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羁的晚霞|篇二:苦海翻起爱恨

伊琳出国前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可当她一个人面临未来的一切时她还是时时会感觉心力交瘁,巨大的无助感将她席卷吞噬抛向无尽的黑洞。

朋友帮一时不能帮永远,不然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在国内伊琳就听闻国外人情薄如纸,能来飞机场接个机已经是给你天大的面子了,所以伊琳决定一切自力更生绝不麻烦朋友。

伊琳拖着大大小小的行李箱走出机场,那一刻伊琳隐约感觉自己有点像农民工进城呢!这是航司规定的行李重量的极限,伊琳把能够携带的生活必需品全都塞进了行李箱,不管什么美女气质了,一切都为着应对无法预知的未来,姆妈说过出门在外不比在家样样齐全,一定要带足东西有备而无患嘛。

“怎么这么久才出来,我在对面假日酒店的门口等你们,你们自己过来找我的车牌吧!“ 移民中介公司派来的接机司机估计等久了在电话里不耐烦了。

伊琳找到了那辆丰田车,出发前已经告知了对方行李和人员数量了,怎么还是派了一辆小车来接机呢,伊琳心里泛着嘀咕。

“你们这些新移民怎么都这么爱带东西,有必要吗?这里什么东西都能买到。“ 晒得黝黑的司机一脸嫌弃冒着汗拼命地往后备箱里塞着行李,伊琳丧气地垂着头在一旁干看着,凭伊琳的力气是根本帮不上忙的。

一路上伊琳蜷缩在后座行李箱子旁大气也不敢出。车子驶下高速开到近市区一片开放式公园旁,山坡上大片的草坪绿草茵茵,远处是高大的尤加利树林,一条溪流在河谷里蜿蜒,自行车道和步行道穿梭在密林里。杰米投资的高档公寓就坐落在这片公园的山坡旁。

车刚停下,等候在门口的杰米就热情地迎上来帮忙提行李。大学同桌杰米还是那妥妥的高壮帅啊,岁月让他褪去了年少的轻狂和清瘦,显出了中年男士才有的成熟稳健的气派来,杰米提起行李来轻轻松松丝毫不费力。司机也下得车来活动筋骨,他四下环顾,像是自语又像是打探道:“这里环境真不错,房价一定很贵吧。“

司机热络地上前帮忙卸行李,一改万年冰冻的僵尸脸,换了一副嘴脸笑意满满。伊琳对司机翻天覆地的变化还在觉得纳闷,只见司机从怀里掏出一张捂得热乎乎的名片,恭敬地双手递给伊琳:”这是我家妹子的名片,如果想投资买房贷款请和她联系,还请您能多多关照!“说完边鞠躬边退回车上,汽车开动的一瞬间,伊琳错觉似乎看见司机回眸一望的眼睛里,饱含着浓浓的谦卑和不舍的恋恋深情。

人生没有任何一场预演,每一次都是直接粉墨登场。如果伊琳早知道国外并不是一味的快乐宽松教育,那么儿子就不会面临即将到来的“失学危机“。伊琳奔走于中学部和小学部提交入学申请,被来回踢皮球,因为儿子的年龄尴尬地卡在两者之间。当伊琳看见普通中学放学时,男女同学衣冠不整勾肩搭背的散漫样子,顿时觉得就是把儿子关在家里不上学,也好过去那鱼龙混杂的大染缸。名牌的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名额紧张,老外的孩子从出生起就开始登记排队了。

伊琳确实是低估了老外对孩子的教育同样是怀抱着巨大热诚。新移民一登陆就想要在别人的地盘上争夺当地最好的教育资源以及其他各种资源,凭什么!在这人生地不熟的新大陆,凭你手中的金钱就能砸出一片天地吗?一切都是未知数,可有时候钱都不能解决问题啊!更何况伊琳初来乍到两眼一抹黑呀!

语言学校是新移民报到的第一站,也是互通资讯抱团取暖的临时社交地。当伊琳愁眉不展地和同学们聊起了最近的不顺,茉莉给了伊琳一所海边公校的资料说可以去申请试试。伊琳在这节骨眼上也顾不得病急乱投医了,坐上1路电车就来到了坐落在海边的艾尔伯特中学。学校的前台还是很客气地接待了伊琳,但是好学校也讲究学区房啊,前台咪咪笑的老妇人建议伊琳要先解决学区房的问题。伊琳沿着艾尔伯特大道寻找租房中介公司,中介窗户上贴着的租房信息显示这个区域房租昂贵。伊琳咬咬牙不管租金的问题了,要效仿一下孟母三迁了。

屋内的中介先生西装笔挺,一看伊琳在展示窗前伫立,就笑容满面地推门出来询问伊琳:“请问您是想租房还是买房呢?”

“你在澳洲有收入吗?你现在有工作吗?你有租房历史吗?你有推荐担保人吗?“一连串现实的问题问得伊琳的头摇得像个拨浪鼓。

”那你就不可能借到房子!“中介先生的脸拉了下来斩钉截铁地说道。

泄了气的伊琳只觉得头无比的痛,原来“头痛,头痛“从来都不是一个字面上的单词,而是确确实实的生理现象啊!

穿过大街就是菲利普港湾的碧海金沙,伊琳经常在影视剧里看见大女主一碰到挫折,就会奔向大海跪在沙滩上对着浩瀚的大海痛哭嘶喊,此刻伊琳终于能够理解剧情需要这种外在的夸张表达方式方能体现人物的内心世界,就像此刻伊琳只是静静地坐在海边看着无垠的大海波涛起伏,看着菲利浦港湾灰蓝色的海水不断掀起浪花拍打着海岸,看着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下翻飞,但伊琳的眼里丝毫没有风景,伊琳只感到深深的无力感和剧烈的头痛,连哭的冲动都没有了。

伊琳拖着沉重的脚步惶惶然走在暮色渐起地街道上,看街边的西式餐厅里亮起了烛光,幽暗的照明透着丝丝罗曼蒂克的气氛,光影婆娑间俊男靓女举杯轻言细语。这一刻伊琳看见自己影子映在了玻璃窗上,她幻想下一刻自己也能轻松地坐在桌前与友人推杯换盏,而不是只做一个匆匆的无法融入的路人看客。她看着侍者穿梭在桌台间给客人端盘倒酒,她盼望下一刻能有一位勇士踏着七彩祥云从天而降,将她带离这窘迫的境地。

伊琳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游走。远处的教堂传来当当的钟响,一群衣衫暗淡的流浪者正在安静地排队领取面包和热汤,此刻这些生活的失意者却比伊琳看起来洒脱。

伊琳绕过长长的队伍走进教堂,夕阳的余辉穿透绮丽的琉璃彩绘长窗,在偌大的空间里洒下五彩缤纷的斑驳光影,伊琳抬起头一双黑眸迷离地凝视着高高悬起的十字架想要寻求片刻的安宁……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