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轻看《环时》这样吹嘘中国式民主

以中国反应来看,它确实很在意自己被美国召集的全球民主峰会排除在外。首先,赶在会议召开之前,中国国务院先发表了一份《中国的民主》白皮书,内容主要建立在习近平建党100周年时所谈的“中式民主”。继之,中国官媒环球时报英文版马上跟进对比美国的选举,并以五个指标得证中国胜出。这五个指标或为“中式民主”概念缩影,同时也让人更了解为什么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苏利文会说:“过去华盛顿期待改变中国体制是一个‘错误’。” 

这五个对比指标包括: 

对比一、投票率 

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共举行了12次乡级人大代表直选和11次县级人大代表直选,投票率皆保持在90%左右。反观美国,2020年各级选举投票率平均只有66.3%。 

对比二、广泛的选举 

中国每个地区、每个行业、每个领域、每个民族都有人大代表。反观美国,政客代表的是利益集团,而不是大多数选民和整个国家利益。 

对比三、选举资金来源 

中国人大代表的选举经费由国库拨付,有效确保了选举不受金钱干扰。反观美国则由候选人自筹经费,以及收取政治献金。 

对比四、监督机制 

中国人大代表在任期内受到严格有效的监督,并有依法罢免的权利和程序。反观美国,候选人一旦当选,任期内,选民几乎没有任何机制可以将他罢免。 

对比五、满意度 

根据哈佛大学在中国进行为期13年的调查显示,中国人民对中央政府的总体满意度超过93%。反观美国,根据美国联邦政府2020年ACSI的数据,美国公民对联邦政府的满意度暴跌至65.1%,为2015年来最低水准。 

结论:综上所述,中国的民主更广泛、实在,且比美国更有效率。 

环时此刻特意制作的“中美选制”对比,虽然看似粗糙简化,但这就是问题所在,因为如此对比,更直接反映出它和过去数百年来,包括美国等国家长期深化的民主内在有著极大落差,拿极权投票部队,比拟人民直接自由意志选举,拿样板代表,比拟从选战中脱颖而出的美国民意代表,拿上对下的监督,比拟需经独立司法机制的美国选罢法和弹劾,这个落差在中国国际地位和经济影响力扬升之际,恐怕只有扩大而无拉近的可能。 

犹记得中国人大通过“港版国安法”,当时赞成票有2878票、1票反对和6票弃权,和多数香港人意志背道而驰,投票只剩形式,港人却无从置喙,中国人本身也仅得网上调侃人大历来投票,皆是“有赞成、有反对还有弃权,果然相当‘民主’”而就满意度一环,“如果调查的主体换成北韩人,对中央的满意度可能达到100%”不已成为一则讽刺中国的笑话。 

当中共为了反制拜登召集的民主峰会,先由习近平藉中央人大会议倡言中国式民主,紧接著再由中国国务院就习近平谈话,发表《中国的民主》白皮书,为民主立下中国官方的定义,之后,再由环时等媒体大外宣,针对性地简化对比中美选制,可以看出,它在长期被批评极权专制后,受压之下“抛开极权”的方式,竟然是干脆直接偷换民主概念,尤其不论民主本质,还堂而皇之端出所谓“中式民主”对民主国家反教训回去。 

中式民主一旦落下成为中国社会“必须接受”的民主定义,则它对外不光是为了和西方国家竞争民主话语权,对内更等同于要直接刨掉任何普世民主观念在中国发芽的可能。于是,《中国的民主》白皮书其实是中共为“反民主”制造合理化的表现,这将比“禁止妄议中央大政方针”或“社会信用制度”等惩罚性规范对中国未来影响更深远。 

美国资深记者罗伯‧卡普兰在《Earning The Rockies》(西进帝国)中写下一句:“有一说指由中国模式主导的世界,会比美国人所掌控的世界来得安全、更人道,但坦白讲,这种论述根本是荒谬、毫无说服力的。”中国的人权表现长期不堪闻问,前不久却能在联合国提出“完善全球人权体系”报告,还打算竞选2024至2026年度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今天再以《中国的民主》白皮书夸夸其谈中式民主,试想,若真由中国模式的民主、人权观主导这个世界,这世界将岂止荒谬可言。关于这一点,被拿来比较的美国应该早了然于胸,苏利文所说“美国不会期望改变中国体制”,语意应该是带有觉悟了的意思。 

(※作者为《上报》主笔,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