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武汉撤离者自达尔文开心返家 仍困武汉者备受煎熬

周日(2月23日),第一批被送到达尔文的武汉撤离者终于结束了14天的隔离期,266人中无一例出现武汉肺炎Covid-19)感染症状。即将返家前,人们表示感到激动、开心,庆幸自己做出了撤离的决定。与此同时,仍有100多名澳洲公民被困在武汉,物资极度匮乏,备受煎熬。

在达尔文霍华德泉(Howard Springs)住了两周的武汉撤离者们对隔离期间的生活并无怨言,也对隔离中心工作人员的服务表示衷心感谢,但是几经周折终于返家还是让他们身心舒畅。

一名年轻男子对9 News说,“现在终于能回家了,我很兴奋很激动,也松了一口气,这真是一次独特的经历。”

一名年轻女孩为终于能“睡在自己卧室的床上”而感到兴奋,她是和家人一起来的。

甚至有的撤离者说,在这里就像度了一个假,很庆幸自己当初做出了撤离的决定。

同时,在武汉,澳大利亚公民莫克(Ke MO)正在发愁,几天后自己的食物即将耗尽了。

莫克是目前仍然滞留武汉的100多名澳大利亚公民之一。他于1月21日抵达武汉。原计划在当地呆上一周,到湖北乡下拍摄民间过年的照片。

而1月23日凌晨的一通电话却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

“凌晨三点钟的时候,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说武汉封城了。”

“当时很惊讶,封城的消息太突然了。当时的火车票、机票全都没有了,完全走不了了。”

莫克当时认为封城只是暂短的,并没有感到恐慌。然而疫情发展之快让他措手不及。虽然他是澳大利亚公民,但是澳大利亚外交部撤侨的原则上让急需的人先离开。

莫克表示理解政府的做法,让弱势群体先撤走。“两批撤侨名单里都没有我。他们给我的回复是老人、孩子和妇女优先。”

他说一周前的通知说每家每3天只有一个人可以外出,但是从15号开始,所有的出行证全部作废,这意味着基本上不让外出了。他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生活物资的匮乏。

“我之前买的肉已经吃完了。现在只剩下蛋和蔬菜,还有一点水果。如果再过四、五天的话,可能就弹尽粮绝了。”莫克在接受ABC中文采访时说他们都是通过网上团购物品,由社区分发。

莫克说他所住酒店的社区有4人被确诊了。最近的一例离他只有50米。

“2003年北京发生非典时我就曾在那里。所以我不是特别害怕。但是我知道要做好必要的防护。”莫克说,“但是现在口罩、消毒酒精都没有了,根本买不到。”

莫克另一个最大的问题是所带的衣服不够。原计划来这里一周,没想到已被困了一个月。他也没有带很多钱出来,目前生活只靠向同事和朋友借钱,以求暂度难关。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