苏联出兵进攻阿富汗,爆发阿富汗战争,这期间苏军攻入阿明宫,处决了阿明,重建亲苏共政府。

苏联的入侵后,令阿富汗反政府武装与苏联军人持续了十年战争,而美国支持下的“伊斯兰圣战者”也由此诞生,也培养出不属于阿富汗的阿拉伯战士,比如像领导基地组织的本‧拉登。

在面对不断增加的国际压力,以及将近15,000苏军的伤亡,苏军在1989年正式撤离阿富汗。

1992年4月16日,伊斯兰圣战者攻克首都喀布尔,苏联扶植的红色政权彻底瓦解。 

“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

由于伊斯兰圣战者在对抗苏联侵略的过程中形成了很多派别,各武装势力内斗不断,扩张各自的势力范围。

发源于阿富汗坎大哈地区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运动组织—塔利班,也于1994年兴起,逐渐发展具有政治与宗教武力的团体,最终在1996年攻陷喀布尔获取政权,得以占领90%的国土,1997年10月改国名为“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全面实行伊斯兰统治。

在苏军撤离阿富汗后,原本受到美国支持的基地组织与本‧拉登突然反目,原因是,1990年波斯湾战争爆发前,美军进驻沙特阿拉伯。对此,拥有沙特阿拉伯国籍的本‧拉登非常不满,他认为,由基督徒所组成的美军不该出兵干涉伊斯兰教国家的内政,美军攻打伊拉克是与“伊斯兰圣战组织”开战。于是,本‧拉登前往阿富汗开始发展基地组织对抗美军,进行了一系列的恐怖谋杀活动。

1994年,在美国的压力下,沙特阿拉伯政府剥夺了本‧拉登的国籍,自此本‧拉登成为无国籍人士,长期留在了阿富汗,获得了塔利班政府的庇护和协助。本‧拉登正式视美国为仇敌。 

“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一夜变天

2001年发生的911事件后,为了歼灭本‧拉登的基地组织,美军采取军事行动攻入阿富汗,推翻了塔利班政权,支持反塔利班政府势力建立民主政府。

2004年1月26日,新政权宣布改国号为“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并在2004年10月9日举行选举,哈米德‧卡尔扎伊成为了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的第一位民选总统。

2011年,通过十年的追踪,美军终于在巴基斯坦境内击毙本‧拉登。

从那时起,美军开始为撤军做准备,并积极推动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等反政府武装和谈。

2020年2月,在川普总统的指令下,美国和塔利班在卡塔尔多哈签署了一项和平协议。美国和北约盟国同意,如果武装份子遵守该协议,盟军将在14个月内撤出所有部队。

美军计划在911事件2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前完成撤军。

2021年8月,塔利班组织以势如破竹般的速度攻陷阿富汗各省府,并于8月15日,占领首都喀布尔的总统府。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