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总统大选】选举开销不菲,钱多才会赢?

距离美国总统大选还有不到三周时间。今年尽管因为COVID-19疫情大规模竞选活动减少,但是大选总花费仍然创下历史新高。金钱与美国政治选举之间的关系是什么?钱砸得越多是否就意味着更容易赢得选举? 

在美国的政治选举中,无论是组建竞选团队、雇佣专家和工作人员,还是投放竞选广告、举办造势活动、聘请专业机构分析选情数据,都离不开资金的支持。而且并不便宜。 

公开的数据显示,民主党候选人、前副总统拜登和共和党候选人、现任总统川普,为竞逐2020年总统宝座,都已砸下超过3.5亿美元。 

那么历年赢得美国总统大选的候选人,他们最终在每张选票上都花费了多少?简单的计算方式是将他们的竞选经费开支,除以他们赢得的大选普选票数。以2020年美元计算,多数情况下,一张选票在四到六美元之间,相当于一杯星巴克咖啡。最昂贵的是2008年和2012年大选时奥巴马赢得的选票,平均每张约13美元,川普2016年赢得的选票每张价值约5.9美元。 

尽管经费对竞选至关重要,但是候选人砸的钱越多,就更容易获胜吗?并不尽然。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希拉里·克林顿竞募款超过5.8亿美元,比川普多出2.4亿,但仍与白宫失之交臂,尽管她获得了更多的普选票数。 

“多数情况下,资金更充足的候选人赢得选举。但是,这并不是金钱买来的结果。人们给他们认为会胜选的人出钱。捐款者也是民众支持的代理人。”追踪金钱对选举影响的非盈利和无党派组织响应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研究主管莎拉·布莱纳(Sarah Bryner)对美国之音说:“(选举)最重要的显然是公众的支持。在一定程度上,这也取决于竞选的是什么。在总统选举中,不只是简单的一票制,也就是获得最多选票的候选人胜出,而是需要赢得某些特定州的大多数选票。” 

布莱纳指的是美国总统大选中的选举人团制度,也就是赢得一个州多数普选票数的总统候选人将能赢得这个州所有的选举人票,得到538张选举人票中的半数以上即赢得大选。这也意味着,一些关键摇摆州的选票,相比其他州的而言更为重要。 

也有分析指出,尽管经费更充裕的候选人,可以投放更多竞选广告,营造声势,但是这些并不是对所有选民都能奏效,尤其是那些几代人都忠于同一个党派的选民。而且选举也与竞选者的政策主张、民意等因素有关,并非有钱就能买到选票。身家数百亿的纽约富豪彭博(Michael Bloomberg)曾豪掷10亿美元参加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党内初选,但最终铩羽而归。 

当然,美国大选花费昂贵是不争的事实,总统候选人的竞选花费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响应政治中心的统计和预测认为,今年总统大选的总开销目前已达37亿美元,最终将接近52亿美元,超过2008年28亿(算上通胀指数后)的记录。而美国今年包括参众两院及地方选举在内的选举总开销则将接近110亿美元,比2016年上涨近50%。 

莎拉·布莱纳认为,这一方面是趋势,另一方面则说明选民参与的积极性很高。她说:“我们看到,尽管遇到疫情和经济衰退,但是这个周期的花费仍然高于历史上其他任何一个周期,这是因为人们确实对候选人热情很高。我认为,众议院、参议院和总统选举对他们来说都非常重要。同时,这也是在2018年中期选举花费创下记录后,这种趋势延续到了2020年。主要的捐款人不会受到经济衰退的影响,他们是竞选经费的主要来源。还有那些出五块、十五块美元的人,他们非常在意选举的结果。” 

候选人竞选资金的来源包括选民、政党和政治行动委员会的捐赠。根据响应政治中心统计的数据,拜登和川普目前分别募得5.2 亿和4.8亿美元,其中200美元以下选民个人政治捐赠的比例分别占到37.9%和52.9%,显示出两位候选人都有不错的基层民众的支持。 

虽然大选中涉及的金钱数量巨大,但是候选人、政党和政治行动委员会的经费收支都受到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的监督。个人对候选人、政党和政治行动委员会以及这些个人和机构之间的捐款也有严格的额度限制。 

不过这当中也存在争议。比如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可以不受限制地筹款和花费资金,这些团体不能和候选人团队协调行动,但可以通过广告和邮件等方式提供支持。还有一些组织并不明确支持或反对某个候选人,但通过议题支持等方式施加影响,这些组织不受联邦选举委员会信息披露和限额等方面的限制。 

响应政治中心的布莱纳认为,虽然有些情况下的竞选开支不够透明和不受监督,但是候选人和政党以及一些政治团体都必须向联邦政府披露大量信息,这种机制能够让公众向这些政治人士问责,确保选举的透明。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