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中外长赴斐济 英贤战胜王毅

北京与澳大利亚、美国之间的太平洋之争近期达到了新的高潮。在中国外长王毅宣布动身去斐济召开第二次“中国—太平洋岛国外长会”时,澳大利亚新任外长黄英贤则抢先访问了斐济。同时白宫宣布,斐济成为了“印太经济架构”(IPEF)第14个创始成员国,也是第一个加入IPEF的太平洋岛国。

 

黄英贤抢先登场打预防针 

5月26日,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在结束日本的四方会议后,立即动身飞往斐济,在中国外长抵达斐济前,火速与斐济总理姆拜尼马拉马见面。

黄英贤在位于斐济苏瓦的太平洋岛屿论坛秘书处发表演讲时说,拥有50年历史的区域论坛是“太平洋区域主义的核心”,而澳大利亚是该论坛的成员之一。她说,澳大利亚新组阁的工党政府将为太平洋国家气候保护所需的基建提供更多资金,为这些国家的公民移民澳大利亚、在澳大利亚工作提供更广泛的途径。

“我们希望你们(斐济)优先与我们合作,我们希望以太平洋大家庭的一员共同努力。显然我们已经公开表达了我们对索罗门群岛和中国(共)之间的安全协议的担忧。”黄英贤说。

黄英贤还重申,本地区安全应由自己决定。“本地区的安全由该地区决定是很重要的”。但她警告太平洋各国,与北京达成的全面区域协议可能会牺牲它们的独立性,导致不可持续的债务水平,并危及太平洋地区的安全。

在与黄英贤的会面中后,姆拜尼马拉马5月28日在推特上说 “我们最关心的不是地缘政治,而是气候变化。本著这种精神,我与外交部长黄英贤进行了一次精彩的会面,以加强我们与澳大利亚的友谊伙伴关系。”

当时身在基里巴斯的王毅对此表达了愤怒,他声称,美国和澳大利亚破坏其太平洋安全计划的企图注定要失败。“任何对中所正常安全合作的抹黑和攻击都是死路一条,任何干涉和破坏都注定要失败。”

 

王毅斐济行“大败小胜”

中国外长王毅的南太平洋八国之行定于5月26日至6月4日。

5月30日(周一),王毅在斐济与太平洋10国外长举行视频会议。王毅与姆拜尼马拉马共同主持了会议。

“发展中国家需要加强团结,”王毅说,“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我们始终站在发展中国家一边,坚定地为中小国家争取公平和正义。”

王毅说,中国将在该地区推行一份政策立场文件,因为它希望为其“共同发展、主权和领土完整 ”的愿景而支持多国。但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总统帕努埃洛此前警告,北京的协议将使该地区 “进入北京的轨道”,将毫无必要地加剧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并威胁到区域稳定。

斐济总理姆拜尼马拉马表示,在签署任何重大多边交易之前,该地区必须共同面对生存威胁。“我们把共识放在第一位,”他说。“地缘政治得分对于即将淹没在上升的海面下、工作被大流行病夺走的国家来说都意义不大。”

王毅此行未能达到他的太平洋之行的目的,即10个国家军拒绝与北京签署所谓的 “共同发展愿景 ”协议。但在他的访问中,已经签署了几十项双边协议,包括萨摩亚的警察培训、与斐济的COVID-19经济复苏计划、与纽埃的广播电视合作以及与基里巴斯的气候变化和海洋保护计划。

据报道,协议可能还包括允许中国训练当地警察,参与网络安全,扩大政治关系,进行敏感的海洋测绘,并获得更多陆地和水域的自然资源。

评论认为王毅外长虽然被澳美打败了,但还是有所收获的。

论坛会之后,王毅在新闻发布会上没有接受记者的任何提问。他强调了北京在4月与所罗门群岛签署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安全贸易协议,并说,“有些人一直在质疑为甚么中国在支持太平洋国家方面如此积极?”

“中国是一个发展中的大国,我们是以极大的责任感来做这件事的。”王毅说。

王毅还在发布会上首次直接提到澳大利亚,他表示中国并没有寻求“发展该地区的专属权利”。“中国愿意与所有关心太平洋岛国的国家,特别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加强沟通,在尊重太平洋岛国意愿的基础上,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开展更多三边合作。”他说。

在中国证实将搁置太平洋岛国协议的提议后,帕劳总统Surangel Whipps, Jr.对他的太平洋邻国表示赞赏,帕劳目前与台湾保持著外交关系,帕劳总统告诉ABC电台,“我感谢其他太平洋岛国领导人站出来,做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最重要的是为了他们的人民。”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